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49
    一般肆意扩张生长,与顾盼脑海中的理智疯狂交战,使得她的脑袋瓜里嗡嗡乱响。

    “别、别在这里……”半密闭空间里,顾盼又背对着门口的方向,对于光影的情况都无法掌握,就更是紧张,总下意识地认为门外有人来来去去。

    猎人听见傻兔子瑟瑟发抖的哀求,胯间本就半醒的欲望更是汹涌澎湃了起来,撑得面料顺滑而挺括的西装裤在裆部的位置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大鼓包。

    “只要盼盼不发出声音,就不会被发现的。”

    明明早就已经让人在门口立上了‘暂停使用’的牌子,可何之洲却是非常恶劣的向已经吓成了一团的傻兔子传递了假的讯息。

    不妙,真不妙啊。

    这算不上什么呢哝软语的几句简简单单的对话,就已经好像在自己的大脑里化作了富有实体的欲望,然后穿过身体,让这条西装裤的裆部显得更加不合身。

    何之洲不再理会顾盼支支吾吾的推拒,这在他看来是完全的欲拒还迎,男人从侧颈发起攻势,柔软的唇贴着顾盼的颈部线条一步步往下挪。

    他看起来并不着急,连裤子拉链都没有拉开,更像是因为姿势的关系不得不将胯部的坚硕往顾盼的小肉缝处顶。

    也只有何之洲自己心里清楚,自己废了多大的力气才压制住那股难耐的心痒。

    男人的手从顾盼的小臀瓣往上,却有意地略过了脊沟,摸着少女的腰线,然后直直地握住了顾盼胸口的隐形内衣。

    指尖一拉,内衣立刻移了位。

    那两颗樱红的乳珠弹跳而出,就像是枝头被拨弄得上下乱颤的红果,何之洲顺势一握,手掌直接拢住那绵软的小肉团。

    乳尖被男人的指缝夹住,稍稍用力,成功惹得傻兔子闷哼了一声。

    此刻的顾盼上半身前倾,手臂撑在墙壁上,裸色的礼服裙在何之洲的巧手运作下松松垮垮地挂在腰间。

    狭小的空间里中央空调在正常运转,肉体之间的摩擦让温度节节攀升,何之洲的上半身贴上了顾盼的裸背,一只手不断地发力,将顾盼胸前的小肉团肆意地揉圆搓扁。

    要说她的胸并不大,可手感为什么就这么好呢。

    男人胯间的膨胀还未释放出来,一直顶着顾盼的小肉缝碾磨,顾盼隔着那一层布料都能非常明显的感觉到那一块的硬度,没一会儿便被磨得水汪汪的了。

    情欲涌动,顾盼的小腹一紧,一大股淫水被迅速挤出

    何之洲随即只觉裆部一暖,不用想也知道怎么回事,低头咬了一口顾盼的脖颈,下半身用力地往前顶了顶。

    小口的细缝被硬是挤开了几分,顾盼哼了一声,身子往里缩了缩。

    可何之洲握在她腰间的手并不允许顾盼挪动太多,他迅速收回另一只在少女胸前肆虐的手,留下顾盼一侧被捏出几个浅红色指印的小乳,可怜兮兮地挺在那儿。

    身后传来男人脱解腰带的声音,下一刻何之洲坚硬的性器就像打招呼似的,用脑袋挤开那小肉缝,却是没有往里深入,而是用淫水在头上度了一层又往后退了退。

    何之洲低头睨着顾盼的小花穴,莹亮的水光和粉嫩的色泽称得上赏心悦目。

    嗯,很漂亮。

    “何、何先生!”到了这个节骨眼上顾盼才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仔细一想发现何之洲今天没有带避孕套,这才有点急了。

    “别急,我不射进去。”何之洲轻笑着安抚了顾盼一句。

    本来他今天的安排是先来一点有情调的事情作为前菜,再开始吃美味的正餐,可是没想到一看见她,一不小心就走到了这一步。

    所以要说起来,他也是很狼狈了。

    就连避孕套都没有来得及准备,真是耻辱般的急躁啊。

    可话又说回来了,他这还是第一次不戴避孕套和盼盼做爱,刚才龟头往穴口浅浅地嵌了一下,那种没有避孕套阻隔的温软触感,真是让人惊艳。

    这么想着,何之洲将阴茎重新抵了上去,然后开始往里施力。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品尝更深处的滋味了。

    这头顾盼刚感觉到小口被撑开,下一秒就被何之洲的性器一下贯穿,甬道中层层叠叠的肉褶被狠狠碾平,快感简直罪恶得让顾盼头皮都险些炸开。

    顾盼腰上一软,何之洲立刻将怀中的人稳住,原本平稳的呼吸也开始变得有些急促。

    直接的肌肤之亲确实比带着套要爽太多了,阴茎上的每一寸都被湿软的肉包裹得严丝合缝,还在不断收缩。

    更过分的是,傻兔子大概是真的以为可能会被发现,花穴每一寸嫩肉都在微微发抖,一阵一阵不规律的绞紧让何之洲额头迅速凝出汗珠。

    ============================================================

    何先生又双吃肉了!

    收藏和珍珠都快到加更标准了!

    我已经准备好连续2天2更了!各位就看你们的了!!

    47、厕所情事下

    对于顾盼花穴的紧致程度何之洲从来没有过任何怀疑,可他是头一回知道,原来这里面的肉这么嫩,这么软,还无比的湿热

    这还真是要命啊。

    何之洲往里一刺,龟头直直地在顾盼深处的小花瓣上碾了一下,茎身上盘根错节的血管已经完全因为媚肉的刺激而蓬勃了起来,剐蹭过顾盼的肉壁,每每都迸发出强烈的快感。

    顾盼想叫又不敢叫,一边因为快感而不断抽气,一边又死死咬着下唇极力克制着。

    不过三两下的时间,就已经憋得脸儿也红了,眼眶也红了。

    何之洲看着觉得心热,索性一把捞起顾盼的一条腿,就让顾盼整个上半身趴在马桶的水箱上,以一副更加没有安全感的姿势被侵入。

    “何先生……呜……”顾盼要忍着不开口已经很难了,却还要求何之洲给她一个好一点的姿势,这一张嘴就已经抖得不行,呻吟声几欲从喉咙里喷出。

    可偏偏她腰上的力气已经完全被快感抽空,就连撑着水箱把身子直起来都做不到。

    顾盼都快哭出来了,但何之洲的活动空间却变大了,他抽身和挺入的动作幅度一下变得更猛,龟头连连撞在顾盼的宫口处,插得顾盼眼泪直冒。

    而这个姿势让何之洲更满意的地方在于,他只要一低头就能看见顾盼下面那张小花穴被自己的阴茎插着,撑到了极大的样子。

    那满是淫水水光的穴口因为多次摩擦变得红艳艳的,粘稠的汁水在性器的一进一出之下被磨得泛起了细细的白沫。

    何之洲很快就发现今天的顾盼出水特别的多。

    两人私处的黑色毛发皆是被淫水黏连垂挂着,而那些挂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