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90
    生活节奏极慢,每天除了锻炼自己那一身肌肉就无所事事的男人只好在家里钻研厨艺。

    怎么想想觉得画面那么美呢……

    “说起来我好像还不知道高先生的工作呢。”

    出于职业本能,顾盼早就注意过高远的穿着,虽然都是清一色最简单的款式,单从设计上很难回忆起是哪个牌子旗下的商品,不过顾盼还是从高远经常更换的配件当中找到了蛛丝马迹。

    无论是上下装,鞋袜还是外套,男人选择的都是小众品牌,顾盼好不容易才有幸在杂志里看到过其中一件的报价。

    那价格,美得很。

    所以顾盼也曾经悄悄在心里推测过高先生的职业,不过单从外形来判断的话,顾盼觉得高远可能会是健身教练之类的……

    高远听见顾盼的问题却是思索了一会儿措辞,才徐徐开口道:“我的工作比较复杂,平时主要是帮别人跑跑腿,偶尔也卖点东西。”

    “……?”顾盼简直不知道高远在说什么。

    想了想这也许还是中文不好的锅,于是顾盼假装听懂了似的点了点头,然后转移了话题。

    以前不知道高远在国外长大的时候其实还没觉得什么,现在一旦知道了,顾盼总觉得高远说每一句话好像都带着那么点别扭。

    这可能就是心理作用吧。

    吃完一顿美滋滋的早餐,顾盼本来打算客气客气洗个盘子,结果高远直接把盘子叠一叠放进了洗碗槽,没给顾盼一个揽活的机会。

    顾盼也不好意思直接吃饱了就拍拍屁股走人,于是就坐在餐桌旁看着高远洗盘子。

    “你的脚怎么样了?”高远手上的动作还算熟练,“等会我帮你看看。”

    顾盼听着高远这么说,也就看了一眼自己的脚踝,肿已经完全消下去了,看上去也没什么青紫,就是走路的时候偶尔还会有一点疼。

    而且大概是上次在浴室摔惨了,顾盼到现在对走路还有那么点阴影,总是忍不住收着点力道,所以看起来一瘸一拐的,好像还挺严重似的。

    “我已经没事了。”顾盼也知道自己是因为怂才不敢踩踏实了走,不好意思再麻烦高先生给自己看,便连连摆手,“已经休息了一个多星期了,你看都不肿了。”

    结果等高远洗完了盘子,还是不由分说地在顾盼面前蹲下了身。

    男人的手很大,一把托起顾盼的脚,显得顾盼尺寸标准的脚掌硬是小了好几号。

    高远用大拇指的指腹在顾盼的脚踝处触了触,“这里?”

    “真的不用……”顾盼还企图挣扎一下,结果高远作势要用力往下摁,立刻惹得她倒吸了一口气。

    纯粹是怕的。

    顾盼就是这样一个怂到无以复加的人,一般女孩子怕的东西她没有不怕的,一般女孩子不怕的东西有可能也是她怕的。

    高远看顾盼那副怂样立刻憋不住哼笑出声,“我都还没用力呢。”

    “……”

    见顾盼臊得说不出话来了,高远也不继续调侃,就站起身进了房间,然后拿出了一瓶药。

    瓶身上写满了外国文字,顾盼看了看,初步判断应该是阿拉伯语。

    “这种药很好用。”高远说着从瓶身里倒出了红色的膏体,然后涂抹在了顾盼的脚踝处,大掌立刻覆了上来,对准伤处揉搓,“像你这样的人应该多备几瓶。”

    我……我哪样的人啊?

    顾盼想问,可眼看着高远手上的力道开始加大,就没敢问。

    男人的手上有很多粗粝的厚茧,主要分布于虎口和掌心处,每次从顾盼的脚踝皮肤上揉过,顾盼都能清楚地感觉到它们的存在。

    这个药膏涂抹上身之后很快就开始发挥效力,好像把高远掌心那股热吸收凝聚在了顾盼的脚踝处,一下就让那块皮肤都跟着红起来了。

    看来这个药真的很有用。

    “可以了高先生,别揉了,谢谢你。”自己的脚上火辣火烧,连带着脚踝附近的皮肤也都被高远揉得麻麻的,顾盼也不好意思再让高远揉下去,“你这个药是哪里买的?我也去买两瓶吧。”

    “这个药国内买不到。”高远手上的动作完全没有要停的意思,头也没抬起来,就继续低着头回答了顾盼的问题,“这瓶你先拿着用,我再去让同事给我买一点。”

    这话高远自己说着都觉得好笑。

    要是手底下的那群人知道自己在高远的口中身份变成了‘同事’,估计连下颌骨都一起给吓掉了吧。

    85、梳头6348187374179

    chase

    85、梳头85、梳头

    高远的药真的很有效果,本来顾盼还在想着第二天自己再揉一揉,结果第二天早晨迷迷糊糊地起床,走了几步才想起来自己的脚上好像还有扭伤。

    可已经没有了任何痛感。

    瘸子顾盼终于摘除了前缀,这让顾盼感到很高兴,觉得应该感谢一下高先生。

    当然,也趁这个机会跟高先生谈一下房子的事情。

    之前那么久见不到面,顾盼一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时机跟高远说房子的事情,现如今好不容易抓住这么一个可以开口的机会,顾盼当然不会放过。

    思来想去,顾盼还是决定请高远吃一顿饭,毕竟饭局上好说话嘛。

    果然到了这种时候就是这种老土的办法最稳妥。

    高远听了顾盼的建议,心里虽然对顾盼那副郑重其事的样子感觉好笑,不过面上还是答应得很爽快的。

    说实在,顾盼那副明显有话要说的样子怎么逃得过高远的眼睛,不过既然顾盼都没有先开口,高远也就按着性子等着。

    因为怕高远吃不惯中餐,所以顾盼特地找了一家西餐厅。

    是一家还挺有格调的西餐厅。

    顾盼之所以选择这家店是因为环境服务都到位,被点评为最保留当地味道,虽然价格有点小贵,不过每次去如果没有预约是肯定要排队的。

    为了这顿饭,顾盼还特地提前一天预约了。

    当晚,顾盼本来还想臭美一下穿个连衣裙,结果就被窗外的冷风刮没了念头,只能老老实实地把自己用毛衣裹起来。

    高远倒是难得去掉了那一身休闲运动风的打扮,穿上了一件黑衬衣。

    他没有打领带,扣子敞开到第一颗为止,看上去已经算少有的郑重其事了,具有视觉收缩感的黑色让高远整个人看起来比平时要显得稍微纤细了一些,压制住了不少来自于肌肉的膨胀感。

    虽然高远明显不善于服饰搭配,从头到脚采用了黑色,放在一般人身上只会显得死气沉沉,可那硬朗深刻的五官在这种时候就帮上了大忙,让他整个人看起来一点也不显得刻板沉闷,反倒是比平时多了几分肃杀清冷的感觉。

    顾盼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