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81
    唐一飞那是门儿清啊。

    不管唐一飞心里对何之洲有多少负面看法,可要真论与女人的相处之道,他还真是不得不服输。

    不对!不能认输!

    心情就跟低走势的股票似的一路往下滑,又被唐一飞硬生生一把拽了起来,他看着床上的人一边躺着一边掩不住笑意的样子,干脆直接三两步冲过去把顾盼压在了身下。

    “?”顾盼看着就跟一只大型犬似的跳上床的唐一飞,一瞬间就连何之洲在说的话都没听清。

    只见那大型犬一下把自己的裤子脱了,露出里面一条闪着光的豹纹内裤。

    顾盼的眼珠子都快飞出来了,指着那几乎闪瞎自己眼睛的平角内裤,用口型质问唐一飞,“你疯了?”

    真正让顾盼觉得唐一飞疯了的,倒并不完全是这条让她的审美感到被殴打的内裤,而是隔着一条内裤都能清楚辨认出来的,完全处于勃起状态的阴茎。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时候硬的啊!

    顾盼的内心在咆哮,还要分心去听何之洲在电话里在说什么,本就不太发达的大脑顿感吃力,活似被时代淘汰的CPU还要被迫超频,处于死机边缘。

    唐一飞也并不阻止顾盼打电话,就是把脑袋凑了过来,弓起身子,用嘴唇啄吻着顾盼的脖颈。

    那吻一下比一下重,到最后憋不住了,干脆露出自己的牙,一口咬了上去。

    “你!”顾盼哪里料得到这唐飞机会突然来这么一出,无防备被咬了一口,情不自禁地便叫出了声来。

    然后意识到唐一飞这边好像是来真的,顾盼连忙跟何之洲表示抱歉,然后把电话挂断了。

    何之洲那句“我在你家楼下等你”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通话就结束了,看着已经熄屏的手机,他脸上倒依然还挂着浅淡的一层笑,只不过因为眼底温度的冷却,那张笑脸怎么看怎么渗人。

    他随手将手机扔在副驾驶座,手上打方向盘的动作依然从容不迫,将车停在了一个老居民区的楼下。

    ============================================================

    终于要开荤了

    感觉很久没有吃肉了不知道各位有没有点小激动(滚

    76、高潮前是达成约定的好时机

    床上的顾盼被唐一飞压得根本一动也动不了,眼看着这傻儿子跟个狗似的对自己又啃又舔,却又怎么都推搡不开。

    “你干嘛啊唐飞机!”顾盼都快气哭了,眼看着这唐飞机跟阵发性癫痫似的,时不时兽性大发就把自己给压了,“你是不是有病!”

    我可不就是有病吗。

    唐一飞在心里越想越不忿,又对着顾盼的脖子狠咬一口,“你跟那个大淫魔到底是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打死顾盼她也不能说出‘炮友关系’四个字。

    更何况现在顾盼觉得何先生与自己的关系已经不再单纯是炮友那样的纯肉体关系,毕竟何先生帮了自己这么多,说是朋友,或者是恩人都不为过。

    可这样解释起来很困难的关系让顾盼就更无从开口了。

    本来只是很简单的想法,但话一出口,又进了唐一飞的耳朵里转了一道弯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他从顾盼的颈窝里抬起头,眉毛一挑,英俊的五官散发出异样的痞气,“不告诉我是吧!那我也有办法!”

    唐一飞胯间的阴茎早就在空气中待机了好一阵了,他伸出手迅速地解开了顾盼的裤子,对准少女的棉质内裤就是一顿乱顶。

    与此同时他那张嘴也没闲着,直接吻住顾盼那张总是说不出什么好话的嘴,趁顾盼还没来得及产生反抗的意思,赶紧把舌头怼了进去,用力地吮咬着顾盼的唇舌。

    现在的唐一飞就跟饿了好几天的野狗似的,哪怕就只是这样把小绿豆压在身子底下蹂躏,也让他的精神获得了巨大的满足感。

    顾盼一开始还徒劳地捶打了几下,唐一飞就跟根本感觉不到疼似的,哼都没哼一声,只是用手指从她的指缝间穿过,然后牢牢地扣着压在了床上。

    没过多久顾盼的身体就彻底软了下来。

    察觉到这一点的唐一飞立刻来了劲,他松开顾盼被他蹂躏了许久的唇瓣,然后捧着顾盼的脸端详了好一阵。

    只见少女那上下两片嘴唇被他咬得硬是厚了一圈,红艳艳的不说上面还沾着些许他没来得及咽下的唾液,水光潋滟,好不动人。

    唐一飞立马低下头又啃了顾盼一口,“再给你一个机会,跟那个大淫魔到底是什么关系!”

    顾盼就连说话都没刚才有底气了,哼哼唧唧了一会儿,“炮友关系……”

    这个答案着实是让唐一飞震惊了。

    “你……”他的表情颇有一些痛心疾首的味道,“你要约炮你跟我啊!你找那家伙干什么!”

    “……?”顾盼已经被撩拨得晕晕乎乎的,懵懵地看着唐一飞。

    “来来来我今天就让你试试!不满意不要钱……呸,不满意也得满意。”唐一飞说着,一把扯下顾盼的小内裤,操着自己的枪就顶了上去。

    大概是想在顾盼面前表现出自己的技巧,唐一飞这回难得耐住了性子,没有直接长驱直入,而是在花穴口小心翼翼地又磨又顶。

    滚圆的龟头刺进来又撤出,没两下就沾了一头的淫水,看着跟个被满满裹了一层糖壳的糖葫芦似的。

    除去唐一飞本身今天特别有耐心之外,促使他一直没能插入进去的原因就是顾盼的姿势确实是不太方便。

    因为顾盼一条腿伤着了,唐一飞并不敢大操大弄,怕给小绿豆旧伤再添新伤,可更要命的是今天可是难得的展现机会啊。

    于是唐一飞想出来了一个绝妙的好主意,他把顾盼的身子翻着侧躺了过去,然后抱着顾盼那条没有伤的腿,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这下顾盼那小花穴彻底展现在了唐一飞的眼前,可唐一飞却是没了欣赏美景的余裕,他觉得自己再不插进去可能整根阴茎都要爆掉了,于是赶紧借着头部充足的润滑往里一顶。

    然后他就发现今天的小绿豆,格外的紧。

    整个甬道又窄又长,就像是自己本身有额外的生命力一般,不断地吮吸包裹着那根入侵的阴茎,还时不时收缩一下,夹得唐一飞脑门一阵阵发热,更别提深处不断地往外冒着滚烫的汁水,浇在他的龟头上。

    这真是要了命了!

    唐一飞觉得自己再不动起来就要死了,他咬紧了后槽牙,往外退了退,然后用力地杀了个回马枪。

    这样强劲的力道一下就让顾盼红了眼,呜了一声,手不自觉地抓紧了身下的床单。

    她的身体已经好些天没有重温做爱的感觉了,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