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78
    可他在洁癖之前更重要的是一个医生的本能(

    于是在何之洲接过接力棒之后立刻遁逃去解决心理问题了(。

    话说现在微博那边婚后日常对老许好像呼声最高_(:з」∠)其次是老何

    你们都这么喜欢禁欲吗!

    明后天的两章又是属于弟弟的章节~弟弟真是太苏辣qwq

    顺便说起来珍珠进度又70%了呢,小伙伴们加油啊我也加油码字……

    73、少年的吻

    眼看着吃得差不多了,顾成珏借着上厕所的名义溜出了隔间,然后去了前台准备替姐姐把账结了。

    他今天早上一起床发现顾盼不在家,就知道她肯定去医院了,但去医院并没有必要背着他,那肯定是去问医药费的事情。

    顾盼花钱的习惯顾成珏是知道的,以前还在读书的时候,就是顾妈给多少就花多少,手上一点存钱的习惯也没有,这次为了感谢许医生特地来了这样的地方,又是一大笔开支。

    “抱歉先生,104包厢的账已经被结过了。”

    收银的姑娘抿了抿唇,在顾成珏的面前努力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更可爱一些。

    顾成珏听见这样的回答却是皱了皱眉,“是谁结的?”

    “一位长头发的男士。”收银姑娘说着脑海中浮现出了另一个身影,脸颊上顿时浮现一抹羞红。

    时间渐晚,餐厅的顾客越来越少,侍者们也没有了方才的忙碌,他们的目光聚集在站在前台前俊朗的少年身上,只见那少年似乎有些烦躁地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然后用一脸肉眼可见出不爽的表情走回了104。

    女侍者们的目光就一路跟着少年,直到被包间的门截断。

    长得好看的人哪怕是表现出不快,也依然能让少女们的心为之振奋。

    顾盼已经从餐桌上被转移到了一旁的沙发上刚才顾盼进门的时候还觉得很奇怪,虽说这里是个餐厅不过却有类似于客厅一样的摆设,可没过多久就开始感谢这种奇怪的设定了。

    在此期间许景堂已经找了个借口离开,只剩下何之洲与顾家二老聊着,眼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顾盼都禁不住开始打起盹来。

    果然今天起得太早了。

    看着已经半阖着眼的顾盼,何之洲压住心里那股想把这傻兔子打包带回家的欲望,朝顾家二老开口道:“时间也不早了,不如今天就到这里,下次我一定再去拜望两位。”

    顾妈这才意识到时间的问题,也连忙顺着何之洲的话往下说,“还真是的,不小心就跟何先生聊过头了,没耽误你的事吧?”

    虽然面上客气得不行,不过等到何之洲走后,顾盼在父母的帮助下趴在顾成珏的背上,被驮着往外移动的时候,顾妈那又是另一幅样子了。

    “盼啊,你怎么认识这个何先生的啊?你们什么关系啊?我看他对你好像有点意思啊。”

    “妈。”顾成珏本来心情就不太好,听见妈妈这么说直接忍不住出声道:“你怎么看谁都对我姐有意思。”

    “我觉得你妈这次没看错。”却不料顾爸爸也出声支援自家老婆,“我也看出有那么点意思,上次那个小唐虽然人好,不过跟咱们家家境好像悬殊太大了。”

    “对啊,盼你听见你爸说的没有?”顾妈说着捅了捅已经处于半梦半醒状态的顾盼,“我是觉得何先生可能和我们家更加适合一点,刚刚他说他是开酒吧的,到时候盼可以跟着做酒吧老板娘啊!”

    这下顾成珏彻底不乐意了,他背着顾盼往前赶了两步,心里生怕顾盼听见顾妈的问题而醒来。

    他不希望姐姐听见父母的话,哪怕在心上留下一点点痕迹都不行。

    “我先带姐回家了!”少年扔下这么句话,便快步走开了。

    留下顾家二老在原地面面相觑。

    走出数十米开外之后,顾成珏的脚步才终于慢了下来。

    步伐虽然渐渐趋于平稳,可少年的心却像是脱缰的野马一般躁动不安,姐姐的身边总是围绕着各种各样的男人,虽然看起来好像和顾盼的关系都没有什么问题,可还是让顾成珏每每想起这些人都会心情很差。

    背上的少女已经彻底睡着了,胸前两团柔软的小丘紧紧地贴着自己的背,伴随着均匀的呼吸而起伏。

    那股隐藏在香水之下的馨香一下抓住了顾成珏的心,化作无数只小蚂蚁,用无数条细细的小腿往少年的心窝踩,踩得少年心痒难耐。

    从今天看见顾盼的第一眼开始,顾成珏就很想吻上去了。

    他对那一桌子菜毫无兴趣,只想尝尝姐姐唇膏的味道。

    那到底会是什么味道呢。

    从餐厅到家里打车不过十几分钟,可走路却要近一小时,顾成珏本来想打个车赶紧回家,却在此刻变了心意。

    他舍不得放下背上的人。

    天空一轮弯月,月光并不算亮,淡淡的月光给少年的身体度了一层银辉,就像一张散发着光芒的绒毯,将在月下行走的两人卷在了一起。

    顾成珏背着顾盼步行到家,顾家二老都早就到家,都已经准备睡下了,少年没感觉到累,他轻手轻脚地把顾盼放在床上,然后从柜子里拿出另外一床雪白的小绒毯卷好垫在她的脚下,再把那张她曾经最钟爱的史努比小绒毯盖在少女的身上。

    完成这一切之后,顾成珏没有离开,而是蹲在床边,借着窗外微弱的月色定定地看着顾盼。

    震耳欲聋的心跳声让少年不得不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不自觉地收紧。

    房间里没有开灯,顾成珏跪在床边,一点点将脸凑了过去。

    一下就好。

    只要一下就好。

    黑暗中,只能堪堪辨识出一个少年的轮廓,却能清楚地看见喉部凸起的一小块上下一动

    下一秒,他迅速地凑过去,在少女的双唇上碰了一下。

    用自己的嘴唇。

    少女的嘴唇一如少年的想象,就像是注入了温度的果冻,鼻息软软热热,让顾成珏连忙直起身子退了开来。

    可即便如此也已经晚了,少年胯间不知何时起便已是严重肿起,在本就伸缩性很低的牛仔裤里撑得鼓鼓囊囊。

    明明只是想要通过这种行为缓解这种过盛的性欲,那欲望却像是透过嘴唇一下疯长膨胀开来,在顾成珏的身体里肆意冲撞。

    顾成珏不想在姐姐有任何不情愿的情况下和他发生点什么,哪怕他从第一次梦遗开始就渴望着这件事。

    早前拿着姐姐的手手淫,已经让顾成珏心里产生了一股类似侵犯的罪恶感。

    他已经不想再那么做了。

    少年站起身,走出了顾盼的房间,然后径直走进浴室。

    企图用冷水浇灭这种欲火的少年终于在冲了半个小时之后冷却了下来,却又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