御宅屋 > 高辣文 > 乱男宫 > 第三九四章 书湘门第
    一眨眼,两位候补填房住进黄宅已有两周。

    根据黄小善旁敲侧击的观察,阮颂适应得极好,近横她就有点摸不着头脑了,因为她根本没什么机会跟他碰头。

    是的,他人明明就整天宅在家里,但他们偏偏没有见面的机会。

    他们来时只随身带些衣物类的软行李,大件行李走空运。行李运来后,近横主动找黄小善讨了间偏僻的屋子当他的工作室,之后就投身到科研事业中,而且是没日没夜地投身,常常关在屋里几天不见人。

    黄小善不知道近横每天关在那间破屋子里鼓捣些什么,但她真是恨透了科学研究。

    研究到极致顶多得个诺贝尔奖啥的,都是虚名,有什么用!

    她敲门说要进去找他培养感情,近横嫌她碍事,不肯开门,还把门锁了。

    也不知道他对门锁搞了什么名堂,黄小善就算有钥匙也打不开,这种行为给她的智商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

    近横越不让黄小善进他的工作室,她就越好奇他在里面都干些什么经天纬地、造福人类的大研究。

    于是她直接提了把锤子,虚张声势地敲房门,吵得房里在专心解剖人头的近横眉头皱得能夹死一只苍蝇,气得他没有收拾工作台就去开门打算把她撵走。

    门一开,不待近横开口,黄小善就像条泥鳅似的从他的胳肢窝下,以一个特别风骚的走位,溜进了他的工作室。

    大科学家都能着了她的道,她这厢显得尤为洋洋自得,神气活现地张大眼,她倒要看看什么狗屁研究比跟她培养感情还要重要。

    这一看,让她看出了一眼万年的感觉。意思就是如果她能活一万年,她一万年都忘不了今天的这一眼。

    猜猜她看见了什么?

    一个人头,一个后脑勺对着她的人头,一个后脑勺被割开对着她的人头。

    光有人头怎么能充分诠释她当下肝胆俱裂的感受,人头后面的桌台上还放着几个透明、装满液体的大玻璃缸,里面分别泡着一颗心脏、一副大肠、一副完整的肺、一只张开的人手……够了,真的够了!

    黄小善的心脏重重跳了一下,脑袋一蒙,笔直地向后倒去。

    近横也跟着缩紧心脏,窜过去伸手接住她。

    最后,黄小善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有道是善恶到头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黄小善为虎作伥了这么久,也是时候送她个“惊喜”大礼包,搬出点真材实料的东西吓吓她。

    仅此一次,她一见近横就联想到“德州电锯杀人狂”,整整十天半个月不敢去打扰他工作。

    近横早前有跟她提过一次自己是研究人类进化的科学家,她原先对这份听起来玄乎乎的、很能糊弄人的高级职业不是很懂,现在懂了。

    在研究人类进化前,你得先把自己变成刽子手。

    看来她这辈子是当不成科学家了,顶多当科学家的夫人。

    另一方面,朝公子答应父母参加公职考试,如果考上了就从政。

    迫不及待的朝老爷哪里等得了儿子考试,只要儿子学校一没课就会被他叫去政府“打工”。

    朝老爷可真有信心儿子一定能拔得头筹,突然好想看朝公子落榜后他信心崩盘的样子,一定是奇景。

    朝公子一听家里的话,黄小善也跟着受益。

    吃团圆饭时朝老爷吩咐老婆给她找家像样点的出版社让她进去学习,这件事很快就得到落实,而且落实得很到位。

    心胸狭隘、对上流社会一直存有酸葡萄心理的黄小善以为各个都是大忙人的朝家会敷衍地找家与她专业不对口的出版社丢她进去了事。

    事实证明,人家不但认真找了,而且找的还是香港数一数二的大漫画出版社。

    大到什么程度?这么跟你们说吧,她一个画画的,如果能进这样的漫画出版社长见识,让她给人家扫厕所她都愿意!

    从小忠嘴里听到这个消息后,黄小善就捧着该出版社出版的漫画书,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傻笑。

    笑着笑着她就哭了,高兴哭的。

    看在黄小善没有被一窝男人侵蚀了理想、还有点抱负的份上,咱们这次也不笑话她了。

    虽然朝家是为了让儿子就范才“巴结”她的,但她不管,她不为自己,为了朝美人也要好好把握这次鱼跃龙门的机会。

    去好地方沾沾仙气,出来后她也能在画手的圈子里装神棍了。

    鉴于自己是个走后门的,没去出版社报到前黄小善就想准备得充分些,给人家的第一印象好点,对介绍她去的朝夫人、对自己总归都是好的。

    于是黄小善就把已经在给漫画家当助手的水巧约到Z大的书湘门第餐馆,点了一桌好料贿赂水巧,顺便向她取取经。

    书湘门第,看名字就知道这是家湘菜馆,是Z大校园中吃大菜的外包餐馆,消费在学生中算小贵的了,大家也是偶尔才会来这里腐败一顿。

    Z大里像这种吃大菜的外包餐馆还有几家,黄小善嘴馋又有几个臭钱,Z大里下至食堂上至饭馆,通通被她吃了个遍,哪家真材实料,哪家挂羊头卖狗肉,她心里门儿清。

    “小善,书湘门第太贵了,我们去食堂吃饭一样能谈事情。”水巧惴惴不安地提议。

    她认为自己几句连经验也谈不上的话,不值得黄小善请她吃这么贵的一顿,请她喝杯冰镇饮料她也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黄小善打心眼里慈爱地看着被热气腾腾的饭菜熏红脸的水巧,越看越觉得她就是作者养在她身边的女主小号,不然一般人的心眼不会这么实在。

    “来这里是因为我想吃这里的菜,你就甩开腮帮子使劲儿吃,我们两个的肚皮顶天了能吃多少钱?”黄小善拨开剁椒鱼头上厚厚的一层辣椒,在鱼脸上抠下一大块鱼肉,夹给水巧,“你吃过剁椒鱼头吗,这道外地菜特别好吃。”

    “没吃过,我尝尝。”反正菜点了,也上了,水巧就没再跟黄小善客气,边吃边跟她聊天。

    两个女大学生凑在一起吃吃喝喝,哪有可能只谈事情,其实正经事没吃几口菜的功夫就说完了,剩下的时间都在天南海北地闲扯淡。

    她们在餐馆二楼吃饭,聊得正嗨时,从楼梯口一股脑儿涌出八九个穿篮球服的男生,喧哗声引得水巧抬眼看过去,细声细气说:“是班长他们。”

    黄小善闻言怔了怔,下意识地回头去看,正好和发现她们的裴远对上眼。

    裴远短发潮湿,额角淌汗,看她的眼睛很亮。

    黄小善收回视线,拿起饮料低头咬吸管,掩饰自己不尴不尬的神情。

    这几个男生都是院篮球队的,刚和其他学院打完友谊赛,都还热血沸腾着。

    裴远从巧遇黄小善中回神,想了想,打算体贴地把他们这群人带向远离她们的座位,偏偏搅屎棍沈超又在这种时候跳出来和稀泥。

    他看见黄小善和水巧也在二楼吃饭,眼睛一亮,不管不顾地揽住裴远的肩膀,带领他们这群人风风火火地走到黄小善的饭桌前。

    众男停下一看,哦,原来是朝老师的相好啊。

    “嘿,小黄,水巧,你们也在啊。难道提前知道我们赢球后会来这里庆功,特地早到为我们点好了菜?”沈超暧昧地拍拍裴远的胸膛,然后往菜盘伸手捡了块吃的扔嘴里。

    他不知道裴远告白黄小善被朝老师当场抓包这茬,还以为自己在给单相思的裴远创造机会,以为自己在学雷锋做好事呢。

    换个角度看,这傻小子也算是个好人吧,虽然总好不到点上。

    因为这群人里有其他专业的男生,又都是打篮球的,各个壮得像头小公牛,黑压压挤在两个女生的饭桌前,生性腼腆的水巧低头缩着脖子,很不知所措。

    沈超的脏手又要往菜盘里顺东西吃,被黄小善拿筷子抽了一下手背,疼得他哀嚎着缩回手。

    “到别处讨饭去,满身大汗,臭烘烘的,把我们的东西都熏臭了。”

    “小黄嫌我们臭,就朝老师最香。”

    黄小善老脸一红,踢了沈超一脚,“没有你这张嘴‘香’,走不走?”

    “不走。”沈超将裴远往前推了推,笑嘻嘻说:“小黄,我们拼桌怎么样?我们赢球了,正好需要两个美女来分享我们的喜悦。”

    “叫你女朋友来分享。”黄小善看准他一只脚作势要踩下去,居然被沈超识破,怪叫着往后跳一步躲过去了。

    裴远近距离看够了黄小善,才干涩地说:“你们慢吃,我们坐那边了。”后掐着沈超的后颈把人拖走,其余人也跟着走了个干干净净,她们这桌的光线才得以恢复亮堂。

    水巧松口气,拍拍胸口,笑着小声说:“这么多高个男生站在一堆,还真挺吓人的,别人会不会以为我们两个女生在跟他们约架?呵呵呵……”

    “会的,会的……”黄小善心不在焉地说,沉浸在心事里的她并没有留意到裴远一直在偷眼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