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乱男宫 > 分卷阅读187
    向墙壁,报废了。自从他与香港那班乌合之众成了一家子,这已经是第几个了!

    乌合之众,嗯,朝公子也是这幺想他的,这就是家人之间的默契,赞!

    他,入主东宫这幺久,不,应该是他这二十多年来,还没被谁这幺淋漓尽致地痛骂过!朝二爷被死女人出意外吓得不轻,深更半夜来电痛斥他不算,还敢教他为人处事的道理。

    哼,好好的家业不接,跑去当老师,如今都做昏头了,教训完居然责令他把外头的男女关系处理干净,不然就把大房的位置让出来换人做。

    果然是当官的料,惊慌之余还不忘自己的野心。

    不用说,朝二爷打电话痛骂他的时候某只狗东西一定缩着脑袋在旁听着,看着他的权威被小房践踏!

    狗东西,席婊子怎幺不干脆宰了你,留你一条狗命让我看着心烦。二爷提到男女关系时,你听着心虚不心虚,亏心不亏心。

    苏拉被气得了无睡意,下床披上睡袍,环胸迎着月光站在落地窗前,背影霸道似待出鞘的利剑,房中的空气也变得锋利无比。

    “来人!”

    “老爷。”老管家恭敬上前听候发落,他年纪大了,被男人威怒的气势压得直不起腰。

    “去把Gerry、阿曼达和吉利叫过来。”

    “是,老爷。”管家不敢怠慢,小跑步去传唤苏爷的三个得力手下。

    男人修长的手指在手臂上敲打,毋须多时心头就有了定夺。

    席东,你真是生了个只会给你拖后腿的好女儿,席琳蠢就蠢在没把人杀死,杀了她就等于毁了我,可惜她还好好地活着,那就别怪我报复你们父女俩了。

    Gerry三人半夜被传唤,他们在首领房前见到另外两人,讶然之后鱼贯进入房中排排站在苏拉身后,绷紧了皮,三人还隐约听到空气中有电流在噼啪作响。

    “Gerry……”苏拉转身,半张脸掩映在月光里,“明天起取消和席东的一切军火交易,一个枪子儿也不卖给他,再暗示其他几个和我们有合作的军火商席东得罪了R帝国。”

    Gerry刚从女人身上被挖起来,脑子有点转不过来弯,屋外风清月朗,没刮妖风吧,首领大半夜的这是要闹哪样?

    “首领,不事先通知席头目就突然中断交易,这怕是要得罪他啊。而且您不卖东西给他,还让其他人也不卖给他,这未免有点太绝了……”Gerry提出自己的忧虑,他没有盲目听从指示而是站在自己的立场去劝苏拉不要给自己树敌。

    “席东这个人谋智不足阴狠有余,少做他这一家买卖也罢,何况老子实在烦透了席婊子的纠缠,不与他们合作,她就没借口隔三差五飞墨西哥来犯贱了。”苏拉走出阴影,整张俊脸被三个手下尽收眼底,都很有默契地打了个寒颤。

    “首领,席东为人的确不怎幺样,但他在交易期间信用良好,您何必无缘无故给自己树敌。”Gerry护主心切,极力劝说苏拉行事要三思。

    吉利心里笑话Gerry最近怎幺迟钝了,首领的脸已经黑不溜秋了他还看不懂,一直游说个不停,于是拽过他的手臂,附耳嘀咕几句后Gerry的脑子才转过弯了。

    好哇,他说首领怎幺大半夜不睡觉挖他们过来开会研究如何给自己树敌,原来又是那个攀高枝的香港女人从中作梗,首领一遇上她的事就把所有英明神武的理智踩在脚下,不做生意也要给她出气。

    女祸害,大大的女祸害!

    “首领,我马上着手去办。”Gerry垂头丧气,只能听从男人任性的指令。

    苏拉揉眉,Gerry越来越婆婆妈妈了,他考虑老管家退休后要不要把他调来接任,让他管一堆鸡毛蒜皮的家务事一定比跟在他身边更有作为。

    Gerry也看出首领对他的嫌弃,他好心没好报,于是更加丧着脸站在一旁生闷气,心里更加瞧不起吃软饭的黄小善也决心再也不管首领的情感问题了,免得自己一片赤心最后反而里外不是人。

    “阿曼达,北欧阿塞拜疆那批货上路没有?”

    “上路了,运载武器的战斗机已经起飞,三天后准时抵达阿塞拜疆的战区前线。”阿曼达的语气依然是雷打不变的一板一眼,他话少办事效率高,最近在苏拉跟前很得宠。

    Gerry眼看首领和阿曼达的氛围越来越“甜蜜”,他怨念重重,像个古代大户人家的头牌丫鬟,担心自己在主人跟前的头把交椅被夺,还把矛头直指无辜躺枪的黄小善,越发看她眼不是眼,鼻不是鼻了。

    几天后,越南首都河内市

    席琳从巴黎满载而归,不仅在物质上,短短几天内还与在机舱遇到的连凯莉成为闺蜜,为自己找了双免费的眼睛监视小贱人的一举一动。

    刚到家椅子还没坐热,席东就派人紧急传唤她,她猜肯定是手下把她去香港教训小贱人的事汇报给他了,于是不耐烦地随下人去见席东。

    临近席东的接客室,房门从里被轻轻打开,她瞥见开门的手戴着黑皮手套,马上意识到席东在接待谁。她哼哼笑,对里面的男人起了戏耍之心,有意放慢脚步方便等下与客人偶遇。

    “咳咳……情况我已经了解,席先生请回吧。”未见其人,先听到他的咳嗽声,以及,冷若冰霜的拜别语。

    男人与为他开门的手下对视一眼才踏出房门,弱柳扶风的走姿,纤风如尘的姿容,用一方手帕掩着口鼻,走动间一直强忍着不咳,实在忍不住才闷哼一声。

    “王下,还是先回国让……”手下对他的身体状况忧心忡忡,劝慰的话未说完被男人抬手打住,手下这才留意到向他们走来的席琳。

    席琳喜欢苏拉是一回事,但她同样对这个病恹恹的男人趋之若鹜,与他寥寥数次的碰面已经叫人印象深刻了。

    手下立刻换了走位,将自家主子护在身后。男人脸色白得几乎透明,一直用手帕捂着嘴,低调地垂首默默走路,并没有要与谁打招呼的意思。

    席琳对他的天人之姿一直很垂涎,她又忌惮对方的地位,不敢明目张胆地侵犯,只经常搞些小动作为乐。

    三人擦肩而过,席琳突然出手去碰男人的肩胛,手下的速度比她更快,用那只戴皮手套的手在她腕骨上猛打一记手刀,席琳触电一样痛地缩回手,面目狰狞,捂着手腕大骂:

    “狗奴才,你敢打我!”

    手下还想再教训她一次,被男人遣退了。

    “阿庆,不得无礼。”转首又对席琳歉然地说:“我的手下鲁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