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89
    功地被带偏了重点,“那高先生你真厉害啊,你说话都没有什么口音。”

    要不然顾盼也不会到现在才察觉到高远是外国人的事情了。

    “嗯?”听见顾盼的话,高远好像才意识到自己用来与人交流的语言说的还不错,“是吗,因为我师……养父从小就教我说中文。”

    “你养父?”顾盼这次倒是一下准确地抓住了重点。

    “嗯。”高远点点头,面上完全没有因为提起这个而感到难过的样子,“我亲生父母在我小时候把我托付给养父,我是跟着养父长大的。”

    “为什么?”

    顾盼难以想象为什么会有人把亲生儿子托付给别人去抚养。

    “我不知道。”男人说,“养父也不知道,所以我回到这里来调查这件事。”

    这是顾盼第一次听到高远谈及自己的事情,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伤情,才让这个男人有了几分感性。

    从小家庭幸福美满的顾盼觉得自己没法对高先生的经历感同身受,哪怕是想说安慰的话,也都觉得有些苍白。

    明明听的是别人的事,结果顾盼却露出了好像比高远还要沉重的表情。

    “你干嘛这副表情。”高远反倒是神色轻松地笑开了,朝顾盼招了招手,然后趁顾盼弯下腰把头探过来的时候,对着她的脑袋一通揉。

    头发被高远没轻没重地揉得蓬乱,顾盼也顾不上去阻止,目光落在高远右臂的伤口上,“那你身上的枪伤又是怎么回事?”

    提起这件事,高远的笑意淡了两分,表情终于有了点凝重的味道。

    “国外的仇家追过来了。”他尽量让自己的措辞笼统一些,免得吓到眼前的小白兔,“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那就好。”顾盼心里一心只想着既然没事那就好了,并没有往深里想。

    高远很满意于顾盼的反应,又忍不住伸出手蹂躏顾盼的那颗小脑袋。

    这回顾盼就没那么呆了,她一边无力地躲避,一边用手抓住了高远的手腕,“高先生你不要有事没事就揉我的头发,会秃的!”

    然后顾盼发现,男人的身体很烫。

    不是那种男女之间体温差异所带来的热度,那是一种不自然的烫。

    “高先生,”顾盼的手探向男人的额头,“你好像发烧了。”

    难怪精神状态看起来这么不好。

    “是吗。”高远看着并不怎么在意的样子,只是随意地应了一声。

    倒是顾盼立刻回自己房间翻箱倒柜把自己之前买的医药箱提出来了,然后屁颠屁颠地放在了高远的面前,跟献宝似的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件往外拿。

    “这里是退烧药,哦然后还有纱布,这个是喷雾,杀菌消炎的,你喷在伤口上……”

    小姑娘滔滔不绝地介绍着每一件东西的用途和功效,有的其实就连她自己也不清楚,还要从盒子里或者瓶身找到说明,然后念给高远听。

    高远知道,顾盼是怕自己不熟悉中文字。

    这段时间他太压抑了,甚至都有点忘了之前跟顾盼相处时的心情。

    可看着一脸认真的小姑娘,高远几乎是本能的,就想再多看一会。

    “我的手不方便。”高远说着动了动自己受伤的一侧手臂,“喷雾和纱布给我也用不了。”

    也、也是哦!

    顾盼想了想,觉得自己既然都把医药箱拿来了,不妨就好人做到底吧。

    于是高远满意地看着顾盼小心翼翼地抬起自己的小腿,用杀菌喷雾对准伤口,那专心致志的表情就好像在做什么重大研究似的。

    而虽然和高先生发生了两次性爱的顾盼也是第一次摸到高远的身体。

    她发现高远的身体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坚硬,虽然因为充斥着肌肉组织而看起来形状线条硬朗,可并不是类似于想象中类似石头一样的触感。

    男人的小腿上毛茸茸的,每一根腿毛都带着像主人一样的硬气,顾盼乍一摸上去有些毛刺刺的感觉,无论顺着摸还是逆着摸,触感都好像差不多。

    “怎么,很好摸?”高远被顾盼的动作逗乐了,他确实是没想过自己会有一天被一个小姑娘来回着摸腿毛。

    “不是……”顾盼正想着为什么男人的腿毛无论怎么摸都不顺手,想着想着就不小心说出来了,“怎么摸都感觉不舒服。”

    高远还没来得及开口,顾盼立马就反应过来自己刚说了什么蠢话,赶紧打起精神对准高远的伤处使用喷雾,然后再拿着纱布一圈圈环了上去。

    因为顾盼本身就是个怕疼的爱哭鬼,所以做事情总是会代入自己的习惯,力道轻了又轻,到最后那下手轻得让高远有种被当成小姑娘对待的错觉。

    他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还真是头一回享受这样的待遇。

    天花板上是冷色调的灯,打在皮肤本就白皙的小姑娘身上,使得眼前的人好像能发出莹白的光来。

    让高远有些移不开眼。

    ============================================================

    说好的二更奉上~

    喵喵哒~

    84、揉脚

    清晨,顾盼就被一股香味给唤醒,下意识地还以为自己在老家,还有顾成珏把她当小祖宗供着呢。

    睡得迷迷糊糊的顾盼扶着墙一瘸一拐地来到厨房,也不看清楚里面站着的人是谁,就嗷嗷开了,“成珏你又在做什么好吃的!我要吃松子鱼!宫保鸡丁!可乐鸡翅!”

    本来顾盼心里想象的画面应该是顾成珏拿着大勺转过身,无奈又好气地看着自己,再来一句老妈子风味十足的:“早餐不能吃那么油的东西。”

    结果迎来的却是男人明显带着笑意的声音,“一大早食欲就这么旺盛?”

    顾盼刚才的语速很快,吧吧一通就跟竹筒倒豆子倒了一厨房,现在被高远的声音硬生生吓了一个激灵,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回到C市了。

    “不、不是。”一大早就发疯的顾盼立刻臊得恨不得原地爆炸,“我睡迷糊了,别理我。”

    “不,醒的正好。”高远抬手把电磁炉关闭,熟练地把平底锅里煎得滋滋作响的培根放进白色圆盘中,“可以吃早餐了。”

    顾盼本来满脑子都想着回去再睡个回笼觉,结果看了一眼餐桌上煎得恰到好处的培根,就立刻改变了想法。

    她厚着脸皮在餐桌旁坐下,“高先生你好像还挺擅长厨艺的,是爱好吗?”

    高远也拉开椅子坐了下来,随即点点头,“因为平时没什么事情,比较闲,我那边又没什么娱乐场所,所以我无聊的时候喜欢自己做点东西吃。”

    顾盼脑海中跟着高远的描述想象的画面,是一个民风淳朴的平和小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