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65
    顾妈正在厨房忙着洗碗,直接指示顾爸过去。

    而顾爸对柜子里放着的东西那是一点都不清楚,找了半天,把顾盼在浴室里冻得直打喷嚏,到最后还是无可奈何的把大棕熊连体睡衣套上了。

    顾盼隐约还听见顾爸在门外喃喃自语:“哎……这么好看的睡衣,为什么就这么不喜欢呢……”

    本来这已经够可气的了,谁曾想更可气的立马就来了。

    顾盼郁闷了半天,结果一出浴室门,就撞上了在等浴室用的顾成珏。

    顾成珏看见顾盼以大棕熊的模样从浴室里走出来,虽然立刻抿起唇进行表情管理,不过那微微翘起的唇角和眼底的笑意已经完全暴露了少年此时的心情。

    这下顾盼真的欲哭无泪了她在弟弟心中的英武形象怎么办啊啊啊啊啊!

    等到顾成珏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就看见顾盼背对着自己躺在沙发上挺尸,虽然看不见她此时的表情,不过那股怨念好像都化作实体了一般萦绕在大棕熊的周围。

    少年立刻走过去,戳了戳大棕熊的背。

    大棕熊回过头,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让顾成珏立刻笑了出来,“你干嘛不高兴啊,不是挺可爱的嘛。”

    顾盼定睛一看,才发现顾成珏竟然也套上了跟她几乎一样的连体睡衣。

    没错,其实睡衣事件还有后续。

    在得知女儿因为自己买的生日礼物不开心了一个星期之后,顾爸终于意识到自己的礼物可能送的不妥。

    然后他做了一件对顾盼来说简直是瞠目结舌的事来进行补救

    给顾成珏也买了一套差不多的连体睡衣。

    在顾爸的内心世界是这么想的,女儿既然觉得穿这件睡衣很丢人,那么只要再找一个人跟她一起穿,她就不会觉得那么丢人了。

    于是在顾家压箱底的睡衣又多了一套。

    这两套睡衣从设计造型到材质用料都是一模一样的,唯一的区别就是颜色,顾盼那套是大棕熊,而顾成珏那套是大黑熊。

    这件事在顾盼终于释怀之后拿出来嘲笑了顾爸很久,以至于在那之后,儿女的每个生日,顾爸都采取直接打款的方式作为礼物,再也不吃力不讨好的挑选礼物了。

    顾盼看着眼前矗立着的大黑熊,有些惊讶地指了指顾成珏,“你……”

    “怎么样?”顾成珏笑嘻嘻地坐在了顾盼身边,伸出双手,做出熊的姿势,“你看我像不像大黑熊?”

    大概是为了让自己显得比顾盼更愚蠢一些,顾成珏把大黑熊的帽子也一起戴起来了,露出一对熊耳朵,将一张帅脸的上半部分都拢入阴影中,让顾盼只能隐约地看见少年晶亮的琥珀色双眸。

    哪怕看不清楚,顾盼也能感受到那双眼中的温柔。

    “来。”顾成珏见顾盼还是没什么表示,索性直接拉起还在发愣的顾盼,两个人猫进了房间里。

    最早的时候顾盼和顾成珏是睡在同一个房间里的不同床上,到后来顾盼一点点长大,这个房间就变成顾盼所有,顾成珏被安排到了原来的书房里去睡。

    顾成珏摁下床头的台灯,让昏黄柔和的光打在自己的侧脸上,也通过这光线观察着顾盼的神情。

    大概是觉得自己的形象已经不保了,破罐子破摔的顾盼毫不掩饰地耷拉着眉眼,脸蛋上因为刚刚洗了热水澡还泛着红,看着就让人忍不住伸手过去蹂躏两下。

    “干嘛还不高兴。”压住那股蹂躏顾盼脸蛋的欲望,顾成珏改伸出手揉了揉顾盼的头,“你是大棕熊,我是大黑熊,不是挺好的嘛。”

    顾盼又抬头看了一眼变成大黑熊的弟弟,反复观察了好几遍,确认顾成珏脸上没有什么取笑之类的神情,心情才稍稍好转一些。

    “一点都不好……”顾盼一屁股坐在床上,又忍不住叹了口气,“我就知道回家肯定就是这样,相亲也就算了还要连相七天……烦死了。”

    而且顾盼想起饭桌上顾妈说的那番话就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好像自己被嫌弃了似的。

    “相亲我陪你去就是了。”顾成珏坐在了顾盼身边,用大熊掌戳了戳顾盼的脸蛋,“你去相亲我就坐在远处,看情况不对我就给你打电话,你就假装有事离开。”

    以前过年时的相亲都是靠顾成珏打配合,顾盼才勉强在顾妈的淫威下保住了自己的假期。

    可顾盼心里理想的假期,就是一整天都宅在家里,或者去大玩特玩个痛快,像这种中间还穿插着自己不乐意做的事情的假期,才不是顾盼想要的呢。

    “你还记得你以前有一次吗?”顾成珏见顾盼还是一副不高兴的样子,便自顾自地说起话来,“翘了晚自习自己跑回家猫进房间悄悄哭。”

    “啊?”顾盼不知道顾成珏为什么突然说这个,却还是想了想,然后发现这种事好像还挺多的……

    顾成珏笑了笑,其实他只是看着顾盼那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让他突然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那时候他刚上初中,顾盼在读高三,压力很大,每天绷着一根弦,紧紧张张。

    那天顾盼回来得特别早,早到家里只有顾成珏在,顾爸顾妈都还没回来,顾成珏听着动静就从书房出来了,就看见姐姐一脸委屈地跑进了房间。

    其实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都有点忘了,他只知道顾盼当时红着眼睛不断的流泪,泪珠子一颗颗往下掉,让他的心都慌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姐姐停止哭泣,这种事对于那个年纪的少年来说有点太过困难。

    出于本能,他直接抱住了顾盼。

    那个时候的顾成珏已经和顾盼一样高了,顾盼正好一低头就可以埋进少年的颈窝,嗅着他身上那股洗衣粉的皂角清香,放肆地用眼泪发泄积压着的压力。

    姐姐的眼泪很烫,烫得少年的身体通过肌肤记忆,将这段小插曲深深的烙印在了脑海中。

    可爱哭鬼顾盼就完全不记得这回事了,她茫茫然地看着顾成珏,因为以前偷摸着哭的事情数不胜数,也不知道顾成珏在说哪一件事。

    顾成珏无奈又好气地叹了口气,凑过去用自己大黑熊的前肢轻轻拥住顾盼,“我在饭桌上说的话是认真的,我会继续好好学做饭,把家务也做得更漂亮,以后还会努力工作挣钱,不会让你饿肚子,你不用把妈的话放在心上。”

    按说顾成珏现在正是少年轻狂的年纪,对于未来的规划有些不切实际是很正常的,可不知为何,弟弟的这番话在顾盼听来却是格外真诚。

    那一个一个被轻柔吐出的字就像是一把把小锤子,对着顾盼的心窝不断地敲打。

    “你这傻瓜,以后遇到喜欢的姑娘再说吧。”姐弟俩关系从小就很亲密,对于顾成珏的拥抱,顾盼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妥,反倒是对于弟弟的发言有些担心,伸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