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59
    的环节并不多,很快就迎来了尾声,宋明丽已经提前安排好了车子,直到上了车,顾盼才终于松了口气。

    这个时间点早就过了交通高峰期,一路上除了信号灯之外几乎畅行无阻,车子行驶的飞快,把两旁的景色飞速地甩在后头。

    下了车,顾盼抬头看了一眼,果然是C市首屈一指的五星级酒店,然后低头给何之洲发了个定位过去。

    “男朋友查岗?”宋明丽悄无声息地在顾盼的手机屏幕上扫了一眼,脸上尽是了然的笑容,“放心吧,快下班了。”

    原本站在不远处目不斜视的白栩突然瞥了宋明丽一眼,宋明丽立刻朝他无辜地耸耸肩。

    顾盼本来想解释一下,可想了想觉得实在是没必要,索性就直接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跟着白栩上了楼,顾盼也没心思去观察整个酒店到底多么富丽堂皇,满脑子都想着待会会去什么地方吃宵夜。

    想想就兴奋,脸上那个笑意禁不住地往外冒。

    白栩拿房卡开了门之后回头看了喜上眉梢的顾盼一眼,随即无言地推门而入。

    就那一眼,顾盼立刻察觉出白栩好像心情又不好了。

    不过经过这么一番接触,顾盼好像也有点摸到跟白栩相处的窍门

    少说少问少打听,闷头干活就对了。

    所以她也沉默着跟进了房间。

    这里应该是已经提前准备过了,进门的位置已经摆好了一双一次性拖鞋,床铺也被整理成可以随时钻进被窝的状态,一切都被打理成只要推门进来立刻就可以直接使用的样子。

    “是现在卸妆还是……”顾盼放下包,弱弱地开口询问白栩的意思。

    “等我洗完澡吧。”白栩说完也不等顾盼回答,径直进了浴室。

    关上浴室的门后白栩就有些后悔了,因为一般他是先卸妆再从头到脚清洁一遍,现在妆都没有卸,待会卸完妆还要重新洗一遍。

    可一看见顾盼那副急火火想走的样子,他就不想让她称心如意。

    尤其是一听见自己说要先洗澡,张嘴就想阻拦的样子,让少年心里更是不快。

    其实顾盼张嘴只是是想说,先洗澡再卸妆对皮肤不太好。

    不过既然人都进浴室了,顾盼索性也就坐在外面的沙发上等着白栩出来了。

    房间很大很宽敞,落地大窗正对着酒店门口的方向,可以把市中心的夜景一览无余,房间内所有能想到的东西都有,想不到的东西也陈列其中,顾盼一边在心里羡慕资本主义生活,一边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

    没过太久,浴室的水声就停了,顾盼立刻站起身把准备好的卸妆棉拿了起来,一副要速战速决的样子。

    白栩关上浴室的门,身上就穿着一件简单的浴袍走了出来。

    雪白的浴袍中间有一道开口,白栩并没有将其掩紧,而是任由其自然地敞开了一条缝,顾盼的视线很轻易就能看见少年白玉般的胸口上漂亮而流畅的肌肉线条。

    艺人的肌肉大部分都是为了视觉效果而练就的,这一点顾盼心里很清楚,可还是忍不住在心里赞叹少年纤细却又不失精壮的肉体。

    白栩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朝顾盼仰起头,“来吧。”

    颈部的伸展让少年近乎完美的下颌线与脖颈线条一下呈现在顾盼面前,上面还残留着没有完全擦净的水珠,随着白栩的动作朝后颈滚入了阴影中。

    他的喉结并不大,缀在颈间像是一颗小小的羊脂球,在细滑的皮肤上撑出一个小小的凸起,灯光正对着少年的脸,照得他的身体白得发光。

    “你现在隶属于哪个工作室?”白栩闭着眼,感受顾盼捏着卸妆棉在自己脸上仔细地擦拭。

    “我目前没有工作室…”不过打算自己开一个了……

    后半句话顾盼因为还没具体计划所以忍着没说,然后就听白栩轻轻嗯了一声。

    “那你愿不愿意做我的专属造型师?”

    ============================================================

    本章字数:2726

    哇感觉这两天珍珠上的很快~

    小天使们加加油感觉又快可以二更了

    这边存稿已经准备好迎接二更了!【握拳

    下一章好猎手何先生心机套路傻兔子

    56、好猎手VS傻兔子

    何之洲看见顾盼发来的定位是本市首屈一指的五星级酒店,他心里立刻一沉,也不顾顾盼还没说已经结束,直接开了车就去了。

    顾盼结束后走出了白栩的房间,然后给何之洲发了一条信息表示自己工作结束了。

    踏入电梯的时候顾盼就接到了何之洲的电话。

    “结束了?”电话那头,何之洲好像在马路上,偶尔有汽车呼啸而过的声音,以及远远近近的鸣笛声,“你在酒店门口等我,我马上到。”

    顾盼应下之后就在等着何之洲挂电话,可那头却迟迟不挂。

    “何先生,开车的话还是不要打电话比较好……”片刻的等待时间已经让电梯回到了一楼,顾盼一边说话一边往外走去。

    那边的何之洲没有说话,却能听见一些杂声,顾盼以为是何之洲忘记挂电话了,自己也不好意思直接挂,就索性这么一直保持通话状态。

    “你到了吗?”

    当顾盼在酒店门口站定的时候,听筒里又重新传来了何之洲的声音。

    “到了,不过何先生不用急,我稍微等一会儿也可以的。”顾盼的小身板被染上秋寒的夜风一吹便禁不住抖了一下,却还是对何之洲说出了礼貌而又体贴的话。

    “嗯,我不急。”电话那头的何之洲好像轻轻笑了一声,“你转过身来。”

    然后顾盼一转身,就看见已经穿上了薄呢大衣的何之洲从阴影处走出来,在她面前站定,眼眸微垂,目光柔和地注视着她。

    那一身暗红色的薄呢大衣顾盼在时尚杂志上见过,是专注毛呢制作的Jocelyn  Oliver的冬季新款,这件从设计到颜色都是让男性很男驾驭的款式,非常挑人,当时顾盼看着杂志上的模特穿着都觉得不是特别完美。

    可眼前对自己笑意盈盈的男人明显让这件衣服完美的衬托出了自己的气质与身材,整个人显得颀长而挺拔,衬着大衣的颜色,眼角的泪痣显得无比妖冶。

    其实何之洲到的很早,刚才顾盼端着手机往外走的样子被他尽收眼底,被风吹得一个瑟缩的模样也看得真真切切。

    这样的傻兔子对于好猎手何之洲来说,实在是傻得太过可爱了。

    所以他直接走上去一把将顾盼抱住,把她整个人拥进了自己的大衣里。

    男人今天也选择了气味沉稳温和的古龙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