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38
    被汗水彻底打湿过一遍,此刻每根发丝都蔫耷耷的垂着,那柔软的手感却像是讨好着顾盼的掌心一般。

    顾盼大脑中的氧气一点点被不断捣入的阴茎挤压出去,白光闪现,酥软的脊背瞬间紧绷挺直。

    濒临高潮的花穴死死地咬住高远的性器,激得他腰上不断施力,攻击顶撞着顾盼最深处的紧致肉瓣。

    “不要……高远!”顾盼简直要被男人的深入逼疯了,手掌不住地收紧,高远的黑发从白皙的指缝间穿出。

    话音未落,顾盼的身体已经不住地颤抖了起来,浑身每一块肌肉都在迎接强烈的高潮,亢奋不已。

    汗水不住地从高远的额头上滚落,他不知何时已经下意识地咬住了后槽牙,以此抵御那种铺天盖地的射精欲望。

    少女身体深处的肉缝已经在连连的撞击下含苞欲放,茎身的每一寸都被湿润的软肉紧紧绞住,男人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阴茎肿胀得开始微微发疼,那是精关将开的征兆。

    就在最后一刻,在顾盼身体里肆虐的肉蛇终于冲破了最后的阻碍,奋力地钻入子宫口的灼热铁头犹如烧红的烙铁一般,让正在高潮中的顾盼发出了短促的尖叫。

    初尝到子宫小口的滋味,高远还来不及细品,便狼狈地从顾盼的身体里退了出来,一股股精流随即喷涌而出,仿若山洪崩塌般激得龟头都发起抖来。

    事后顾盼整个人也跟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澡是白洗了,好在高远还有点良心,抱着顾盼进了浴室。

    泡进浴缸里的顾盼只觉得像是刚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无氧运动,整个人都蔫了,靠着浴缸就开始打瞌睡。

    高远看着脑袋一点一点的顾盼,目光不自觉地柔和了两分。

    “为什么不愿意做我的女人呢?”

    这并不是一句正经八百的提问,只不过是男人的自言自语,音量轻到让他自己都有点听不真切,可那边已经被睡意折腾得迷迷糊糊的顾盼却抬起了头。

    她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眯成了一条细缝,上下两层睫毛几乎重叠在了一起,透过浴室的顶灯在下眼睑打下一层暗影。

    “我只想正常的恋爱结婚,才不想因为那样的乌龙结婚呢。”

    顾盼看了高远一眼,迅速低下头小声嘟囔了一句。

    如果换做平时她肯定是不会直接说出来的,可今天实在是过于疲倦,让顾盼的脑神经比平时都要迟钝。

    听见顾盼的回答,高远哼笑出声。

    恋爱吗。

    他还记得自己曾经对这件事情有多么的嗤之以鼻。

    手上一边小心地给已经睡着的女孩擦干身体,然后将她抱回房间,放在床上,最后盖上她那张胡萝卜图案的绒毯。

    流畅的做完这一系列事情之后,高远才察觉出不对劲。

    他好像……对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越来越熟练了。

    床上的顾盼睡得很沉,床头灯的光柔和地打在她的侧脸上,红扑扑的脸颊上浮着一层细细的绒毛,安静乖巧得像一只小动物。

    算了算了,熟练就熟练吧。

    高远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然后走出了顾盼的房间。

    ============================================================

    高远其实很有当老妈子的潜质【

    不过其实高远也很萌的,剥开那一层肌肉,也有蠢萌可爱的一面=3333=

    等傻儿子被拿下了,每个角色我都会努力写好的~

    顺便一提,白栩快出来啦~就在这两天了=3=

    然后还是厚着脸皮求珍珠求收藏~【打滚

    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珍珠,世界将变成二更的美好人间【别瞎改!

    37、机缘

    第二天中午,顾盼顶着鸡窝头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眼睛。

    走下床,她大腿根部的肌肉传来阵阵酸楚,让顾盼无奈又有些烦躁地‘啧’了一声。

    虽说昨天高远也不算是强迫她,到最后也是你爽我爽大家爽的状态,不过想也知道到今天肌肉酸痛的人只有她一个。

    去浴室简单的把自己收拾了一下,因为今天没有接到唐一飞的工作电话,所以顾盼就随便套了件T恤在身上,懒洋洋地准备去超市采购。

    家里的零食已经吃完了,冰箱也空了,周末顾成珏就要回来,现在已经到了不补货不行的地步了。

    临出门前,顾盼钻进了厨房,打算先把冰箱里过期了的食物扔掉,结果一进门就看见餐桌上摆着一个盘子,上面是几片烤得金黄的吐司和一个荷包蛋。

    食物散发着简单而诱人的香味,顾盼立刻就忘记刚才在心里的碎碎念,开开心心地大快朵颐起来。

    虽然已经冷了,不过还是很好吃。

    鸡蛋没有被完全煎透,保留着流质的蛋黄,只用最简单的盐作为调味,却是做出了顾盼最喜欢的味道。

    饱餐一顿之后顾盼哼着歌出了门,到了超市简直被铺天盖地的中秋节海报和商品冲昏了头,赶紧拿起手机查了一下,才发现本周六就是中秋节。

    然后心下就开始盘算要带顾成珏去哪里吃饭,反正有节日这个借口,绝对要吃点好的。

    顾盼提着大包小包回到家后,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顾盼掏出来一看是何之洲。

    “小盼盼,你今天有空吗?”听筒处传来的男声温润磁性。

    “何先生有什么事吗?”因为对何之洲印象很好,顾盼回答的很爽快,“我今天应该没什么事。”

    “有个事想拜托你帮忙……”男人音调微微上扬,身子靠着办公桌,慵懒地看着窗外川流不息的行车,“我一个模特朋友今天下午在寰娱本部拍摄,但是化妆师临时请了病假,可以麻烦你吗?”

    听见电话那头的顾盼毫不犹豫地应下,何之洲脸上的笑意渐深。

    挂断电话后,他立刻拨通了另一个电话。

    “何老板,怎么你现在连化妆师都要钦定了。”接通后,抱怨的男声立刻传来,“我好不容易来一趟寰娱本部,你这样会让人家觉得我耍大牌的。”

    “这些小事我相信你有办法搞定,下午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下午,顾盼按照何之洲给的时间来到了寰娱大厦,她入行时间短,又没能选择一个高起点,大部分工作都是在工作室进行的,还有小部分是跟着李辰去一些小型娱乐工作室。

    像寰娱这么大的娱乐公司,她也是头一回来。

    抬头看了看通体镜面设计的大楼直插云霄,顾盼立刻缩回了脑袋,进了寰娱大楼内。

    顾盼站在门外反反复复确认了三遍休息室编号没错,才小心地敲了敲门,随即听门内传来一个男声,“请进。”

    她推门而入,就看见此刻正坐在化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