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52
    一飞当然不是空手上去的,他特地跑到百米开外的早点摊子上买了点油条和豆浆,虽然因为时间有点晚早点摊都已经准备收摊了,所以唐一飞就拎着几根有点凉的油条上了楼。

    于是顾盼打开门,看见的就是穿着一身皱巴巴的西装,手上拎着油条豆浆两个塑料袋的……普通居民唐一飞。

    有的时候顾盼真的忍不住会在心里质问这家伙到底哪里像个富二代?哪里像?哪里像!?

    可不管像不像,这都是她的金主。

    顾盼狗腿地给唐一飞迎进了门,“什么事啊还劳您跑一趟!”

    “我给你带了早点!”唐一飞把手上的油条跟献宝似的往顾盼面前一放。

    “……我吃过早饭了。”虽然顾盼很想给金主一点面子多少吃一点,可她早上因为贪恋酒店的自助早餐,已经摄入了过量的食物,现在撑得直想吐。

    最后顾盼和唐一飞坐在厨房的餐桌旁,顾盼看着唐一飞一口口把一大袋子油条消灭掉,然后豪迈地把所有豆浆喝得一干二净。

    他就像是饿了三天没吃饭似的,吃相那叫一个狼吞虎咽,顾盼都险些忍不住把自己私藏的零食分出来一些给唐一飞吃了。

    这家伙一大早来她家,不会就是为了骗零食吧。

    吃饱喝足的唐一飞打了个响亮饱嗝,毕竟从昨晚开始就没吃饭,又在车里纠结到天快亮才迷迷糊糊睡着,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您这是遇到了什么事儿啊……”顾盼看见傻儿子已经吃完了,才敢出声,“您是逃难来了吗?”

    “不是啊。”唐一飞撑着下巴,一双眼睛不停地看着眼前的顾盼,“我就是来看看你生活的环境嘛,多了解你一点!”

    昨晚那套全妆已经被顾盼卸了,今天早上也就是随便化了一个日常妆,因为赶时间也没怎么花功夫。

    可这在唐一飞眼里那可就太顺眼了。

    因为没有画眉而显得有些单薄的眉峰?

    好看!

    因为没有打腮红而显得有些苍白的脸颊?

    好看!!

    为什么他以前没有发现顾问长得这么好看,简直越看越顺眼,越看越想看,世界第一好看啊!

    唐一飞此时此刻脸上不知不觉地露出了春意盎然的笑容,那张脸周围好像都飘起了粉红色的花,就像漫画里的效果一样,在原地绽开旋转。

    “唐先生您……今天好奇怪啊。”虽说唐一飞没哪天不奇怪的,可今天特别的奇怪。

    “别叫我唐先生,别扭死了。”唐一飞听见顾盼礼貌而疏远的称呼才终于收敛了脸上的笑意,但下一秒又立刻痴汉笑开了,“你之前不是叫飞机叫的挺顺口的嘛,我喜欢你那样叫!”

    完了,这看样子是疯了啊……

    顾盼干笑了两声,目光游移到一旁,却看见一团在厨房中格外显眼的黑影。

    那一小团黑影如入无人之境,在灶台间飞速爬动,每一条足都细如黑线,吓得顾盼立刻就嗷的一声叫了出来。

    蟑螂啊啊啊啊啊!

    此刻用屁滚尿流四个字来形容顾盼的样子也根本不为过只见她一把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想要逃出厨房却又不敢动,只能三两步绕到了椅子的背后,抱着椅背瑟瑟发抖。

    唐一飞被顾盼那么一声惨叫吓得一激灵,脚上的拖鞋都差点飞了,连忙回过头一看,这才松了一口气。

    可气还没松完,傻儿子智商就上线了。

    “顾问我帮你打蟑螂好不好!”

    “好!求你!快打!”顾盼整个人蜷缩成一团,从椅背后面勉强探出半个头,观察蟑螂的动向。

    “那你以后不能再叫我唐先生!”唐一飞此刻笑得无比鸡贼,“让我想想,叫什么好呢……”

    顾盼气得简直想当着蟑螂的面把唐一飞的脑袋锤爆,“飞机!飞机!!我以后再也不叫你唐先生了你快打!!!”

    虽然这并不是唐一飞心里最想听到的称呼,不过他还是明白见好就收这个道理的。

    三下五除二把蟑螂弄死在地上,顾盼总算松了一口气,然后扯了几张纸巾递给唐一飞,“弄、弄厕所去,冲掉!”

    唐一飞用纸巾捏着蟑螂尸体在顾盼的指引下来到浴室,一推开门就顿在了原地。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很浓郁的,牛奶沐浴乳的气味。

    “这是什么味道?”他立刻侧过脸看向顾盼。

    好熟悉,可唐一飞却又在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在哪里闻到过。

    “大概是我沐浴乳的味道吧……”顾盼被吓得不轻,惊魂未定之间脑袋还有些迷糊,下意识地就说了实话。

    唐一飞走到马桶前把纸巾扔进去,然后毫不犹豫摁下冲水键。

    “顾问,那天在瑰夜会所……应该还发生了点别的什么事情吧。”他转过身,看向顾盼,觉得自己脑袋里的一堆细致末梢都联系在了一起,“你沐浴乳的气味我都记得,你还要骗我?”

    沐浴乳已经算是很私密的物品了,这种香味附着在身体上如果不是亲密接触应该很难闻得到,唐一飞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和女人接触,身边的女性也只有一位……

    他走上前,一把抓住了顾盼的手腕阻止她跑路,“你不应该给我个解释吗,顾问。”

    唐一飞的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一点玩闹的神色,认真的沉下了脸,往日总觉得平日近人又亲和力爆炸的帅脸此刻竟给顾盼带去了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那双眼睛此刻半眯着,眸中仿佛正在酝酿一场风暴。

    “那个……我……”顾盼确实没料到傻儿子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愣愣地对视了好半晌,却一直嗫啜着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唐一飞捏着顾盼的手腕一把将她抵在了墙壁上,手臂完全阻隔了顾盼的去路,整张脸凑了过来,浓眉皱起,定定地注视着顾盼的眼睛。

    “我想听实话。”

    他顿了顿,又接了一句。

    “我们做了,对不对?”

    男人的声音因为极近的距离被压得很低,热热的吐息伴随着一个个咬字而从他的口中喷吐在顾盼的耳畔。

    那一小块软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顾盼就算是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有一天被傻儿子壁咚在自己家的浴室,会进行这么暧昧不明的对话,甚至自己还真的被震得浑身动弹不得。

    可眼下的情况怎么看怎么清楚,傻儿子既然把这件事记到了今天,说明十分在意的样子,就算她继续打死不认,也只会让唐一飞一根筋走到黑,找出更加直接的证据丢在她脸上。

    与其等到那个时候被打脸,倒不如趁现在情况还没有太难看……

    “是……”顾盼好不容易才憋出这么一个字,就像是做了亏心事被发现似的,声音都虚得发颤。

    她立刻感觉到禁锢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