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96
    区五个字还没说出口,只听顾盼的肚子又传来了堪称穿云裂帛的‘咕’地一声。

    打脸打的响亮。

    顾盼只好麻溜的下了车,又不敢耽误许医生的时间,随便挑了一家距离最近的面包店,拿了两个相同的面包就冲回了车里。

    心里想着不能吃独食的顾盼另外一个当然是准备给许医生的,可是一上车又不敢说话了,只能低着头装鸵鸟,沉默地打开了自己的那一份面包。

    这个面包虽然是顾盼随手拿的,不过还意外的好吃,面包外层洒了一层厚厚的奶粉,中间夹着浓郁的卡仕达酱,整体口感非常好。

    顾盼第一口咬下去就感觉到了幸福,嘴角抑制不住地往上翘。

    她多么想把此刻这种幸福感分享给驾驶座上的男人啊,可是一抬眼,看着许景堂专注看路的眼神,顾盼又没了勇气。

    可是真的很好吃……很想让许医生也尝尝!

    不……还是等会再说吧。

    结果直到手上的面包已经吃完,顾盼也没能向许景堂成功说出一个字。

    被顾盼来来回回看了好几次,许景堂终于在一个红灯将车子停了下来,然后施舍给了顾盼一个眼神。

    “有话要说?”

    许景堂看着顾盼的脸,目光足足停留了三四秒钟才缓缓移开。

    “没……没有。”事到临头,顾盼又退缩了。

    许医生一看就是不喜欢甜食的类型啊!肯定不会喜欢的!

    ……等等,许医生……待会把她扔下去以后是不是会直接去洗车行?想到这里,顾盼觉得自己好像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正好红灯转绿,许景堂也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脚上油门一踩便重新全心投入进驾驶之中。

    许景堂一看就是平时做事雷厉风行的类型,车开得快而稳,在如云流的车海中穿梭自如。

    很快回到市区,许景堂又淡淡地瞥了一眼还是垂着头什么都没敢说的顾盼,“你家住哪里?”

    顾盼简直受宠若惊,“不用不用我就在这里打车回去……”

    “不用客气。”

    男人毫不犹豫地打断了顾盼的话。

    顾盼也只得把地址报了出来,许景堂点点头,修长的手指重新握住方向盘。

    到了家楼下,顾盼下了车又反复跟许景堂道谢了好几次,目送着许景堂的车开走才转身上了楼。

    现在时间已经是近正午了,正是楼道里人多的时候,顾盼总感觉平时这些完全对其他人漠不关心的邻居们今天突然频频将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不过顾盼也并不觉得意外,毕竟她现在头发乱得像一蓬枯草,整个形象邋遢得要死,被人笑也是意料之中。

    真正对顾盼的当头一击,是在顾盼开门进家门之后,撞见正好从房间走出来的高远的时候。

    高远看着顾盼,先是愣了愣。

    然后丝毫不给面子地笑了起来,“你这是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顾盼根本不知道高远在笑什么,一脸茫然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顾盼的呆相让高远笑得更加厉害了,这时,顾盼终于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直直地冲进了浴室。

    然后少女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

    这!都!什!么!东!西!啊!

    只见少女的嘴唇上方浮着一层雪白,白得极有存在感,让人一眼望过去直接就被这一团白色吸引,乍一看就像是长了一层雪白的胡子。

    顾盼顿时想起刚才吃的那个面包上那一层厚厚的奶粉。

    它为她带来十足的奶香之外,还带来了一层胡须!

    这下顾盼已经彻底明白许景堂为什么执意要送她到楼下了

    许医生这种事情求你明白的说出来好吗!

    顾盼挥舞着袖子使劲地在自己脸上不断擦拭,直到擦得人中附近泛起了红才羞愤地停了下来。

    而另一头,送走顾盼的许景堂立刻把车送去洗车行进行清洁。

    就在许景堂坐在休息室里等待洗车结束的时候,职员突然走进来,手里拎着一个布满花朵纹样的小纸袋。

    “那个,许先生,车里还有东西没有拿出来,还好我们还没开始。”职员说着把纸袋放在了许景堂面前的茶几上,“掉在副驾驶的车座下面了。”

    许景堂看着纸袋只觉有些眼熟,他捞过纸袋看了一眼,只见里面只剩下一个雪白的圆形面包。

    面包的包装袋上面,是一张小票,小票的另一面隐隐透过来了一些深色的痕迹。

    男人从纸袋中把小票拿了出来。

    “许医生这个面包超级好吃的请你一定要试试!”

    所以一路欲言又止的样子就是想说这个吗。

    看着小票背面圆滚滚的字体,许景堂脑海中立刻浮现出少女顶着白胡子,那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

    下一章继续高远

    然后准备给高老大吃个肉了

    我感觉不出意外的话明天有二更…

    90、拥抱

    知道了真相的顾盼硬是在房间里闷了一个下午。

    午饭也只是随便吃了点零食薯片,期间高远倒是敲门让她出去吃午饭,不过顾盼谎称自己已经吃过然后混过去了。

    怎么说呢这种感觉就真的很烦!

    顾盼把脑袋埋进枕头里,四肢狠狠地扒着被子,企图以此泄愤。

    不过怎么说今天也起得早了点,躺着躺着一不留神又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天色已经暗了。

    一整天都没有正经吃一口饭的顾盼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饥饿,她觉得现在已经不是要面子的时刻了,便打开房门准备出去觅食。

    出了房门,顾盼就被厨房处明亮的灯光吸引了过去。

    里面正好传来了平底锅煎东西而发出的滋滋响声,顾盼走进厨房,就看见壮硕的男人背对着自己,手上拧着现磨黑胡椒往锅里撒。

    她看了一眼餐桌,上面已经摆好了餐具和一碗沙拉,沙拉看起来卖相很不错,让饿的已经想要吃人的顾盼立刻食指大动。

    高远立刻发现身后的脚步声,回过头一看顾盼正趴在门外偷看桌上的菜,笑意便止不住地上涌,“知道饿了?”

    被发现后,顾盼也没有不好意思的余裕,直接扑到灶台前看了看平底锅里的内容,然后没出息地“哇”了一声。

    是肉,是肉啊!

    锅里的厚切牛肉油光四溢,正躺在平底锅中与锅身演奏出美妙的声响。

    这副没出息的样子在高远看着简直有成就感极了。

    他一开始只是因为无聊而尝试烹饪,做出来的结果也都是给自己享用,因此高远从来不知道有人垂涎自己做的饭,会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