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乱男宫 > 分卷阅读104
    ,在里面吗?出来,该回家了。”

    展风左等右等,等不来狠心拒婚的女人,他怕这人因为拒他婚觉得没脸见他,偷偷走餐厅后门逃走,之前这个孬种也不是没做过类似的下作事,比如夺走他初夜的第二天畏罪潜逃……剑眉皱成川,他豁然起身大步赶去酒店厕所,笑话,他一个国际高级刑警还能让一个18岁的好色小姑娘在他手里逃跑两次不成?

    哼,那孙子这么久不出来,最好是掉厕所里了,不然,若她敢再偷偷摸摸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他非让她的屁股梅开二度不可!

    “惨了,惨了……算漏了在这里待太久风会找来!”

    黄孙子小脸拧巴,一身情火被展三爷的声音灭了个干净,浑身从头顶凉到脚底。

    想也不想,手搭上蜜穴口正欲插进去的阴茎,茎身的高温让她小手震了下,她身经百战,根据这根阴茎的粗度和热度,这时候硬抽出去,估计骚男人不阳痿也够呛。

    黄小善想拔,问过的主人了吗!

    “嗯啊,你别急嘛,我这就插进去造访你洞里的那间小牢笼。”

    伊米的宝贝肿胀难受,再被她酥软的小手一碰,一阵醍醐灌顶的快感侵袭而来,误以为她是心急要拉他插进去。

    “唉哟,死小孩,你别叫了!我家男人找来了,你赶紧把那东西退出来,我把耳钉还给你,我这破身子配不上你的耳钉……”

    她顾不上许多了,只要他肯出来,叫她骂自己王八她都愿意!

    邪门邪门,这孩子是哪路妖魔鬼怪?凭他的美貌,肯给他开苞的姑娘能排成队,这好事她真的无福消受。

    “好哇,姘头一来就不管小爷死活了,我不管!我让你尿尿了,你也得让我尿尿!”

    他不管,他今天、现在、立刻就要让这人给他开荤!把干干净净的身子交到她手上,小穴把他龟头咬这么紧,明明垂涎他还装模作样,这种伪善的女人最讨厌了!

    “我再说一次,那不是尿!”

    大概两人同龄,黄小善居然少见的在男人的下态度强硬,明明蜜穴深底瘙痒难当,汁液泛滥,但她说不要就不要,家里有如花美眷给她压,她绝对不要招惹这种顽劣傲娇难伺候的熊孩子,长再美,身段再妖娆,她也不要!

    他一脸媚态还是桃花眼,分明是张刁蛮狐狸精的长相,这要进门后一个不高兴非上房揭瓦不可!

    一点一滴把他的龟头从花穴请出去,伊米也不甘示弱,同搭上阴茎上的小手,就着她的手又把龟头一点一滴塞回花穴,勾唇,蓝眸居高临下挑衅睨视她,那模样像只骄傲的小孔雀。

    “你,你别闹了,被我家男人发现了真不是闹着玩的,他身手了得,你会受伤的!”

    外面的男人在踱步,看来他不等到人是不会回去了,她人在厕所旁边的工具间里,很怕她家耿直的小三爷会以为她掉茅坑里,进去捞人发现什么鬼也没有,然后伙同酒店的人满世界找她,等打开工具间一看,唉哟,那画面太美好她都不敢想象了。

    黄小善着急跺脚,两条腿抖来抖去,带动蜜穴口的龟头,龟头又带动整根阴茎摇来摇去,垂吊在阴茎根部的两颗卵囊也小幅度甩动,跟荡秋千似的。

    “嗯~~~好舒服,你再动,再动动嘛……”

    他咬着粉唇,模糊呜咽,柔媚俊脸春波荡漾,加上二人胡搞过一遍,各自身上都衣不蔽体,属于年幼男人才会有的脆嫩乳头在衣内若隐若现,胸膛光滑白皙,又嫩又娇贵。

    黄小善看呆了,这男人,这男人好骚啊。

    “小善,你再不出来,我就进去了哦。”

    展三爷适时的出声一拳击醒黄小善晕乎乎的脑袋,她甩甩头,甩掉不该存的心思,专心与他“拔河”。

    “你出来!”

    “不出!”

    “你出来!”

    “不出,不出,就是不出!”

    两只大小手在阴茎上较劲儿,谁也不让谁,拉扯阴茎一前一后反复移动,龟头在两片水灵丰美的阴唇上乱磨乱蹭,黄小善的阴毛不停刮搔刺激龟眼,甚至在磨蹭间有几根阴毛插进龟眼里。

    这下好了,即使没插进她蜜穴,但棒身、龟头、龟眼三个地方同时遭受侵袭,酥麻的快感一起涌来,伊米呼吸不畅,脖颈微微泛出汗光,面红耳赤,大口大口哈气,“啊,啊……”呻吟,感觉小腹下面涨涨的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流动,急着找出口流出去。

    黄小善精神都放在外面走来走去的男人,一直不停去看工具间的门,就怕展三爷会突然闯进来。

    她握阴茎的手被伊米控制,加快撸动的速度,龟眼一直流汁液,将丰穴门口四周的阴毛糊的很粘腻。

    “啊,出……要出来了!”

    男人胯间控制射精的肌肉开始不由自主的收缩,阵阵快感由脊髓直冲脑门,龟眼急速缩合数下后大开,精液涌过输精管喷射在她的蜜穴口,冲刷她整片芳草萋萋的三角地带,第一场射完,伊米大口呼吸几下,而后又射出第二场。

    “你,你……混蛋,骚男人,这样也能射精,你赔我,你赔我……”

    被他淋了个激灵,穴口的阴毛埋在白稠精液下,多余的精液流到胯底滴到地上积了一滩,像奶油冰淇淋融化后的汤水。

    黄小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捶打射精后压在她身上调整气息的男人,她一身狼狈,沾满他的骚味,这下要怎么出去面对展三爷!

    这时,工具间的门骤然被打开,门口站在逆光里的高大男人和他满身的戾气让黄小善一半白的脸,“哗”,全变白了。

    哈哈,没想到小四爷的第一次就这样结束了,事后他还不得气个半死,两个人同岁就是比较好玩第一百一十四章3P上(H,二更)

    第一百一十四章3P上(H,二更)墙上狗男女,地上一滩白精,展风脸色铁青,胸膛像有一锅开水在沸腾,特别是看见她拒婚后转身就和另一个稚嫩貌美的男人抱在一起行苟且,他就想吼叫,想打人,想摔东西,甚至想奔去厨房抄起一把菜刀乱刀砍死这对奸夫淫妇。

    他刚进门没几天,甚至刚刚还跟她求婚,她这样胡搞简直不把他放在眼里。

    “二位好雅兴,只是在这狭窄的屋子里不觉很挤吗?!”

    正因为狭窄,所以里面苟且的骚味更浓厚,展风闻着这股味道,额头的青筋就突突抽搐,地上还在冒热气的秽物让靠在陌生男人怀里瑟瑟发抖的女人显得更面目可憎。

    “亲爱的,这人谁啊,你是不是认识他?好讨厌,搅了我们的雅兴。”

    伊米故意胡说八道,环抱抖个不停的女人,浑身像没骨头似的压在她身上,看上去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娇滴滴的美男人,实则只有黄小善知道其中的苦啊,他这是以柔克刚,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