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48
    还真是教会徒弟饿死师父。

    顾盼默默地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这傻儿子追上了女神之后,她是不是就要失去这个金饭碗了。

    没过多久,唐一飞那辆黑色迈巴赫就开了过来,顾盼想起今天下午傻儿子还为了不能开那辆酒红色的超跑而跟她嚷嚷,就觉得好笑。

    降温后的C市简直冷得令人发指,顾盼也无心在这里装风度,目送着那辆迈巴赫离开之后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就准备回到宴会厅里吃吃喝喝了。

    可还没回过头,肩膀上就一沉,材料考究的西装外套立刻将寒冷的夜风阻隔了大半。

    “穿这么少站在这里会感冒的。”

    顾盼赶忙回过头,就对上了何之洲柔和深邃的目光。

    “何先生!?”因为太过惊讶,顾盼都没控制好自己的音量,好在这里人并不多,没有引起侧目。

    “很意外?”何之洲自然地揽过顾盼的腰,将她带回了场内,“我从收到那条短信就开始期待,可现在我觉得有点后悔……”

    感受到男人的视线,顾盼顿时臊红了脸。

    可她心里还牢记着上次试手时的教训,不敢和何之洲说太多话,强扯出注意力仔细听着耳机里的对话。

    但是另一头传来的却只有沉默,唐一飞和秦璐两个人都安静得让顾盼以为通讯中断了。

    “后、后悔什么?”顾盼因为要注意耳机里的动静,回答的速度有些慢,语气也听着有些心猿意马。

    “好看得太过火了。”何之洲将身子往前倾了倾,稍稍将声音压了压,“如果早知道你今晚会这么美,我当时肯定会拒绝你的请求,这样你就只能在我面前穿这条裙子了。”

    看看!看看!

    这情话水平!这撩妹技巧!

    要是唐飞机有何先生的一半,她都能流出老母亲的眼泪!

    就是顾盼心里这个好像不争气的儿子似的唐一飞,此刻正开着车飞速地在云流不息的车海中穿梭,路灯打下的光影透过车窗玻璃在车内疯狂滚动,照得他的脸忽明忽暗。

    原本说好是到达了禧贝餐厅之后再挂断的,可唐一飞听着何之洲那些做作得令人作呕的情话,脑子一热就把通讯切断了。

    实在是不堪入耳!

    他在心里不忿地想着,简直难以想象世界上能有人用那么恶心的语气说那么恶心的话!

    “怎么了?”秦璐敏锐地察觉到身旁男人极速变坏的心情。

    “没事。”唐一飞勉强地扯出了一个笑容,“只是觉得路况太乱,不太好开。”

    明眼人都看得出是瞎话,没了顾盼的指引,唐一飞现在感觉自己真成了一个无头苍蝇了,脑袋里乱哄哄的,要说什么,做什么,全然没了章法。

    就这么乱着来到了禧贝餐厅,餐厅内装饰得极具浪漫气氛,烛光花瓣,两人在侍者的指引下入了座。

    窗外就是禧贝餐厅引以为傲的都市夜景,秦璐显然很满意于这个地方,对于这里只有他们一桌客人也完全心知肚明,拿着菜单不慌不忙地点了餐。

    餐厅内灯光并不强,是那种介于看不清与看得清之间的,有一些暧昧的程度。

    桌上的烛光火舌平稳,将对面秦璐姣好的面容映得更是瑰丽。

    两人静默无言,等到餐点被端上桌,秦璐才优雅地动了筷子。

    她吃饭也很美,举止优雅从容,如果拍摄下来基本上可以无剪辑拿去作为餐桌礼仪教程。

    唐一飞看着对面自己心心念念的女神,脑袋里却突然冒出了在一个依然带着暑气的夜里,在一个狭窄的面馆,被鸡爪辣得涕泗交流的那张脸。

    还有那天夜里他因为一句“唐飞机”回过头,看见的那双闪过懊恼又有几分狡黠的眼睛。

    顾盼总是对任何人都很客气,所以那是唐一飞第一次看见顾问露出那样的表情。

    只是这样的一个表情,唐一飞在一瞬间竟有种和顾问拉近了很多距离的感觉。

    哪怕是现在回过头去想,唐一飞依然能真真切切的回想起,那一刻自己胸腔中跃动弹跳着的喜悦。

    脑中不断反复出现着何之洲刚才那恶心巴巴的情话,和上次在瑰夜会所她狼狈的模样。

    两者交替反复,将唐一飞的心脏紧紧缠住,让他在桌子下的手不自觉地攥紧。

    “抱歉……秦小姐。”

    唐一飞的大脑很混乱,他面前如画一般的碧玉美人是他曾经最大的执着,可此时此刻,他却烦躁到甚至没有了和秦璐共进晚餐的欲望。

    从禧贝餐厅跑出来,唐一飞在坐上驾驶座,将顾盼亲手系好的领带不耐烦地往下拉了拉,脚下猛地一踩引擎

    顾问,你可别着了那大淫魔的道啊!

    ============================================================

    江南皮革厂倒闭啦  老板唐飞机跑啦!

    46、厕所情事

    “何先生怎么会在这里?”顾盼问出口才回想起之前何之洲的话,嘴巴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开,“难道之前何先生说的晚宴……”

    和这场晚宴是同一场!?

    “既然撞车了我也不想让你为难。”何之洲体贴地将顾盼耳朵上的耳机取了下来,“不过你还记得之前答应了我什么吗?”

    顾盼忙不迭点点头,“晚宴结束后请你吃饭,这个我记得的。”

    “可我等不到晚宴结束了怎么办?”何之洲说这话的时候,那张脸上完全看不出是挖了个坑等着傻兔子往里跳,反倒更是言笑晏晏,得体大方。

    “那我们现在就走吧。”反正这个晚宴在唐一飞秦璐双双离场之后,对于顾盼来说也失去了意义。

    就在等这句话的何之洲立刻眯起眼笑了。

    “好呀。”他抬手将顾盼北风吹乱的鬓角归置到耳后,“那我开动了。”

    本金和利息,今日要一并讨还。

    “?”顾盼没听懂何之洲的话,懵懵地看着笑得好像一只大狐狸的何先生。

    直到顾盼被稀里糊涂地带进了洗手间的隔间,整个人面朝墙壁被压住时,才反应过来刚才何之洲的话语是什么意思。

    因为要穿礼服裙,顾盼并没有穿传统的内衣,眼看着何之洲三两下就解开了裙子的系带,顾盼胸前的隐形内衣就这样暴露在了男人面前。

    “何先生!”

    顾盼紧张得声音都在发颤,要知道这里可不比酒店房间,随时都可能有人进来,怎么可以在这里……

    何之洲心里对顾盼紧张的原因一清二楚,面上却是佯装出不明白的样子‘嗯?’了一声,低头嗅了嗅顾盼肌肤上沐浴乳的香味,然后在少女的肩头啄了一口。

    被男人触碰过的地方开始迅速发烫,就像是在体内涌动的情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