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6
    何之洲俯下身压住娇小的顾盼,得了空的手又捏住了那对上翘的小软肉,阴茎对小花穴的开拓完全没有因为顾盼的求饶而有半分的犹豫。

    顾盼只觉得那在她身体里的阴茎简直不像是男人的性器官,而像是一条完全自由的巨蟒,不断地往她身体深处钻,滚烫的热度几乎要把那通道状的嫩肉烫坏,顾盼一瞬间甚至都分不清从深处不断往外冒的水是因为爽还是因为自救意识。

    “嗯……”何之洲的阴茎一下刺入顾盼的子宫口,被那一圈极致紧缩的小口勒得忍不住哼了一声,那小小的肉筋明明窄到令人咋舌的地步却又富有无限的弹性,硬闯进去后死死地绞着坚硬的头部,让人分不清到底是推拒还是挽留。

    而顾盼被这么一顶爽得脊背都一下挺了起来,将胸前那对小乳房送进了男人的手掌中,何之洲也不客气,更是用力地抓住手掌中的温软。

    那小小的胸部被何之洲捏得简直像是劣质厂商出品导致粉红色花纹不规律的草莓味棉花糖,何之洲松开手,饶有兴致地看着顾盼的小胸因为他下半身肆虐的撞击而被顶得一晃一晃的模样。

    濒临高潮的顾盼刚从上一波险些要了命的快感中咬着牙挺了过来,视线将将清晰,就对上了何之洲此刻的双眼。

    只见男人一双黑瞳中沉淀着比黑夜还要浓重的欲望,却又矛盾地带着些许清醒,看着此刻兴致不错的样子,眼角染着一抹艳色。

    何之洲的头发本来就是被懒懒散散地束在脑后,经过这么一番激烈运动那根细绳早已不堪重负地绷断,一缕头发因为惯性从何之洲的额角垂下,伴随着何之洲的动作而前后微动,那颗极具风情的泪痣被青丝遮挡时隐时现。

    原本还想再在何之洲的身下坚持一会儿的顾盼见了这幅景色立刻高潮了。

    聪明如何之洲,怎么会不知道顾盼又一次被自己的美色所迷惑了,将阴茎暂时退出少女身体暂避风头的同时身子却是随着胸腔弥漫着的那股愉快凑上去吻了吻顾盼的唇角。

    就像是对顾盼的奖赏一般。

    搬家当天,顾盼在工人的帮助下把大包小包一系列箱子都抬上了车,路上一个没忍住,把自己找到了一个好房子的事情打电话跟顾成珏说了。

    那边的顾成珏正好也向顾盼报告了一个好消息他已经买好了来C市的火车票,现在已经在打包行李了。

    两人的想法真可谓是一拍即合了,顾盼这边开心的不得了,以至于下车的时候都是蹦着下去的,让开车的司机师傅小小地在心里吃了一惊。

    搬好东西后,顾盼下楼跟着工人们结账,刚走到楼洞口,顾盼就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迎面走了过来。

    男人行走的速度很快,顾盼抬头的瞬间只瞥见男人流畅的下颌线条,回头就只能看见男人的背影了,可即便是连脸都没有看清的情况,从那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野兽般的凶狠气息依然给顾盼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活像一头人型凶兽一般。

    这人好可怕的感觉,可千万不要是我的邻居啊。

    顾盼心里暗搓搓地想着。

    结完账顾盼上了楼,打开门的瞬间听到一阵水声,这不由得让顾盼一愣,因为她可以确定刚才下楼前锁门时整个房间还是一片寂静的。

    因为这阵水声来的太过突然,顾盼下意识的以为只是因为楼层间隔音不好从而判断音源的位置是在隔壁邻里,可是出于谨慎,顾盼还是决定去浴室看看情况。

    走出两步的顾盼突然想起如果真的被不法分子入侵民宅这种危险的可能性,又重新回头拿起了自己刚脱下的凉鞋。

    这双鞋鞋跟不高,价格倒是不低,可是顾盼已经没有心思去纸箱子里翻找自己最适合拿来做防身道具的鞋了。

    在顾盼举着鞋一步步靠近浴室的过程中,那伴随着她的脚步而放大的水声让顾盼的心一点点往下沉。

    站在浴室门口,顾盼听着那清晰到仿佛就在耳边的流水声,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推开浴室门的瞬间就像是希望吓退对方一般大喝道:“你是什么人!你这是私闯民宅!”

    这间房子整体面积很大,可浴室却很狭窄,逼仄的空间内装了一个浴缸之后最多只能容得下两个人同时使用。

    吼完,顾盼才后知后觉的想到,自己为什么不报警呢?

    可已经晚了,从花洒中传出的水流骤停,顾盼看着那赤身裸体的男人朝她转过了身,其实刚才看见男人裸背的时候顾盼已经能通过那硬实的肌肉线条判断出这个人绝对是个练家子,可等到真正看见正面的时候,顾盼顿时就被吓得愣在了原地。

    如果说何之洲那种肌肉是线条流畅的美丽,是为他增光添彩的道具,那么这个男人身上的肌肉绝对不是为了好看而存在的,那种坚实而略带棱角的块状肌肉就像是覆盖在男人骨骼经络之上的盔甲,死死地紧抓依附在男人的身体之上。

    仅此一眼,顾盼就认出这个人就是刚才楼道里打了个照面的男人。

    ============================================================

    何先生说Aoiiii这个辣鸡想要珍珠和收藏!

    (何之洲:嗯?)

    不管我就要!打滚求!满地打滚求!

    7、浴室中的调戏

    6348187311786

    ouse

    7、浴室中的调戏

    7、浴室中的调戏

    但真正让顾盼感到害怕的是,那比肌肉更加夺目的道道伤痕。

    那些伤痕并不简简单单都是刀伤,从伤口的创面和愈合处来看,刀劈斧砍也算是应有尽有了,尤其是在男人右侧小腿的位置,那里很明显有一个枪伤的痕迹。

    顾盼的目光慌乱而又没有目的性,就像是无意识乱窜的苍蝇一般在空气中无声地横冲直撞,一不小心就在男人的胯间聚了焦。

    那旺盛的黑色丛林之中,男人的性器就那么大喇喇地垂在那里,泛着紫黑的颜色,茎身微微打着皱,就这么看着都能让人轻而易举的想象到勃起状态下会是怎样的狰狞庞大。

    下一秒,浴室中响彻了女性的尖叫声。

    浴室很小,男人回过头走了一步就逼到了顾盼的面前,伸出手一下就捂住了她的嘴。面对在女人中也算是娇小的顾盼,男人简直高大的像一座山,厚实的肩膀,健硕的上半身完全遮挡住了浴室顶部的灯光,将顾盼笼罩在自己的影子里。

    “嘘。”

    男人另一只手伸出食指在自己唇边比了比,示意让顾盼安静下来。

    潮湿而略带闷热感的空气中充斥着男人散发出来的雄性气息,大掌散发着致命的灼热感,紧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