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87
    耳畔不断低唤。

    如果顾盼此时是清醒状态下的话,就会听见何先生此时此刻的语气中那股已经不像他的温柔缱绻。

    那是和往日的调笑不一样的感觉,明明是在激烈性爱中所迸发出来的,可那却是更接近于本能的声音。

    多了几分何之洲一直少有的真挚。

    可惜顾盼并不清醒。

    她觉得自己整个脑袋都要被何先生的阴茎搅成一团,耳朵里只能回荡着柱状硬物不断捅入,激起的水声。

    顾盼觉得自己马上要融化在何之洲的身下了。

    等到结束后,何之洲的阴茎拔出去了,可人却依然抱着顾盼窝在沙发上不肯松手。

    “何先生?”顾盼不知道何之洲是什么意思,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一般来说何之洲就会直接松手了,可这次他却没有。

    “你刚才不是叫我洲洲吗?”何之洲拿下巴蹭着顾盼的颈窝,“以后就这么叫怎么样?”

    那、那是我嘴瓢了一下!

    顾盼想想自己要叫何先生这么幼稚的名字就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名字里的一个字变成叠词,确实有些可爱到不像何先生。

    “我很喜欢听。”何之洲火速收起了不经意间流露出的一星半点儿的真挚,语气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比之洲好多了。”

    不知为何,顾盼听见何之洲这样的语气,却有一种莫名安下心来的感觉。

    “洲洲?”她鼓起勇气叫了一声,虽然声若蚊蝇般大小,不过还是让何之洲脸上的笑容猛地扩大。

    “嗯。”何之洲捏着顾盼的小爪子,“再叫一声。”

    “洲洲。”

    “再叫一声。”

    “洲洲!”

    到最后,顾盼也忘了羞耻为何物,迅速的就习惯了给何之洲的新昵称。

    结果一抬眼,又望进了何之洲犹如深潭一般的桃花眼中。

    只见男人脸上笑得开心,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半眯着,配上眼角的泪痣,顾盼一眼望过去,脑海中只浮现了四个字

    风情万种。

    就在何之洲准备吻上去再吃下一顿的时候,他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了起来。

    他十分反感在这种时候被打扰,直接看也不看就挂断了。

    可来电人却是十分执着,又一次打了进来。

    无奈之下的何之洲只好接起了电话,因为在顾盼面前,还不得不压着那股火气,“什么事。”

    最好是有足够分量的理由。

    结果手底下的人这次给他打电话还真的是有一个足够分量的理由。

    “抱歉盼盼,我临时有点事。”何之洲挂断电话后脸色骤然变得严肃,“要连夜回一趟C市。”

    “那、那你路上小心。”顾盼虽然不知道何之洲的脸色为什么突然变了,不过也感觉到应该是很严重的事情,便直接送何之洲出了门。

    C市。

    消防车队在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救援之后终于把大火扑灭,只不过放眼望去酒吧已经皆是断壁残垣。

    这场爆炸引起的大火倒是没有引起太大的骚乱,因为这是一个静吧,选址又偏僻,顾客并不多,爆炸起火后也没有引起人员伤亡。

    这是高远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回到C市的房子里。

    他身上裹着一件不合季节的黑色大衣,呼吸急促而又沉重,一推门便伴随着一阵风,将血腥味在客厅涤荡了一遍。

    高远立刻察觉到客厅和他走的时候有微妙的不同了。

    他心里闪过一种不好的预感,顾不上伤情,第一时间扶着墙,推开了中间那扇房门。

    没有人。

    空荡荡的房间让高远的心立刻沉了下来。

    他看着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房间,好像能想象到曾经有一个女孩子在这里擦擦那里抹抹,然后拖着行李箱走出了这个房子。

    永远不再回来。

    ============================================================

    都说高先生存在感薄弱~

    所以高先生的篇章要开始了ww

    说起来珍珠进度又已经70%了呢……

    那个(疯狂暗示

    你们知道的(明示

    82、打道回府

    顾盼又在家当了一天的废人,就接到了顾成珏的电话。

    “还没缓过来呀?”

    隔着手机顾盼都能想象得到顾成珏在说这话的时候,笑意盈盈的模样。

    那天顾盼几乎是躺在床上打滚耍赖让顾成珏自己回的学校,甚至不惜用被子蒙住了头,在床上不停地折腾。

    顾成珏也只好听话地独自回了C市。

    可眼看着这几天姐姐还没要回来的意思,顾成珏也有点急了,毕竟顾盼的身边那可是还有俩不怀好意的豺狼在虎视眈眈呢。

    “不丢人,真的不丢人。”顾成珏见顾盼不说话,脑海中浮现出姐姐那副紧皱着眉,整个五官拧成一团的样子,脸上的表情不由得变得愈发柔和起来,“快点回来吧,到时候我去接你,好不好?”

    本来顾盼还觉得有点臊,可顾成珏的声音实在是太温柔了,让她有些不好意思继续耍赖。

    而且说实话这件事顾成珏从头到尾一点责任没有,完全是自己作死丢了人,让顾盼根本没底气闹腾下去了。

    顾盼吸了口气正准备说好,就听见顾成珏电话那头传来了其他男孩子的声音。

    “哎哟顾成珏这家伙跟谁打电话呢一脸春光明媚的!”

    “这丫肯定有女朋友,还藏着掖着……哎哎哎!”

    那边的男声突然变得慌乱,然后就消失了。

    顾成珏看着被自己挥舞着拳头的样子赶跑的同学,稳了稳气息才重新开口,“你回来我给你做你最喜欢的松子鱼,好不好?”

    顾盼早就被刚才那句‘春光明媚’逗得合不拢嘴,好不容易才忍住没有笑出声,心里立刻把一分钟前还在纠结的事情给忘了。

    “好!”

    于是顾盼订了回程的机票,开始收拾回去的行李。

    这次回家是和顾成珏一起回家的,所以来的时候由顾成珏拎着大包小包,顾盼还没有注意过,结果要回C市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带了这么多东西。

    不算顾成珏拎回学校的行李箱,还有三个空荡荡的行李箱等着她装满。

    这哪儿是回家啊……简直是搬家吧。

    顾盼在心里吐槽自己,然后觉得自己造的孽果然还是要自己来还。

    好在当中有一部分东西都是带给顾家二老的,留在家里就可以了,顾盼就把自己带来的衣服以及护肤品小样收拾了一下。

    还好顾家二老现在忙着单位医院两头跑,没工夫给顾盼准备要带去C市的东西,要不然就顾盼这俩箱子还根本不够看的。

    走之前,顾盼特地去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