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95
    新回到了雪山之巅,变成了高不可攀的存在。

    “对了,你们为什么要把采访地点定在这?”顾盼终于把心中的疑惑向程霜吐露。

    这个采访地点简直简陋得可以,就只是化妆室旁边的房间,勉强摆上了一些道具看起来稍微有点逼格,但是无论是器材还是人力资源都肯定跟录影棚不能比啊。

    “当然不是我们想定在这啊。”程霜把音量控制得极低,“今天许先生是被邀请来这个大学做学术演讲,我们可是想尽办法才拿到了演讲前这段时间做个访谈。”

    顾盼得到了答案,这才想起这所大学城内好像确实有C市,以至于全国都非常著名的医学院,于是点了点头,又重新将目光放在了在镜头前对话的两人身上。

    面对镜头,许景堂依然是那副不苟言笑的面孔,就连语气也完全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经常是陆蔓为了活跃气氛笑得合不拢嘴,而许景堂却是沉默地别开头,让摄影机拍不到自己的正面,以求画面不会太僵硬。

    不过顾盼想想就觉得也对,许景堂又不是娱乐圈里的人,他是一个医生,有自己活跃的专业领域,完全没必要掩饰本性讨好观众。

    如程霜所说,这个访谈结束得很快,一结束,许景堂抬腕看了一眼时间,直接就从他们准备好的沙发上站起身,离开了房间。

    等陆蔓站起身,早就没了许景堂的人影。

    场面一度有些尴尬。

    顾盼摸了摸鼻子,想着自己也能收工跟着程霜一起回市区,然后去她一直想去又总是因为起不来床而放弃的早餐铺子吃个早饭,心里立刻美滋滋了起来。

    可顾盼还没美滋滋几步,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一条短信。

    这年头还会发短信的人确实不多了……顾盼正这样想着抬眼就看见了‘许医生’三个大字,手一抖立刻点进去看了内容。

    “你先别走,在后台等我。”

    顾盼虽然刚才在脑内对许景堂进行了一番脑补,不过现实里面对许医生那可是怂到不能再怂,毕竟是奶奶的救命恩人,别说等一会儿,就算许景堂让她立刻上阵杀敌,估计顾盼心里都不带犹豫的。

    于是什么早餐铺子,全部被顾盼抛诸脑后,她立刻挥别程霜,乖巧地往后台走,等待许医生的召唤。

    回到后台,顾盼就听见了许景堂的声音。

    那是在大礼堂内经过麦克风,又通过音响扩音传送出来的声音,却丝毫没有影响到男人声线的魅力。

    低沉而清冷的声线回响在整个大礼堂内,语句简练流畅,让顾盼作为一个门外汉都禁不住对男人所讲解的内容开始产生好奇心。

    于是顾盼偷偷溜到了上台口,把自己藏在幕布后,想看看许景堂到底在说些什么。

    然后她就看见了站在舞台灯下的男人。

    男人此刻已经脱去了西装外套,上半身的白衬衣扎进下半身的黑西裤中,腰间辅以一条纯黑色小牛皮皮带,强调出腰线之后更加突出了腿长,哪怕仅仅是站在台上一言不发也足够让人移不开眼了。

    更何况他现在正在讲述自己的专业领域。

    许景堂的表情和刚才接受采访时有微妙的不同,虽然依然是没有什么太大的表情,只是一脸平静地叙述着什么,可眼神却是不一样了。

    刚才在陆蔓面前,许景堂的黑眸中没有任何波澜,就像是一口无波的古井,一眼望去甚至深得望不见任何东西。

    可现在不同,许景堂站在台上,眉峰都舒展了开来,双眸中是顾盼从未见过的神采,就像是纳入了无数颗细小的光粒,熠熠生辉。

    顾盼站在原地,不知不觉便看呆了。

    她就这样站着看完了许景堂的整堂演讲,直到许景堂站在她面前,顾盼才终于迟缓地回了神。

    还不等她问许医生为什么要让她等着,就见许景堂指了指自己脸上的东西,“麻烦帮我卸掉。”

    哦对……许医生之前妆都没来得及卸就匆忙上台了。

    “好的……”顾盼一边在化妆包里摸索着卸妆水,一边跟着许医生回到了刚才的休息室内。

    ============================================================

    老许真的太帅了

    顺便……珍珠又过50%了!

    各位大佬你们明白的【疯狂暗示

    89、白胡子

    许景堂这次演讲大概一个多小时才结束,顾盼的肚子早就在这场演讲开始前就饿了。

    刚才在台上被许医生演讲的姿态震撼到,顾盼也没察觉到自己的肚子究竟有多饿,结果到了休息室就完全暴露了。

    她弯着腰给许景堂卸妆,肚子就在不断地发出哀鸣。

    顾盼手上抓着化妆棉轻柔地在许景堂的脸上擦拭着,心里恨不得把这该死的胃给扔出体外,一张脸涨得通红。

    还好许景堂脸上的妆很薄,卸起来很快。

    完事后顾盼赶紧把手上的化妆棉往垃圾桶里一扔,满脑子只剩下赶紧遁逃,“卸好了……那个如果没别的事的话……”

    话还没说完,顾盼的肚子又发出响亮的一声。

    许景堂大概也是真的没见过没形象到这个地步的姑娘,戴上眼镜之后竟然朝顾盼扬了扬下巴,“走吧。”

    “去、去哪?”顾盼缩着脖子,没脸跟许医生对视。

    “回市区,你应该没车吧。”许景堂说完便抬腿自顾自往外走去。

    顾盼本来想着先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吃它个一头牛再说,然后仔细想想吃完了还要再苦兮兮的坐公交车回去,确实有点惨。

    毕竟这个时间点,在大学城附近想拦计程车,那基本等于痴人说梦啊……

    于是顾盼还是暗搓搓地跟在了许景堂身后,上了许景堂的车。

    许景堂的代步工具也如他本人那样,里面没有任何装饰品,就连车载香氛也没有,唯一的特点就是干净,干净得就像是刚刚从4S店提出来的一样。

    顾盼坐上了副驾驶才有点后知后觉的意识到,按照许医生的洁癖程度,可能就连自己在这坐一会儿也会很不愉快吧……

    会不会回到市区之后直接就先把车丢在洗车行,然后人回家赶紧从上到下洗个三四遍再说。

    想到这里,顾盼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许景堂一眼。

    只见许景堂沉默着发动引擎,棱角分明的侧脸看不出任何情绪。

    顾盼憋了半天也没敢问,就只能缩在位置上悄咪咪地掏出手机来刷个微博。

    可顾盼嘴上不说话,肚子却叫得欢,没开出两步,许景堂就又把车停下来了。

    “你去买点东西吃。”

    “不用不用……我可以……”

    忍到回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