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79
    床上直挺挺地躺到了第二天。

    因为只要一闭眼,满脑子全是顾盼的脸。

    清晨,顾成珏就在厨房里煮顾盼喜欢的海鲜粥,脸上的黑眼圈十分明显。

    在房间里的顾盼闻着味儿就醒了,毕竟昨天晚上也没吃几口,一觉醒来早已是饥肠辘辘。

    然后在厨房的顾成珏收到了一条来自顾盼的信息

    “成珏救命,我肚子好饿,给我拿点薯片过来,隔壁不知道谁家在煮海鲜粥,贼香,我要死了!”

    这跟求救信似的玩意儿让顾成珏心里的阴郁一下一扫而空,他站在灶台前无声地笑了笑,把已经完事儿了的砂锅端上了托盘。

    “听说你觉得这个粥贼香。”顾成珏推门进了顾盼卧室,把托盘放在了床头柜上,“我就去邻居家把粥要来了。”

    ============================================================

    恭喜珍珠突破900大关!

    约定好的二更将在4月9日(本日)20:00发出

    顺便一提,珍珠1000大关的时候,微博上提及过的全员婚后日常时间表也会开始随缘(?)连载

    那么从900-1000需要多久……我、我也不知道啊【抱膝蹲

    在珍珠到1000之前小伙伴们还可以进行投票。

    按照目前我所接收到的小天使们的爱意,如果后续没有改变的话应该是这样:

    许景堂-何之洲-顾成珏-唐一飞-白栩-高远

    那么简单的再预告一下下一章的内容~

    下一章还是弟弟的章节,我个人是觉得弟弟真的很棒的一章

    我发现每一个章节里我的叨逼叨好像越来越长了那话不说说20:00再见各位!

    74、顾成珏与瘸子顾盼(900珠加更)

    自打顾盼的脚崴了在床上养着,就开始过上了小祖宗的生活。

    无论她需要什么,只需要一声令下

    “成珏,我饿了。”

    顾成珏就立刻站起身去做饭。

    “成珏,我渴了。”

    顾成珏立刻又从厨房冲出来倒水。

    “成珏,我想去看奶奶。”

    顾成珏马上准备吃过饭背着顾盼去医院。

    原本顾盼的脚伤的没那么严重,自己下地走路的话,扶着墙壁慢速前进完全没有问题,可顾盼看着顾成珏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也就索性瘫在床上做了几天的祖宗。

    好在顾妈和顾爸忙着医院家里两头跑,没空管家里的俩姐弟,要不然顾盼肯定是没法像现在这样作威作福的。

    这么几天里,对顾盼来说最好的消息无异于奶奶苏醒,老人家还在恢复期,不过看起来精神头还不错,食欲也尚好,于是顾盼坚持每天都去医院和奶奶说说话。

    老人家从ICU换到了普通病房,而顾盼与顾成珏的国庆假期也走到了尾声。

    顾盼想了想,这个国庆哪里都没去玩,至少最后两天要出去走走吧,不求别的,能让她把自己整理整理,依靠自己的双腿走到医院,顾盼就觉得心满意足了。

    在床上躺了好几天,顾盼整个人都跟要废了似的。

    想到这里顾盼觉得现在自己的状况简直让自己难以忍受,于是她躺在床上,拍了拍正在给自己削平果的顾成珏,“我要洗头,我要出门,我要复健!”

    于是没过一会儿顾盼就被顾成珏搀扶着一瘸一拐地进了浴室,浴室里的一切都已经被安排好了,浴缸里的水蒸腾起细白的雾,在镜面上蒙了一层朦胧。

    顾盼脱下衣服后站在花洒下,第一次感觉温水顺着自己的身体往下淌是这么舒服的一件事。

    然后顾盼就有点开始得意忘形起来了。

    大概是在床上躺了这么多天,脚没有实实在在地接触到地面,也不疼,就跟好了似的,除了看着还有点乌青色之外,那完全就是一只健全的脚。

    得意忘形了之后的人会怎么样呢。

    闷声作大死呗。

    顾盼先是踩着拖鞋在湿滑的瓷砖地面上蹭了蹭,发现没啥感觉之后就开始尝试在浴室里进行走路练习。

    不过她好歹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对伤处的敬畏之心,扶住了淋浴间的门把。

    结果顾盼走了两步,发现好像还可以。

    脚踝处的扭伤好像真的已经平息了,每次迈步只有轻微到顾盼觉得完全可以忍耐的痛感。

    这下顾盼彻底放飞了,她松开门把,直接关闭花洒准备冲进浴缸。

    脚下一滑

    因为不放心浴室里的情况而坐在客厅等着的顾成珏立刻听见一声惨叫。

    三两步冲进浴室的少年就看见整个人在地上摔成一只找不到头尾的八爪鱼似的顾盼。

    顾盼也顾不上自己此刻还赤身裸体,直接嗷嗷就哭开了,“我刚才想试试脚能不能走,结果……呜呜呜呜……”

    二十好几的人了哭得就像是只有自己年龄后面的个位数似的,把顾成珏也吓得不轻,赶紧随便扯了一条浴巾裹住哭得不行的顾盼,然后一把从地上把人给抱了起来。

    顾盼心里那点当姐姐的自觉完全被这一跤给摔出了地球,她感觉自己浑身都像是被摔散架了,每一块肉和骨头都大喇喇地疼。

    顾成珏直接抱着顾盼出了浴室,虽说这么多年来顾盼的眼泪就跟不要钱似的经常往外蹦,不过像今天这种嚎啕大哭还是让少年立刻慌了神。

    情急之下,顾成珏用手掩着顾盼身上的浴巾,直接凑过去开始用嘴唇擦拭少女脸上的泪珠。

    “别哭……不疼了。”

    少年的嘴唇很软,每一下触碰都轻柔而迅速,将脸蛋上的眼泪度去,也来不及给自己擦,只能含入口中,再囫囵咽下。

    这样的行为与其说是吻,倒不如说是完全无关情爱的条件反射。

    其实顾盼的泪水和其他人一样,散发着苦咸的味道,可少年却好像味觉失灵了一般尝出一抹隐隐的甜。

    如果早知道姐姐的泪水是这样的味道,顾成珏可能早在很多年前就不会放过顾盼流出来的一滴眼泪。

    简单的动作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疼痛逐渐消退,顾盼的理智终于开始登陆。

    她回想起刚才自己的所作所为,一抹殷红悄然爬上了少女的耳朵尖。

    那片红就像是滴在画纸上的水彩颜料一般迅速晕染开来,染红了顾盼的双颊。

    脑袋嗡嗡作响,顾盼简直难以想象自己刚才竟然做出了这么丢人的事情。

    简直好像被什么附身了似的!

    顾成珏看着顾盼眼泪停了下来,心里即便是再意犹未尽也只得退开

    可眼前的姐姐浑身上下只松松垮垮地裹着一条浴巾,露出线条分明的肩背与锁骨,胸前一对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