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乱男宫 > 第三七二章 信鸡巴,得永生
    柴泽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嘴角的笑痕更大了。

    他脱下衬衣,勾在手指上高举,手指一动,衬衣飘飘摇摇地落下;指尖从胸口滑向腹肌滑进内裤,握住半硬的阴茎揉几下给黄小善看,然后脱掉外裤。

    他走到黄小善面前站定,腿心的山包正好处在她的双眼前方。他一拉内裤,弹跳出来的阴茎就甩在她的琼鼻上。他左右扭动双腿,牵动内裤滑到脚脖,阴茎也就在她的脸上左右扫弄。

    黄小善的脸一点都不疼,温热的阴茎让她的身子骨塌了一半,哪还有脑子思考柴泽诡异的身体之谜,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信鸡巴,得永生。

    她抓住甩动不停的鸡巴,摸摸鸡头,摸摸鸡身,摸摸鸡卵,致使整根鸡巴膨胀了一倍有余。

    柴泽难受地低鸣,抬起黄小善的下巴,看进她的眼中,“小黄,我真的闻不到自己身上的气味。原本我一直不相信老巫师的浑话,可朝老爷寿宴那晚你说我身上香喷喷的,你知道我当时心里有多震惊吗!我当时心里只有朝逆,你却突然出现印证了老巫师的话,我那会儿真是讨厌透了你。”

    “你越编越真了。”黄小善含一口龟头后吐出来。

    “哦呜”柴泽的两瓣臀肉变硬了,“小黄,我身上真的是腿里这根东西最香吗?”

    “香,香死人了。”黄小善的鼻尖碰在龟头上,亲热地蹭了蹭,闻到从龟眼里飘出的香气。他还没兴奋,香气还只是一缕,等他完全动情,香气便犹如喷泉一般涌出来。

    柴泽的大手扣在她的头顶上压了压,“那你还等什么?快吃了它。”

    黄小善摸摸阴茎的皮肉,亲亲龟头,才张口含进半根阴茎,口腔一紧一松地吸吮龟头,爽得柴泽抱住她的脑袋拼命将阴茎塞进她的嘴里。

    “哦呜小黄,我流水了,现在还香吗?”

    黄小善吐出阴茎,仰首看头顶男人满足的浪态,搂住他的腰,手指在光滑的后腰间摸来摸去,“更香了,吸到嘴里像在喝香水。我哪天要找个空香水瓶堵住你的龟眼,接一瓶你的骚液,正好可以省点香水钱。”她噘嘴堵住龟眼,猛力一吸,吸出一溜儿生理液,砸吧砸吧嘴给男人看。

    柴泽呼出一口热气,张大腿,将大腿根尽量贴近她的嘴巴,“小黄,让我泄出来。”

    黄小善从沙发起来跪在地上,男人高高翘立的阴茎就在她眼前微微晃动,像在挑逗她,她阖目压压砰砰乱跳的心脏。

    柴泽等不及了,抓住龟头塞进她嘴里,抓住她的头发,退出一点,用点力,再深入一点,阴茎在紧凑、湿润的口腔中这样来回操作两三次,最终钻进她的深喉。当龟头吻到喉咙口的那一刻,他能清晰感觉到她的喉咙正在龟头上蠕动,软软的,黏黏的,包裹着龟眼,他爱死了这种感觉。

    气管被他的阴茎堵住,有点痛,黄小善皱皱眉头,抱住他的屁股,像吃雪糕一样吸吮阴茎,轻轻嗯哼。

    柴泽恶作剧地用龟头抵住她的咽喉,一耸一耸地撞击她的咽喉口,再转圈滑动。

    黄小善发出沉沉的闷哼,却依然含住他的阴茎不放。在他的眼下,粗壮的阴茎一进一出她的小嘴,吞没、抽出、又吞没,带出一层晶莹剔透的津液,裹在阴茎上,最后津液在阴茎的抽动中发泡成一圈圈白沫。

    温柔的口交让柴泽的阴茎硬得发痛,“嗯,小黄,你的嘴吸得我很舒服,它要融化了。”

    黄小善“哇”一声吐出阴茎,带出一泡吞咽不下的津液,复又吻住紫红的龟头,牙齿乱刮,舌尖顶弄龟眼,从龟眼沿肉柱舔到底部,含入一颗蛋蛋啃吃,过后又含住另外一颗。

    手指在男人身上摸索他最容易被触发激情的地方,腹肌下面性感的下三角,浓密的阴毛下面,两条紧绷的长腿,柔韧的线条,诱人的色泽……

    “嗯嗯嗯……小黄,我的腰好酸,它们好像要出来了。”

    黄小善赶紧吐掉蛋蛋,“等等,憋着不许射!”

    “狠心的小黄,你又想怎么折磨我?”柴泽不敢违抗她的命令,只得缩起龟眼。

    黄小善脱光衣服,捧起两座乳峰在手心颠了颠,露出狡黠的坏笑,“还记得我第一次来的时候跟你说过我胸口这对大白兔可以做什么吗?”

    “记得,你说,它们可以乳交,啊,小黄,你要为我……”

    黄小善托起两座乳峰,将他的阴茎包覆在丰满的乳肉之中,开始揉动挤压乳肉,感受阴茎在乳沟中跳动,不由痴媚地发笑。

    “哈啊……小黄,女人的胸脯还能这么用……”柴泽的小腹一鼓一缩,拼命忍住那种干爽软绵的胸肉给他带来的舒适快感。

    黄小善用手指戳一下他的小腹,惹得男人瑟缩了一下身体,“你别碰,它们在里面闹着要出来,我忍得很辛苦……”

    他这么一说,黄小善便做出更为激烈的爱抚动作,握住他的阴茎,将龟头按在乳峰顶端的红樱桃上。

    “哈啊……你的奶头……啊啊啊……不要……我会忍不住……”

    鸡巴压住女人乳头的那种征服感有种说不出的美妙,柴泽舒服地吟叫,眼中流露出动人的情意。

    她抓着自己从没碰过女人乳房的鸡巴,让龟头沿着粉红的乳晕绕圈抚弄,拍打坚挺的乳头,还不时用舌头扫弄龟头,加深他的快感。

    不久,柴泽腰脊的酸麻越来越盛,终于忍不住喷射出一大股精液在她的胸脯上,浸满精液的乳头不停地往下滴奶。

    黄小善松口气地瘫坐在地上,揉搓跪红的膝盖。柴泽坐到她身边,静静地缠抱她,好一会儿后细心清理她胸口的狼藉,与她抵额拥吻,吸足了她的舌头才将人抱到沙发上,说声我去去就回,然后光着屁股走去二楼。上楼梯时屁股随脚步上抬的动作左一甩右一甩,骚荡得很。

    直到男人光裸的双脚消失在楼梯间,黄小善才收回目光,抱着红肿的膝盖,下巴磕在上面发呆。

    再回神时发现男人已经去而复返,直挺挺地站在她面前,双手藏在身后,脸笑眯眯的,双眸流露出比被她乳交时还炙热的色泽。

    黄小善往他背后看看,防备地问:“你背后藏着什么?我都帮你乳交了你还不满足,还在打我屁眼的主意!”

    柴泽摇摇头,亮出藏在背后的东西,笑说:“小黄,给我开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