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7
    少女泛着凉意的皮肤,感受着少女的颤抖。

    此刻相比紧张又恐惧的顾盼来说,男人看着顾盼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只受到惊吓的小狗,完全感觉不到任何来自于眼前这个娇小少女的威胁性,只是觉得有趣罢了。

    刚才男人进门就发现客厅多了许多奇怪的箱子,不过因为没有发现计时器的声音就没去管,还以为是那边的人发现他到这个国家来了,特地送他一份大礼,他也就索性静观其变,结果没想到冲进来的会是这样一个冒冒失失的小姑娘。

    顾盼下意识地往后退,可此时瓷砖地板已经漫过了一层薄薄的水,变得湿滑无比,顾盼只觉得脚下一滑,手上的凉鞋也飞了出去,为了稳住身体慌忙之间抓住了浴室门的把手。

    一眼洞穿顾盼想要逃离的企图,男人的手一把抵在了门上阻断了顾盼的去路,那结实的手臂就像是肉食动物的前肢一般有着冷硬而又流畅的肌肉线条,能够清楚地看见隐埋在皮肤之下粗壮的血管。

    男人的身体迅速逼近,顾盼不得不权且往后退,可几乎是做出这个决定的同时,顾盼就发现自己的背已经碰到了坚硬的门板。

    一双黑眸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顾盼的脸,肆无忌惮的目光让顾盼不由得产生了一种自己已经是被拍在豹爪下的羚羊,死是早晚的事情,可在死之前却还要被暂时没什么食欲的豹王好好戏耍玩弄一番的感觉。

    “你、你你别杀我,有话好好说行不行!”顾盼吓得腿都软了,要不是手还死死地撑在门把手上可能已经跌坐在地上了。

    男人遒劲有力的大腿抵在顾盼的双腿间,简单的动作却把顾盼整个人的行动都限制得死死的,顾盼就这么一动不动都能感受到男人腿根部刚硬跳动着的脉搏。

    听见顾盼的话,男人的黑眸中明显闪过了一丝笑意,“谁说我要杀你了?”

    男人的声音十分低沉,音色上泛着些许冷意,可语调却是平缓着甚至微微上扬的,听得出此刻他的心情并不坏。

    顾盼小心翼翼地抬起眼确认了一下男人的表情是否自然,有没有说谎的痕迹。

    男人看着顾盼的神色,玩心更甚,口头上直接话锋一转,“不过,你打扰了我洗澡……也让我很困扰啊。”

    这人!怎么这么反复无常!

    “那…那我现在走好不好……”顾盼不敢和男人对视,只好又迅速垂下眼,一副等待发落的样子。

    “不行。”男人非常直接地把顾盼的提议否决,“这样吧,我给你三秒,你提出一个我可以接受的提议,不然就按照我的意思来了。”

    说完,男人就开始倒数。

    “三。”

    “等、等一下!我我我我我……”顾盼情急之下竟然开始结巴,那舌头就像是打结了一样,可越是这样,顾盼就越急,越急就越说不出话。

    少女的眼眶被自己憋得都微微地泛起了红,迫切的样子就差在原地跳脚了。

    男人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一笑,刚才那种把顾盼逼得大气都不敢喘的压迫感立刻消散得所剩无几,顾盼愣愣地看着一下和她拉开距离的男人,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男人笑得很开心,露出了一口雪白的牙齿,很显然他并不在意自己的裸体被异性看见,脸上的表情始终都很自然并且放松,甚至还有闲心用手随意地将自己落到额前的短发重新一把捋到脑后。

    顾盼终于明白过来这个可恶的男人是在逗她玩寻开心,不由得立刻摆出自己最凶恶的表情瞪着男人。

    不过不管这个男人是不是在都自己玩,顾盼都觉得这个人非常的危险,至少从他那一身伤疤来看就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想到这里的顾盼觉得自己不应该和这个人多说,还是直接出去把租房合同拿出来对他进行警告,再不行就报警处理。

    于是顾盼一扭头跑出了浴室,现场拆箱子,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租房合同找了出来,正准备回头给男人看,就看见男人已经穿上了衣服,斜靠在沙发的软枕上,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顾盼站着,男人坐着,明明从视觉效果上来说是平视,可男人浑身散发出来的那股气场,却硬是让顾盼的身子立刻矮了十几公分,明明底气十足的事情做的也像是给总裁报告市场进度的可怜下属一般。

    “这……是我的租房合同,这套房子是我租下来了的。”顾盼开口,语气是不由自主地犯着怂。

    顾盼本以为自己亮出了租房合同,这件事情就会迎刃而解,可却不料,男人扫了一眼顾盼的合同,起身走进了房间,再次出来的时候便将属于自己的一纸合约摆在了顾盼的面前。

    按道理来说,像现在这种情况,顾盼是没心思再去想别的事情了的,可是当那白纸黑字摆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顾盼的眼球就像是不受控制了似的瞟向了最下面男人的签名。

    高远。

    倒不是因为顾盼想要知道男人叫什么名字,而是男人的字写的实在是……跟他的形象太不相符了。

    虽说写的倒是工工整整的,横平竖直,可正因为太过于工整,看起来充满了稚气,就像一个小学生的得意之作。

    不过,给我等一下!

    顾盼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这才想起眼前的事态已经算是非常严峻了,她大略地看了两份租房合同,确认了上面的甲方和所写地址都是一模一样的。

    这代表什么,这代表这个黑心中介竟然把一套房出租给两个人。

    而且高远的这份合同上租金比顾盼合同上的租金要高出了很多,两个人的租金相加之后这套房子真正的月租根本算不上便宜,甚至可以说高于市场价不少了。

    顾盼当然不会把讨回公道的重任分摊给高远,她想了想,从桌上拿起了自己的那份租房合同就走了出去。

    高远就这样静静地目送顾盼出了门。

    ============================================================

    高大哥出场了呢!

    撒花!*★,°*:.☆\( ̄ ̄)/$:*.°★*  。

    8、被迫开始的同居生活

    6348187316011

    ouse

    8、被迫开始的同居生活

    气势汹汹出门的顾盼一边走路一边在脑子里思索着等一下要怎么把这张合同甩在业务员的脸上,然后让他们低声下气的赔礼道歉,再重新给家里的那位高先生找过一处房源。

    结果到了中介,那里的业务员就像是早有准备似的,笑容可掬地给顾盼指出了合同上的一行小字。

    “本合同为合租合同,签署后视为自动同意合租协议?”顾盼一字一句地念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