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46
    顾盼家楼下,顾盼心里那股感激与温暖也早已消失的差不多了。

    “顾问你有没有在听!那家伙真的不是什么正经人啊!你……”

    要说起来唐一飞也算是一个妙龄男士吧,按道理来说不应该这么唠叨啊,顾盼一路上也没怎么应和过他,可唐一飞那一张嘴却像是机关枪似的突突突突个不停。

    “飞机啊。”顾盼拍了拍唐一飞的肩,打断了他的话,“你还是改名叫唐僧吧,正好姓氏也对的上。”

    面对顾盼的调侃唐一飞简直气得鼻孔冒烟,可又愤怒于两只手握着方向盘没空把顾盼的手打开,便用力地耸了耸肩。

    “你气死我了你!”

    如果唐一飞是河豚,现在应该已经鼓成了一个球,看着唐一飞这幅样子,顾盼倒是完全没了刚才那股懊恼与尴尬,毫不给面子地喷笑了出来。

    唐一飞一脚踩下刹车,也顾不上自己这辆颜色扎眼的跑车是不是正横在路中间,一把就用自己的胳膊钳制住了顾盼的脖子,把顾盼一把抓进了自己的可控范围内。

    “飞机你竟然动粗!你你你!你恃强凌弱!”顾盼一边嗷嗷叫一边挣扎,唐一飞看得出真的用了两分力,这样的力量压制下让她完全动弹不得。

    只见唐一飞一只手轻松的把顾盼钳制住,另一只手则是伸到了顾盼的额前。

    “不教训教训你你不知道我唐飞机的厉害。”

    说完,他卷起手指,在顾盼的额头上狠狠地弹了一下。

    “嗷”

    顾盼眼眶立刻就红了,那是真真切切疼出来的眼泪。

    “唐飞机!!!”顾盼捂住额头,语气凶狠地威胁道:“你不知道得罪化妆师的后果是很可怕的吗!晚宴当天你信不信我把你化成一头猪!”

    看着顾盼红着眼还不肯示弱的模样,唐一飞胸腔那股火气一下就烟消云散了,脸上立刻挂起欠揍的笑容,“那我也是最帅的猪。”

    “呸,不要脸!”

    顾盼趁唐一飞一时得意,手上力道放松下来,挣扎着摆脱钳制溜下了车,头也不回地跑进了公寓楼的门洞里。

    在这个时间点,路过这条路的私家车数不胜数,唐一飞往路中间这么一横,虽说不过短短两三分钟,却已经是让路上的车堵出了十米开外。

    鸣笛声此起彼伏,一群司机又气又急,可即便是看不懂车标的人也能大概猜到那辆颜色艳丽的跑车不菲的价格,知道自己惹不起,便只能蹲在车里暗暗地吐唾沫。

    唐一飞自然也不会继续逗留在原地惹人嫌,直接调转车头离去。

    自从唐一飞提起顾盼身上的气味让他感觉有点熟悉,顾盼每次见唐一飞就开始喷香水,生怕上次在瑰夜会所的事情漏了馅。

    虽说顾盼也不知道,自己明明是受害者,为什么要这么畏畏缩缩的……

    不过唐一飞作为钢铁直男果然是毫无察觉的到了今天,经过刚才那么一番才发现顾问身上的味道好像变了。

    当晚,唐一飞就收到了瑰夜会所的信息。

    “非常抱歉唐先生,您需要的监控录像由于当天下午设备检修而丢失,我们无法提供给您。”

    要是之前,唐一飞可能还会相信这套说辞,可经过下午和何之洲那一番对话,唐一飞几乎可以认定何之洲就是不想给。

    可是……他为什么不想给呢?

    何之洲坐在漆黑一片的办公室里,宽敞的房间内只有一块显示器所发出的光亮,液晶屏上呈现的颜色投射到他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

    他的心情看起来不太好,那双永远带着温度的双眸此刻散发着一股寒意。

    面前的监控录像被剪辑出了他所需要的部分,时间并不久远,就是前阵子的一个下午。

    瑰夜会所的监控摄像头每年都要更换最新成相技术的新款,拍摄画面非常清晰,清晰到再度成倍放大也完全能够保持画面的高水准。

    可那也禁不住何之洲把画面放大到只剩下一个人的脸。

    何之洲面前定格住的画面是一张略显慌乱的少女的脸,看起来就像是遇到了世界上让她最为窘迫的事情一般。

    那种神情,何之洲经常见。

    男人的指尖在屏幕上用手势动作缩小了定格画面,又打开了另一份由店长发送过来的清洁日志。

    会所,虽说只是娱乐场所,但因为其隐秘性,有很多达官贵人把这里当做酒店,带着小情人避着人做些什么,完全不是什么秘密。

    因此在清洁一间间贵宾室的时候,写清洁日志也完全是为了考核清洁人员的清扫是否彻底,以便于检查。

    对于会出现什么奇怪的东西,其实所有清洁人员都认得门儿清了,也都见怪不怪,为了丰厚的薪水一样如实上报。

    ‘在地毯上有疑似精液与不明液体混合物’

    这还算写得含蓄了。

    何之洲冷笑了一声。

    果然有问题。

    ============================================================

    情敌之间已经亮明身份牌了!!!

    44、准备

    晚宴前一天夜里,C市就迎来了入秋的第一场雨,短短一夜之间气温骤降十几度,当天下午,顾盼从衣柜里翻出自己去年买的Recher小礼裙准备往身上套,就发现大事有点不妙。

    这条裙子变小了!

    去年可以轻松拉上的拉链今年无论顾盼如何使劲也拉不上去,整条裙子都好像缩水了一圈,最后顾盼使出了吃奶的好不容易战胜了拉链,却立刻感觉到一股窒息……

    是、是我变胖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顾盼流下了两道面条泪,赶紧把不管从生理层面还是心理层面都让她感到窒息的小礼裙脱了下来,重新审视自己的衣柜。

    无论怎么看,都只有之前何之洲选的那条裸色小礼裙最合适,可那是何之洲专门买给她陪他去参加晚宴的,如果要穿它跟唐一飞去晚宴,感觉自己的心肠大大的坏呀。

    顾盼抬头看了眼时间,想想待会还要给唐一飞折腾,怕是来不及。

    主要是她实在没想到自己能突然胖这么多啊啊啊啊更何况这件衣服买回来就根本还没穿过,更别提洗了,连甩锅缩水都没辙。

    于是顾盼只好硬着头皮发了条短信给何之洲,征求他的同意。

    “当然可以,请务必穿那条裙子。”

    何之洲的回复很快到来,顾盼一边在心里感叹果然何先生就是何先生,真是一如既往的善解人意,然后把崭新的裸色小礼裙试了试,确保没问题之后拎着出了家门。

    到了唐一飞那里,顾盼就看见唐一飞正抱着一个平板在看什么。

    “我们得赶紧开始了飞机!”顾盼现在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