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60
    顾盼被何之洲突如其来的亲密举动弄得愣了愣,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完全被何之洲身上的气味包裹住了。

    “倒是盼盼什么时候能急一点?”何之洲说话间脸上是不由自主的笑容,“不怕冻感冒了?”

    话一出口,何之洲自己都觉得这句话的语气实在是柔得过分了。

    “我穿的也不少。”自从变天那天起,顾成珏每天都要打电话过来过问一次自己的衣食住行,还得拍照作为证据给他检查,真是让顾盼想不要温度都不行,“不会感冒的。”

    何之洲才不会站在原地继续和顾盼纠结这个话题,拥着顾盼就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上了车,顾盼把肩上的大包放在了后座,才终于舒出一大口气。

    好猎手并不急着现在去问今天顾盼来这里的原因,他直接发动引擎把车子开出了酒店范围,带着顾盼来到了一家地道的港式避风塘餐厅。

    现在时间已经不算早了,这里依然坐满了饕餮的食客,好在何之洲已经定好了位置,是整个餐厅相对来说最为幽静的小包间。

    偏甜味的食物可以让人很快舒缓神经,尤其是在这样的夜里。

    饭桌上没有点酒,取而代之的是口感顺滑的丝袜奶茶,窗外寒风呼啸,而顾盼手上端着暖暖的奶茶,轻松的神色已经说明了一切。

    “今天发生了什么事吗?”猎人何之洲觉得时机已经差不多了,便开始了自己的收网行动,“刚才看你在车上神色好像不太好。”

    顾盼本来对何之洲也并没有什么戒备心,现在整个人又处于紧张过后的放松状态,被他这么一问,直接就把刚才白栩对她伸出橄榄枝的事情说出来了。

    何之洲一听心里就有了底,只不过脸上的表情完全没变,“那盼盼你怎么看这件事呢?”

    “我觉得这当然是个很好的机会啊。”肚子吃得半饱,顾盼对食物的兴趣没有刚开始那么大了,就开始专注于和眼前的何之洲谈心,“虽然我现在也有点想自己弄一个工作室,可是这个……可能等我过几年更有实力再做会更好吧,还是应该抓住眼前的机会……”

    顾盼说着,心里有点希望能得到何先生的建议,却又怕自己这副畏首畏尾的样子被何先生取笑。

    她一直尽量在何之洲面前不暴露出自己太多幼稚的部分,可毕竟年龄摆在那里,何之洲确实比她年长,加上可能跟个人经历也有关系,与何先生相处起来就会很轻易的发现,这个男人的阅历远比他的年龄还要更成熟。

    何之洲并没有急着给出建议,只是在这样一个相比起之前来说算是寒冷的夜里,静静地听着眼前少女絮絮叨叨的独白。

    顾盼并没有喝酒,可话匣子一旦打开了就有点合不起来,说了一大串话,才意识到自己可能一不留神说了太多,正有些歉意地想跟何之洲道歉,就撞进了何之洲的双眸之中。

    茶餐厅的灯光是很温柔而又明亮的黄色,好像连人的表情都会衬托得比平时更加柔和一些,顾盼看着表情那样温柔的何先生,张了张嘴,却是什么都没能说出口。

    “可是你现在不是有工作吗?”何之洲被顾盼傻愣愣地看着,一点也不显局促,反倒是落落大方地笑开,“恋爱顾问?”

    四个字的中二词汇立刻让顾盼回过神来,脸上一热,连连摆手,“何先生你明知道那只是唐先生夸大的说辞!”

    何之洲当然知道,那天瑰夜会所一别,他就已经把唐一飞雇佣顾盼的事情调查清楚了,只不过他就想看顾盼因为这个耻度爆表的词语慌张的模样。

    “所以你准备从唐先生那边辞职吗?”好猎手看着顾盼意料之中的反应,十分满足地端起热饮啜了一口。

    其实顾盼也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儿,只是心里盘算着既然唐一飞已经放弃秦璐,那么她这个恋爱顾问也就只是名存实亡,与其到时候被金主扫地出门,还不如自己主动请辞。

    至于那天那一场莫名其妙却又酣畅淋漓的性爱,顾盼就更是不明白了。

    可这些,尤其是后者,面对何先生,顾盼都是难以启齿的。

    虽然眼前的傻兔子什么也没说,不过何之洲看着她那副欲言又止满脸纠结的表情,心里也猜到了个七七八八。

    只不过有一点还稍微拿不太准。

    “我就算不辞职,唐先生那边应该也会很快解雇我吧,毕竟他已经不需要造型师了。”顾盼撑着下巴,又端起奶茶喝了一口。

    嗯,看来还没挑明。

    ============================================================

    珍珠马上600了

    二更近在眼前各位加油(°°)

    57、何之洲的家

    从茶餐厅出来,顾盼本以为何之洲又会就近找一个酒店,可没想到车直接开到了一个公寓前。

    这套公寓楼离顾盼现在的家并不远,一样是处于市中心的黄金地段,只不过比起顾盼现在的公寓来说占地面积更大,管理方式也相对更高端,更现代化。

    下了车,顾盼正疑惑何先生为什么要带自己来这里,何之洲已经拉着她进了电梯。

    “何先生这是……”电梯蹭蹭往上走,顾盼看着不断升高的楼层数,心里更是不解。

    顾盼倒是大概隐约感觉到这应该是何先生的家,只不过她不明白的是何先生为什么要带她来家里。

    “我家。”何之洲回过头,朝顾盼笑笑,“正好在附近,带你过来看看。”

    原来如此。

    顾盼对这个解释一下就接受了,十分坦然地跟着何之洲走出了电梯。

    带着傻兔子走到自家门前,何之洲用指纹开了锁直接拉着傻兔子进了玄关,把灯打开后,顾盼终于能看见这套公寓的全貌。

    像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段,其实大部分的房子都是极限压缩生活空间,稍大一些的三室一厅都作为合租房出租。

    可眼前的这套公寓明显不存在任何对于生活空间的考虑,宽敞的空间里从玄关到客厅明显只有一个人的生活痕迹,装修极富现代感,整个房间的陈设与装饰皆采用线条简洁明快,色系统一的类型,让顾盼一走进去就惊艳不已。

    整套公寓的布局是三室一厅,和顾盼那套差不多,可总面积上却是大出了不少,那既然面积大了,分给每个房间的地方大了不说,那敞亮的浴室简直让顾盼看着心里迷之感动。

    何之洲把空调打开之后贴心的帮顾盼放好了洗澡水,然后让顾盼进了浴室。

    就在顾盼整个人蜷进浴缸因为舒适而露出满足的笑容时,浴室门突然被打了开来,何之洲手上拿着全新的毛巾以及洗漱用品走了进来。

    虽说已经是坦诚相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