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86
    咙深处发出沉沉的一声表扬,然后直接用头抵着顾盼的脑袋就吻了上来。

    这次的吻不同于刚才的浅啄,他熟练地撬开顾盼的牙关,将舌头伸了进去。

    顾盼身体的每一寸,几乎都被他吃透了。

    何之洲几乎已经是惯性地找到顾盼口中的敏感点,纠缠着少女舌头的同时还游刃有余地去撩拨那些位置,让顾盼毫无招架之力。

    不消片刻,怀中少女的腰就软了下来。

    何之洲抽出一只手稳稳地托住了顾盼的身体,舌却是更用力地与顾盼绞在一起。

    他其实很多次在顾盼面前,内心都传递出了饥渴的信号,可每次都被他压制下来,没有流露出半分。

    这是第一次,他觉得心中的兽欲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膨胀了。

    顾盼被吻得动情,忘记用鼻子呼吸,憋着一口气好不难受,眼眶都被硬生生憋出了泪,泛了一圈红。

    何之洲爱极了她这样的眼神。

    可怜又无助,就像被人欺负到无可奈何的小狗,只能惨兮兮地任人蹂躏。

    等到何之洲终于感到一丝满足而退开的时候,过于浓稠的唾液在两人唇瓣上拉出了一条细细的丝,让何之洲满意地眯了眯眼。

    傻兔子的唇瓣被蹂躏得红红的,眼眶也红红的,在何之洲的眼里简直不亚于一颗鲜嫩的蜜桃。

    猎人一把将傻兔子抱起,想着她的脚尚未痊愈,便将顾盼脸朝下放在了沙发上,有伤的一侧靠内,健全的腿靠外。

    他这才注意到傻兔子连内衣都没有穿。

    又想到刚才顾盼竟然是真空状态来开的门,甚至都没有问过一句门外是谁,何之洲就觉得心中有些不快。

    防备意识这么差的小女孩,一定要被好好教训才知道厉害。

    想到这里,何之洲先是确认顾盼家的所有床帘都拉好,才用手在顾盼的臀瓣上打了一下。

    “不穿内衣就敢来开门?”猎人语调微微上扬,让顾盼听出几分不悦来。

    “我、我以为是我妈回来了……”顾盼整个人在沙发上都已经蜷缩成了一团,尤其是脑袋,完全就在模仿鸵鸟,深深地埋进了沙发垫中,“以后不会了……”

    “迟了。”

    说完,何之洲直接俯下身从背后环住顾盼,两只手就在衣服外面拢住了顾盼胸口的两团软绵绵的小胸脯。

    手指尖瞅准了尖尖的位置,轻揉慢捻,激得顾盼下意识地弓起了腰,想要躲避,却不知不觉地将屁股翘得老高。

    这下何之洲都不需要再调整,顾盼已经自觉地摆好了等着被好好来一顿的姿势。

    何之洲裤子都还没脱,已经感觉到一个热乎乎的小玩意儿罩在自己的裆部外,让他的大脑一下重新回忆起身下的这个小家伙拥有怎样的滋味。

    ============================================================

    这不叫卡肉,只是把大块的肉,进行一下合理的切割。

    方便大家更好的食用以及消化!

    81、大鱼大肉的猎人

    顾盼还没意识到自己这次摊上大事了,依然在徒劳地往后磨蹭着,躲避何之洲那双灵巧得过分的手。

    明明她身上还穿着一层衣服呢,可何之洲却总能一下就找到她,让她避无可避。

    好不容易何之洲不知怎么回事撤走了一只手,可下一秒她就听见男人裤裆拉链被拉开的声音。

    随即,何之洲的阴茎弹跳而出,在顾盼的屁股蛋上打了一下。

    发出很轻的一声。

    顾盼只觉得自己的臀瓣刚才就像是被什么硬邦邦的东西烫了一下,正瑟缩着想要往下躲,何之洲已经猛地直起身,一只手果断地捞起她一条腿,腰一挺,便贯穿了进来。

    男人的阴茎在瞬息之间推挤开顾盼的小花穴,顾盼甚至在一瞬间都没反应过来,直到那硬物挤到了最深处,层叠爆发的快感才将顾盼整个人击中。

    “呜…”顾盼喉头哽了一下,连叫都还没来得及叫出来,何之洲的阴茎便已经往外退了两步,开始了今天的正餐时间。

    没插几下,顾盼就觉得今天的何先生绝对不对劲。

    虽说平时何之洲上了床,真开始了重头戏,那也是跟从容不迫不沾边,可今天好像尤其的厉害。

    那龟头就跟会喷火的龙头似的,含着一团火,又烫又硬,不断地往自己最深处的小肉缝里钻,粗壮的茎身一遍遍摩擦着整个甬道的内壁,风格急而重,带着一股平日里极少见的狠厉色彩。

    “洲洲……”顾盼本来是想喊之洲的,结果被顶得舌头一下没转过来,糊得变成了奇怪的昵称。

    何之洲听完却眉毛一挑,“洲洲?盼盼你这样喊我真可爱。”

    话音未落,那茎头就跟奖励顾盼似的往宫口用力一碾。

    顾盼只能可怜巴巴地把第一次高潮交代了。

    何之洲将阴茎退出了大半截来,充血状态的海绵体呈现出一种妖冶的红,上面还跟断藕似的和顾盼身体连接着数条透明的丝,茎身湿漉漉的反着光,那要有多色气就有多色气。

    没有等顾盼平息一下的耐心,何之洲直接又把阴茎顶了进去,听着身下顾盼已经染上哭腔的一声‘哼嗯’,何之洲腰上一个失控,直接将少女的子宫口挤开一条小缝钻了进去。

    这一钻,顾盼还没来得及慌,何之洲先有些把不住了。

    这个位置最近他都留到最后冲刺阶段才肯进来,就是因为太刺激了。

    这一小圈肉筋的握力惊人,每次绞住自己的时候都让他难以自拔,非常容易产生射精的欲望,所以在没有大略餮足之前,这里他是绝对不会碰的。

    可刚才顾盼那一声闷闷的呻吟实在是太勾人了。

    至少勾住了何之洲。

    何之洲手上用力地把顾盼的腿往上抬了抬,腰上的动作开始愈发重,次次都在顾盼的宫口处冒个头。

    迅速堆积的快感让顾盼的身体迅速紧绷起来,从尾椎一路绷到了脚趾尖,如果人的头发上也有动作神经的话,顾盼觉得自己一头的毛也会跟着炸起来的。

    “洲洲……呜……”顾盼才刚刚高潮过一次,这还没有两分钟就又要交代,这让她无论从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有点接受不了,“慢点!”

    嫩嫩的肉壁已经被何之洲快速的出入顶撞得开始微微发抖,让何之洲每一次的深入都能感觉到这张深不见底的小肉穴比上一次更加绞紧。

    要不是顾盼的小穴不断分泌出大量的淫水以润滑,何之洲真的会有种下一次插入就会被绞断的错觉。

    “盼盼,盼盼。”情到深处,何之洲也开始有点难以自控。

    他俯下身,整个胸膛贴着顾盼的背,嘴唇啄吻着顾盼的耳廓,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