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乱男宫 > 第二八五章 琉璃庄和光宗耀祖排行榜
    黄小善妻纲没振成反而被苏爷耍流氓了,她手握刀叉凶狠地摧残盘中的食物,嘴里念念有词:“阴险,卑鄙,无耻,下流!”

    “什么?阿善问我什么?”阮颂将耳朵挨过去,他知道黄小善不是在跟他说话,可他就当是了。

    “啊?啊,我问你……”她眼珠子骨碌碌乱转,计上心来,“这座漂亮的庄园总该有个与它搭调的漂亮名字吧。”

    “名字啊,还没取呢,阿善帮忙取一个吧。”

    随身伺候的阿庆听见这话,眼神闪了闪,取过水壶将阮颂手边又空了的水杯斟满。

    这顿饭王下喝了很多水……其实庄园是有名字的,不过现在没了。

    “当真要我取?”

    阮颂柔笑,点头称是。黄小善叉腰中气十足地哈了一声,意气风发地扫视一桌美食,颇有点指点江山的意思,被苏爷戏弄的窝囊气也一扫而空。

    她用那颗思考过无数种工口体位的脑瓜子想了想,一拍桌子,大喝:“就叫琉璃庄!”

    “好,就叫琉璃庄。”阮颂对这名字的喜爱之情也溢于言表,长年阴郁的男人甚至开起了玩笑,“谢谢黄小姐赐名,将来黄小姐一朝得势,我这座弹丸庄园也要跟着沾光了。”

    黄小善被夸过头了,腼腆地挠头连声说不会不会。她能得什么势呀,她全靠男人才发家致富的。

    苏拉:“哼。”

    男人的这一声语气助词里包含了多少对她的鄙夷。

    黄小善:“你哼什么哼,我都说不会得势了。”转而又好奇地问阮颂:“阮阮,你们家也经商吗?不然哪买得起这么大又漂亮的庄园。”

    看看在场这些个“英雄好汉”:有卖白粉的,有卖枪械的,她一个贩卖纯手工制作的人体仿真画的艺术家在这群人里还算是好的了。阮颂既然能召集这班牛鬼蛇神,背景还能白到哪里去。所以她聪明地用“经商”这种通用名词,没好意思直接问阮颂家里是在哪条道上混的。

    “我们家啊……”阮颂眼神趋于黯淡,强打精神说:“我们家不做什么。”

    “不做什么钱哪里来的?”黄小善这个棒槌,没瞧出人家不想聊家事还追问个不停。

    阮颂正打算说点别的岔开话题,一直和席东谈话的萨霍突兀地开口说:“阮王下是西黎的储君,当然不用做什么了。”

    “哦,原来是花国税啊。”黄小善似懂非懂地点头,一想不对,震惊地问:“你是王子?!”跟着她巡视一遍桌上众人的表情,没有一个听到这个爆炸性新闻有感到震惊的,包括比她还晚认识阮颂的苏爷。怎么,他也知道了!合着就她一个是傻蛋啊。

    她在桌下撞了撞苏爷的大腿,压低声音质问他:“你知道了怎么不告诉我,你可真够意思!”

    苏拉轻飘飘地说:“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

    黄小善听了他不走心的回答更气了,正要不管不顾地去拧他大腿,那边的王子殿下开腔了:“阿善不要因为我的身份而有负担,我们原来怎么相处现在还怎么相处。”

    出现了,土豪朋友语录。

    一般格式为:某某某,你不要有负担嘛、某某某,我也只是个普通人嘛、某某某,我就知道你知道我的身份后会这样我才隐瞒我的身份。

    黄小善仰望天花板,发出一声看破红尘的长叹,阮颂见她这样抿嘴笑了。黄小善听到笑声扭头看他,被他美丽如春花秋月又弱不禁风的笑颜闪了下眼,赤裸裸的目光让阮颂面生潮红,羞涩地垂下眼眸。

    直到黄小善的大腿再次传来火辣辣的痛觉她才回过神,瞄了眼身边面带微笑的东宫,赶忙换下自己的癞蛤蟆脸。

    之前说自己是癞蛤蟆大半是自嘲,今天说自己是癞蛤蟆是她觉得自己在人家一国王子面前真的就是只癞蛤蟆。她初见阮阮时心里居然还敢不干不净地幻想要把他弄到手玩一玩,即便她还是个干干净净的黄花大姑娘,她也配不上人家王子,更别说她现在后宅充盈、一身情债,癞蛤蟆的名号可谓实至名归。

    想想真后怕,幸亏她因为顾忌家中几只公老虎才没对阮阮伸出魔爪,她要真干了混蛋事,那就是与整个西黎为敌!

    黄小善越想越心惊,抖了个激灵后想起一件事,好奇地问:“不对呀阮阮,那你妈妈的灵位怎么放在香港,应该摆在西黎王宫里啊。”

    阿庆觉得黄小善这女人话太多了,正要“客气”地让她闭嘴,阮颂倒不甚在意地先他一步开口说:“这件事说来话长,来日我们约个时间慢慢告诉你,我母亲本是香港人,在香港安息也算是落叶归根,图个清静了。至于西黎吵杂的王宫,我一个人待着就行了。”

    在场的人精们都听出阮颂话里的猫腻,先后不动声色地睨了他一眼,就黄小善傻冒,嘻嘻哈哈地说:“清静什么呀,我妈可唠叨了,晚上灵堂没人的时候她一定会拉着你妈妈扯东扯西聊一大堆事情,什么白天哪家来祭拜的儿子长得丑啦,哪家点的香烛味道好闻啦……”

    阮颂倒也好脾气地接住她的话茬,“那很好啊,我母亲就不爱说话,正好互补,她死后能跟黄妈妈做邻居真好。”

    不知怎么的,黄小善感觉阮颂最后那句话特别悲情,她这次终于机灵点了,没追问为什么死后和她妈妈做邻居好。

    “哈哈,也没有啦,其实那个灵位本来是别人的,是人家让给我妈住了。阮阮,以后我去祭拜我妈的时候顺便也把你妈祭拜了吧。”黄小善开始借死人跟人家王子套近乎。

    阮颂也没觉得让一个外人祭拜自己的母亲有任何冒犯,便爽快答应了,这可把黄小善乐坏了。她居然跟一个国家的王子成了朋友,还有比这更光宗耀祖的事吗!保不准将来她还能有幸到现场观摩他的登基大典。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黄小善心里光宗耀祖排行榜的最新排位情况:

    第一名:与西黎未来国王成为朋友(注:曾经摸过他的小手,感想10000字。)

    第二名:与马来西亚首富之长子成为情敌,但由于某件难以启齿的突发事件,导致情敌身份归零,现在关系不明(注:屁眼被其开过光,吃过此人的大,另附亲吻若干个,搂抱若干个,感想23333字。)

    第三名:墨西哥大军火商下嫁老黄家(注:钱多大,期望未来能温柔点,感想66666字)

    第四名:香港政务司司长独子下嫁老黄家做小(注:完美,感想一本辞海。)

    第五名:待定(视未来和国际刑警还有无可能而定,若没有可能,则第六位向前晋升一位,感想一盒面巾纸。)

    第六名:被欧洲上帝之手杀手组织培养出来的杀手赖上(注:贪财吝啬杀人如麻,毛病一大堆,但一身好看的皮囊可以抵消一切缺点,感想字数他老大说了算。)

    考虑到榜单泄漏可能会给黄小善招来杀身之祸,该榜单长期封印在体制内部,不对外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