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76
    景堂这个人又是一副喜怒不形于色的模样,真是让人捉摸不透,不说话吧,怕冷场,可说话又怕说错话。

    况且从餐品一上来,顾盼就察觉到许景堂动筷子的菜并不多,更多时候只是喝喝茶,心里有点担心对方对菜品不满意。

    毕竟奶奶现在还没醒,这一切都存在变数,更何况这餐饭本来就是为了感谢许景堂而设的,就更不敢怠慢了。

    “许医生您平时比较喜欢吃些什么东西呢?”想到这里,顾盼壮着胆子问道,“需不需要加点什么?”

    “不用。”许景堂又抿了一口茶,“我只是吃不太惯中餐。”

    “您是长期居住在国外吗……”

    “算是。”

    “那您这次回国是……”

    “受人之托。”许景堂准备推好友一把。

    “我可以问问是受谁之托吗?”顾盼真的很好奇到底是谁帮了自己一把。

    因为急着知道答案,方才那股忐忑也被暂且忘在脑后,就连语气都跟刚才那副战战兢兢的样子完全不一样了。

    许景堂看着跟刚才好像有些不太一样的少女,没有立刻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沉吟片刻答道:“他待会就会过来。”

    顾盼一听这话,连忙点头,也不敢再多问,就坐在椅子上等待着答案的降临。

    而这个‘待会’,许景堂也不知道具体要多久。

    两人谁也没再动筷子,就这么干巴巴地坐着,许景堂是因为真的不爱吃,而顾盼则是因为不敢。

    正主都放下筷子了她怎么还好意思继续吃下去。

    干坐了十几分钟,顾盼决定起身出去上个厕所,顺便打电话问问迟迟未到的三人现在到哪了。

    却不料起身的瞬间,鞋跟处突然传来一声异响,踩在地上猛地一滑

    天旋地转。

    顾盼都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只觉得脚踝处猛地一疼,人就失去了平衡朝一侧倒去。

    下一瞬,腰上被人猛地揽住,顾盼眼前一花,全部视野便被一片晃眼的雪白占据,脑袋因为惯性撞进了男人的胸口,嗅到一抹清淡寒香。

    许景堂迅速扶着顾盼坐在了椅子上,与顾盼拉开了距离,“没事吧。”

    顾盼被吓得心脏砰砰乱跳,脑袋中嗡嗡作响,愣愣地点了点头之后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然后她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一见面就险些在人家面前摔个狗吃屎不说……她低头看了一眼价值不菲的高跟鞋,果然鞋跟的地方已经与鞋底产生断裂,只要一抬脚就只能摇摇欲坠地挂着。

    之前就听说这些高端品牌只是为了有钱人的潮流而设计生产,基本上就是季度性产品,根本不具备长期战斗能力,顾盼当时还不信,现在总算是用血的教训给自己上了一课。

    “没事没事!”顾盼自知丢人,脸上温度节节攀升,立刻就想要站起身往外走,逃离这个让她尴尬到窒息的地方。

    结果脚上一用力,立刻就倒吸了一口气。

    疼。

    疼到顾盼屁股还没离开椅子几公分又立刻跌坐了回去。

    许景堂见状直接在顾盼面前蹲下身,将高跟鞋的系带解开。

    男人的动作很小心,手指完全避开了与顾盼的皮肤接触,轻得让顾盼只察觉出脚腕处一松,系扣就开了。

    “我没事的,休息一会就好了!”顾盼一边把自己的脚往后藏,一边心里已经快哭出来了

    成珏你什么时候来啊你要是不来你姐我今天回不了家了!

    许景堂先是低头对着顾盼的脚踝端详了一阵,在顾盼因为莫名的慌乱而把脚胡乱移动才伸出手去,轻轻抓住了那条白皙纤细的小腿。

    少女的皮肤很滑,又白又细,像鲜嫩的藕段。

    “别动。”他说着将顾盼的高跟鞋脱了下来,然后用手托住了顾盼的脚。

    只见那雪白的脚踝处明显青了一片,并伴随着微微肿起,就像是空中迅速聚集凝结的暴雨乌云一般。

    男人的手很温暖,掌心紧贴着顾盼的脚跟,眼眸微垂,认真又仔细地观察着伤处的状况。

    因为许景堂说别动,所以顾盼真的一动也不敢动,整个人僵硬地坐在椅子上。

    “没什么大碍。”

    过了一会儿,许景堂往后退了退,将顾盼的脚搁在自己原本的座位上。

    然后他出去让服务人员拿了一个塑料袋,里面用水混着碎冰,制作了一个最简易的冰袋。

    许景堂走过去,重新托起顾盼的脚,放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后用冰袋敷了上去。

    男人看上去斯文气息更多一些,顾盼下意识地便认为许景堂应该是瘦的,可脚一放上去,顾盼就发现男人的腿部有明显硬性肌肉的触感,隔着一条西装裤都能很明显感觉到腿部肌肉的线条。

    “这样把脚垫高可以减少血液循环。”把冰袋放好之后,许景堂抬起头面无表情地朝顾盼嘱咐道:“这是应急处理,回家你可以在脚下垫点别的。”

    “好的……”

    顾盼点点头,因为脚放的位置有点尴尬,也不敢乱动,整个腿绷得紧紧的,僵得不行。

    好在这样的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门很快再次被打开,顾盼侧过头去看向来人的时候,就看见长发的男人一脸笑容地在侍者的指引下走了进来。

    何先生……?

    顾盼愣愣地看着何之洲走进来,脑袋里把刚才许景堂的话重新回忆了一遍,立刻意识到何之洲就是许景堂口中拜托他的那个人。

    看见房间里的状况,何之洲的脚步微微一滞,“扭到脚了?”

    说着,何之洲走到了顾盼身边,许景堂立刻将手上的冰袋转交了过去,就跟交班似的走出了房间。

    何之洲自然地坐下,然后捧着顾盼的小脚丫,把冰袋轻柔地压了上去,“怎么迷糊成这样。”

    ============================================================

    许景堂洁癖发作疯狂掉血

    下一章猎人何继续套路傻兔子!

    72、喂食

    顾盼这才想起那天何先生好像确实是说了一句‘我现在过来’,后来因为一直没看见,也就被忘在了脑后。

    结果没想到何之洲竟然为她请来了许景堂。

    “那天要安排的事情比较多,所以没在你面前露面。”何之洲的手有意无意地在顾盼的脚背上摩挲着,“今天听老许说你要请他吃饭,我就厚着脸皮过来蹭一顿饭吃了,不会介意吧?”

    怎么可能介意,顾盼心里已经感动得不行,简直恨不得立刻站起来给何之洲鞠几个躬以示感谢。

    “那……那你赶紧吃饭吧,这么晚还没吃应该饿了……”顾盼说完才想起自己的脚还在人家的怀里呢,赶忙急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