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44
    太没礼貌了。

    没过多久,敲门声再次传来。

    唐一飞这次没有直接坐在位置上喊对方进来,而是站起身过去主动把门打开。

    见金主都这么重视这位老板,顾盼也连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只见原木雕花门的外面,站着一位只能用风姿绰约来形容的男人。

    他身上只着最简单的白色前襟开口衬衣,简单到顾盼乍一看都没看出那应该是哪个品牌的设计,却是丝毫不减那眉眼间的勾人风情,一袭长发自然地垂在身后,在走廊柔和的照明下透出柔润的光泽。

    男人抬眼便看见站在唐一飞身后不远处的顾盼,又迅速将目光收了回去,落在唐一飞身上,“唐先生好久不见啊。”

    顾盼看着男人眼角的泪痣,一瞬间整个人陷入了强烈的自我怀疑。

    何先生竟然是瑰夜会所的老板!?

    他不是说他是开酒吧的吗!?

    顾盼稍稍低下头,揉了揉眼睛,然后使劲眨了眨眼,摆脱掉任何模糊的可能性,才又一度抬起头。

    可不远处正在和唐一飞谈笑风生的那个男人,依然是那么的眼熟。

    不行!这不还是何先生吗!

    她这点小动作包括那震惊的小表情完全被何之洲看在眼里,男人脸上笑意立刻见深,“我听他们说唐先生最近经常带着女伴出入,唐先生不给我介绍一下吗?“

    女、女伴?

    这话乍一听,顾盼还觉得满脑子问号,可仔细一想却觉得何之洲的处理是有道理的,毕竟她和何之洲的关系,目前来说是搬不上台面的。

    总不能唐一飞问他们怎么认识的,然后她回答约炮认识的吧……

    “她不是我的女伴啊。”唐一飞说完回头就走到了顾盼的身边,就像是过年的时候给其他长辈介绍孩子似的,拍了拍顾盼的背,“她是我的形象设计师兼恋爱顾问!我们是来这修行的!”

    WTF!这是什么鬼介绍!求你别说了!!

    顾盼的内心在咆哮,她一直觉得‘恋爱顾问’这四个字简直耻度爆表,再配合上‘修行’二字,简直恨不得让她一头撞死,可偏偏这傻儿子就像是没有被上帝加入羞耻度系统似的,中二的词汇一个接着一个往外蹦。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红。

    “恋爱顾问?”何之洲看着顾盼已经一副羞愤得恨不得以头抢地的模样,心窝一阵酥痒,恨不得就这样在顾客面前把人带走,不过面上还是端得极好,一点看不出任何波澜,语气也是一贯的不疾不徐,“这样的职位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具体工作内容是什么呢?”

    “……我、我去一下洗手间,失陪。”顾盼觉得自己如果听完傻儿子的回答,一定会失去再次见到何先生的勇气的。

    还是尿遁吧。

    等到顾盼好不容易在厕所里让充血的脸颊恢复平静之后,才暗搓搓地走出去。

    她想着的是唐一飞现在也差不多该说完了,回去只要装透明人就好,话题只要不引向她,那些羞耻度爆炸的词汇她还可以忍受。

    结果一出门就遇到了守株待兔的何之洲。

    顾盼一看见何之洲的脸就想起了刚才唐一飞的中二发言,顿时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刚刚冷却下去的脸蛋又开始迅速升温。

    她低着头,想假装没看见何之洲一样走过去。

    可何之洲怎么可能放过好不容易等来的傻兔子,一把抓住了顾盼的手腕将她拉了回来,身子一侧便将傻兔子压在了墙上。

    “盼盼,你上厕所真久。”何之洲探过头,将嘴唇紧贴着顾盼的耳廓,顾盼看不见他的表情,却听得出何之洲的语气中有几分调侃似的味道。

    耳朵尖上传来一阵湿热感,让顾盼立刻绷紧了身体。

    何之洲的舌头顺着顾盼的耳朵尖,一点点描绘着那一小块软骨的形状线条,手不知何时拉开了顾盼连衣裙的侧边拉链,迅速地探了进去。

    内衣扣就像是不牢固的城墙,瞬间土崩瓦解,耳畔是男人似有若无的吐息,轻柔温热,让顾盼脸上的红霞迅速蔓延到了整个耳朵。

    “真可爱,盼盼。”何之洲的手顺着顾盼的脊椎一寸一寸地往下抚摸,摸到脊沟处便不动了,“你知道你每次红着脸不说话的时候,都让我特别想更加恶劣的欺负你吗……”

    ============================================================

    本章字数:2517

    下一章何先生要和飞机正面刚了!!!!!

    42、唐一飞不高兴

    今、今天的何先生好像和往常不太一样?

    顾盼来不及深究,只觉得何之洲的吐息让她脖子痒得受不了,下意识地向往后缩,可身子已经被男人逼到了角落,整个人龟缩着,却还是完全被笼罩在何之洲的身影之下。

    “何先生……”顾盼刚一张嘴,伏在自己脊沟处的那只手就上下一刮,顾盼浑身小小地抖了一下,险些腰都软了,说话的尾音也禁不住微微颤了颤。

    虽说两人的位置处于无法直接从走廊看见的阴影处,可只要有人要进入洗手间,那百分百会暴露,这种不知何时就会露馅的感觉不断刺激着顾盼的脑神经,让她不得不万分紧张。

    可更让她抓狂的是不断刺激着她敏感点的那只手,简直就像是一双魔鬼的手,不仅仅是撩动着那块皮肤,而是透过皮肤下面的神经,将一阵阵让顾盼腰肌发软的快感蔓延开来。

    何之洲指尖一用力,顾盼脊椎的最后一丝力气也被抽空,无力地扑进了他的怀里。

    “何先生,不要再继续了……”少女的脸埋在他的胸口,声音闷闷的,何之洲甚至能感受到她双唇的颤抖。

    他刚才一眼就扫到了桌面上那张还来不及收起来的邀请函。

    那样的邀请函并不常见,可自己恰好就准备好了那么两张。

    但是当知道顾盼是因为工作必须和唐一飞出席那场晚宴,他索性也不想把那场晚宴撞车了的事情告诉傻兔子了。

    既然约不到,他也不想让顾盼知道自己和唐一飞的邀约起了冲突,让她为难。

    但他的体贴可不是免费的。

    何之洲探过头去在少女的唇角上亲了一下,“好吧。”

    这一下,就算作是利息吧。

    本金下次再讨。

    说完,男人非常仔细地开始帮顾盼整理内衣扣。

    就在这时,走廊的方向传来了一个声音。

    “顾问这家伙是不是掉厕所里去了啊……”

    是唐一飞!

    唐一飞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往洗手间的方向走来,嘟囔着还不忘抬腕看一眼时间,然后又继续絮絮叨叨地往洗手间的方向走。

    顾盼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