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94
    现实的,于是导演只能把希望寄托于许景堂身上,“许先生,那个……能不能请你稍微让我们的化妆师打个底……你们这样子画面拍出来有些违和感。”

    陆蔓听见导演这么说也并不觉得尴尬,只是有些羡慕地瞥了顾盼一眼。

    顾盼看着其他人好像并不知道许景堂的洁癖,便凑到许景堂身边压低声音道:“那个……许先生,要不然我去外面找一副手套?”

    形势逼人,这不化也得化了啊。

    许景堂淡淡地扫了顾盼一眼,顾盼就立刻感觉到许先生好像确实有些不高兴了。

    “不必。”男人摘下眼镜将身子靠在了椅背上,捏了捏眉心骨,心里已经把这个栏目连带电视台一并拉入了永久拒绝往来的黑名单当中,“就这样化吧。”

    ============================================================

    要…要摸到老许了

    鸡、鸡冻!

    番外婚后生活作息表许景堂

    6348187375113

    chase

    番外婚后生活作息表许景堂

    5:00  从床上睁开眼,因为有极其标准的生物钟,所以不需要闹钟辅助。

    看了看身边睡的正香的小姑娘,然后在小姑娘额头上亲了一下。

    戴上眼镜,下床。

    5:30  洗漱完毕,简单的吃了一些食物,开始晨练。

    晨练的内容是大量的无氧运动,保持身材的同时维持器官活力。

    7:00  晨练结束,回到卧室洗个澡,穿上自己一贯的白色衬衣,把扣子一颗不漏地扣好,然后回到卧室戴上小姑娘昨天为自己选好的腕表。

    8:00  叫醒小姑娘,和其他四人同桌吃早餐。

    用餐时对唐一飞的咋咋呼呼表示漠视。

    然后为小姑娘往杯子里多补充半杯牛奶。

    8:30  出门,工作时间开始。

    12:00  午餐时间,给小姑娘打个电话,占线。

    心情不太好,把护士吓得腿软。

    13:00  准备睡午觉,给小姑娘打个电话,占线。

    心情不好,护士已经遁逃。

    14:00  午觉睡醒,收到小姑娘的短信。

    心情转好,不过脸上不为所动。

    17:00  果断拒绝掉所有应酬,驱车前往小姑娘的工作室。

    17:37  成功接到小姑娘,满意。

    不过脸上依然不为所动。

    17:56  到家。

    听说晚餐由顾成珏准备,小姑娘显得很高兴,一蹦一跳地跃进了客厅。

    目光不自觉地跟了小姑娘好几步才进门。

    19:02  晚餐。

    把富含大量维生素的西兰花放进了小姑娘碗里。

    小姑娘表示抗拒。

    遭受多方谴责,继续漠视。

    小姑娘在自己坚定的目光下终于苦着脸把西兰花吃了下去。

    满意,不过并无具体表现。

    19:26  晚餐时间结束,邻座高远起身的时候动作幅度大了点,不小心碰到了衬衣的袖子。

    厌恶。

    19:57  小姑娘在洗澡。

    迫不及待的把被弄脏的衬衣脱下来。

    抱着干净的睡衣睡裤等待小姑娘出来。

    20:46  小姑娘终于洗好了。

    对眼的瞬间脸红了。

    有些愉快。

    21:01  清洁工作完成。

    21:03  走出浴室,和小姑娘并肩躺在床上。

    21:10  忍不住摸了摸小姑娘烧起来的耳软骨。

    看着小姑娘被吓了一跳的反应。

    愉快。

    21:15  情绪酝酿得差不多了。

    淡定地开始剥小姑娘的睡衣。

    21:25  小姑娘被撩得动弹不得。

    正餐开始。

    22:50  迎来了小姑娘的第九次高潮,第三颗避孕套宣告寿命结束。

    经过一天的工作,使小姑娘看起来有一些疲惫。

    心软。

    22:55  抱软成一滩泥的小姑娘回到浴室。

    23:15  两人的清洁工作全部完成,小姑娘已经睡着。

    回到床上,开始酝酿睡意。

    23:27  入睡。

    ============================================================

    因为有些小天使不关注微博

    所以把发在微博上的内容搬运过来了诶嘿嘿

    快夸我贴心!

    88、触碰

    顾盼没想到许先生作为一个衣角被陌生人碰到都会感觉不快的人,竟然这么痛快就答应了要被陌生人碰到脸部的化妆要求

    没错,顾盼隐隐约约已经想起来与许景堂最早一次的见面是在瑰夜会所。

    毕竟当时男人回眸那个嫌恶的眼神真是让人终生难以忘怀。

    “快点,愣着干什么!”顾盼尚且还不敢直接下手,可导演已经等不及了,不耐烦地催促道。

    顾盼也只得赶紧弯下身子给许景堂进行最基础的上妆作业。

    上次顾盼就察觉到了,许景堂好像并没有给自己使用男士香氛的习惯,身上的衣物也是使用无香型的洗衣液,凑近了只能嗅到一股清冷气味。

    这股暗香就连顾盼也说不清到底是来自于哪里。

    许景堂的皮肤很不错,顾盼一上手就觉得比陆蔓的摸着还要舒服,完全没有一般男人的各种肌肤问题,真的就像是他这个人一样,优秀到让人有一种不真实感。

    顾盼用那双小爪子不断地在男人脸上把化妆品涂抹开来,想想自己倒觉得好笑起来。

    谁能想到此时此刻,自己能够用手在这个满是疏离感的男人脸上拍来抹去呢。

    看着许景堂紧闭双眼,微皱着眉的模样,顾盼竟然从内心产生了一种好像在欺负许医生的感觉。

    仔细想想这种感觉便愈发浓烈了起来,这就像什么呢,就像是把一只清心寡欲的丹顶鹤抓进家里,捆住它的手脚让它动弹不得,然后再摸它的毛,摸得一团凌乱毫无矜持感……

    然后鹤也不发出哀嚎,依然保持着那股风骨与矜持,就只能紧闭着双眼,以表示对凡人的不屑与谴责。

    想到这里,顾盼又暗搓搓地偷偷瞄了许景堂两眼,觉得自己的形容真是太精准了。

    不过毕竟只是一个打底,很快就结束了,许景堂又重新直起身,戴上了眼镜,顾盼蹲在角落看着采访的进行,觉得刚才还近在眼前眼前的鹤转眼又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