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乱男宫 > 分卷阅读71
    的冲击力更强,用假肉棒时绝没有这么疼。

    紧窒的屁眼夹得苏拉很舒服,掰开臀瓣,肉棒缓慢在肠道里律动,健壮手臂环住她,不准她乱动逃避,薄唇温柔地在女人汗湿的臂膀上舔吻,让她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才能更好享受肛交的乐趣。

    “乖女人放松,一会儿就爽了,不准逃跑!”

    “呜呜,你答应我今晚不插的,骗我骗我,果然像杂志上写的那样坏!”

    抽泣声让苏拉肆虐的欲望更旺,兽欲不发泄不行了,肉棒全根送入直肠,未稍作休息就在紧缩的菊穴里大力抽送起来。

    “那本杂志对我的评价简直像在称赞我,怕你会抵触,最坏的苏拉被我锁在牢笼里,改天有空放出来跟你打声招呼,如何?”他臀部用力前后摆动,“嗯,舒服吗?”

    男人的阴毛随动作在细腻的臀肉上扫荡,加上撞击的力道,屁股红艳起来。菊穴热热痒痒,虽然疼但快感也是不言而喻的。

    “啊……轻点,屁股要裂了……”

    阴茎根部撞击她的屁股,苏拉嫌声音不够响,又加入手拍打屁股的声音。

    肛门的疼痛和快感让黄小善发疯,秀发舞出凌乱的轨迹,浪叫不断攀升拔高,指甲在男人手臂上抓出红痕,这之前她还孙子似的敬畏他呢。

    果然对付此人,最好使的办法还是得简单粗暴地操干一顿。

    肉棒在肛门里抽动更烈,狂乱的搅动,女人前面的肉洞撒尿似的斜斜射出一道乳白色淫水,入骨的酥麻快感和撕裂感融合成一股无法抵挡的热流在体内爆炸。

    “啊~~~”动情呼出痛苦又欢愉的长吟,屁股猛然抬高,菊穴死死夹住肉棒不断颤动。

    “嗯啊~~~女人,我要射了……”

    兽吼,凶霸的俊脸畅快仰起,肉棒节奏狂乱地抽插,精液快冲到龟眼时迅速抽出,掰开她的小嘴塞进去,这才放松脊背任由精液随意激射。

    “唔唔……”黄小善被射个措手不及,呛到了,气不过便揪下他几根阴毛,岂料男人一受刺激,又挺腰射出更多精液,喷她一脸。

    傻了吧,叫你手贱。

    看文的老爷们记得投珍珠呀

    第七十七章四爷出没来源网址:

    第七十七章四爷出没被苏拉连插几天菊花的黄小善有点暴走了,那晚骗他生理期要来的瞎话也没有兑现,笑话,她一月还能来两次大姨妈?

    知道实情的苏拉装作体贴她身体抱恙,晚上插她时专走旱道,碰都不碰她“今晚一定会来大姨妈”的肉洞。

    黄小善咬指甲对天发誓,拉拉一定是故意不捅破她的蠢借口,插她菊花是变相的惩罚她最近对他的恐惧和疏离,用极端又羞耻的手段提醒她纵使她有上天入地的本事,这辈子也难逃被他插这条路。

    上天入地的本事她还真没有,但白天到处瞎溜达消磨时间就是不回家的本事她比谁都溜。

    上午十来点,黄小善揉揉被摧残整夜有些麻痹的屁股洞,抓过包包夺门而出,把老黄家的破门抖落一层灰。

    苏拉一早就出门了,她才敢这么放肆摔门。

    黄小善没精打采在街上乱走,心想:那男人去做伤天害理的事还赶早,也不让被害人睡个饱觉,真不人道。

    她这几天思绪混乱,尽往人渣、社会败类、恐怖分子、杀人狂魔之类的去想苏拉,都是些不着边际、没有根据的脑洞。

    她不光往坏处去想苏拉,还陷入极度忧虑,只要男人一外出她就担心他会在路上被人枪杀,不得好死。

    待家里一天能往门口看八百回,等人回来了,她舒心后却又想着法儿的躲他。

    身份曝光的苏拉倒像个没事人,该谈生意谈生意,该插黄小善插黄小善。甚至还让手下公然出入老黄家,不再对黄小善有所顾忌,也趁机让她在手下跟前露露脸,树立点根基威信。以后久待他身边,遇事也能叫得动那班只听命于他的手下。

    也不知黄小善是榆木脑袋还是成心与苏拉对着干,每每都躲进卧室里大门紧闭,等一帮子人高马大的外国人走个干净后才肯钻出来。

    特殊时期,苏拉由着她发神经胡闹,她要是能自己从牛角尖里钻出来自然最好,若脑子一直犯浑,那他决不姑息任她逃避了。

    其实黄小善也不愿像个孤魂野鬼在外飘荡,可脑子一瞬间涌入太多问题,比如往后她和苏拉的关系该何去何从,比如展天使这下更加不可能进老黄家的破门了,毕竟他和拉拉的身份是天敌……她头大,自身那么点社会阅历本来就不够她捋清问题,外加苏拉总在一旁有意无意干扰。她没法,只能独自出门躲起来思考人生。

    黄小善下了公交巴士,七拐八拐走进一栋半旧的商厦,进电梯按下13楼,人便歪歪扭扭靠在电梯扶手上,凉鞋的小后跟在地板上摇晃,愁云惨淡的小脸皱缩着。

    电梯升到12楼时,正巧隔壁电梯先一步抵达13楼,从里慢悠悠踱步走出一位身形颀长、衣着时尚考究的美少年。

    美少年海拔高挺,少说也有一八五以上,墨镜下的半张脸白皙透粉,漂亮的不像话,尖下巴耸动,从红唇缝里吹出一个泡泡。凤眸在墨镜后流转,瞬间锁定影院大厅中依偎在一起的目标人物。

    香港有挺多这种开在商厦夹层里的黑网吧性质的影院,专门提供包厢式电影院。来这种地方开包厢看电影的都是成对的男女。

    你以为他们是结伴来欣赏艺术的,人家是结伴来演爱情动作片的。在黑灯瞎火的包厢里,那感觉一下子就出来了。

    大白天的,候影厅里或站或坐着寥寥几对男女,美少年吹着泡泡糖往目标人物走去,手肘往女方持票的手一勾,票从女方手里滑落,他弯腰捡起时扫了眼票面上的房间号。

    “你这人走路不带眼啊……”

    谄媚与金主说笑的女人被撞后扭头就换了一副母夜叉面孔,口出恶语。等看清撞她的男人是个风姿体貌上等的美少年后,痴傻般接过对方归还的票,神智久不归位,旁边中年发福的金主低骂一句“贱货”,黑脸大声清喉。

    毕竟金主重要,女人马上又娇笑着趴在男人胸口说些甜言蜜语哄他。

    美少年走到购票台拉低墨镜,勾唇说:“1315号包厢。”音色低媚带磁还夹杂点外国口音,加上他有些懒散地斜靠前台,模样十分挑逗人。

    来黑影院乱搞的男人大多歪瓜裂枣,没几个好货,陪同前来的女人尽是些浓妆艳抹傍大款的,售票小妹何时见过这样出众的美少年,暗道一声今天真走运,给他票时还送了瓶汽水。

    美少年也不客气,接过票拿了汽水就插嘴里吸,走时还冲小妹潇洒地摆摆手,提前跟人家表示歉意,毕竟白喝人家一瓶汽水,之后还可能让人家丢了饭碗,他心肠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