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29
    黑西装立刻把放在身旁的手提箱拿了出来,在顾盼的面前打开。

    只见手提箱里放着一套无线耳机。

    “到时候你在暗处,我在明处,你告诉我怎么做。”唐一飞很显然比起什么‘提升魅力’,对这种行为更有兴趣的样子,在介绍这种行动模式的时候两只眼睛闪闪发光。

    “……好的。”不就是一副无线耳机嘛你搞得跟俩毒枭接头一样干什么!

    金主见顾盼答应得乖巧,立刻就放下了手上的鸡爪,穿着那条印着鳄鱼齿纹样的荧光绿睡裤就要往外走。

    “唐先生等一下……”顾盼脸上挂着的笑容已经僵了,她实在是不想和这样一个人走进商场,哪怕这人是一个富二代,还是一个超级富二代,“我们换身衣服再去吧。”

    由于是工作日的上班时间,百货商场内人并不多,可当顾盼和唐一飞进了门,仅仅是柜姐们齐刷刷投来的目光就已经让唐一飞感觉自信心爆棚了。

    “哎,我今天是不是特别帅啊?”走上电梯,唐一飞压低声音在顾盼耳边问道。

    出门前,顾盼誓死给唐一飞折腾了一番,把D.X的一身黑色旧款西装套在了他的身上,虽说是旧款,也不过就是去年的款,好像唐一飞买回家就连一次都没穿过,压箱底到了今年。

    其实顾盼并不想每次都给唐一飞套一身西装了事,可无奈于傻儿子的衣柜里但凡沾了点休闲风的衣服,都艳俗到让顾盼无法直视,也就只好出此下策了。

    唐一飞双手插在裤兜里,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硬是给这身略显死板的装束平添了几分少年感。

    “您平时也很帅。”顾盼狗腿地没有踏入唐一飞的文字陷阱内。

    有人付钱,顾盼给唐一飞挑起衣服来那是完全不手软的,唐一飞也是很给面子,一律看都不看一眼就掏卡结账。

    虽说不是给自己买东西,不过这种随便挑的感觉还是让顾盼小小的爽了一下。

    买完东西之后唐一飞直接把一堆手袋扔给了黑西装们,然后轻装上阵和顾盼去了一家西餐厅。

    这家西餐厅倒不是什么有名的店,也不是顾盼想要来的店,只是就近找的一家,不过东西却是意外的很正,包括唐一飞装逼点的那一瓶红酒,从侍者倒酒的手法来看就非常的专业。

    为什么顾盼要说唐一飞是装逼,因为唐一飞一看就是完全不会品酒的人。

    他从握着高脚杯的姿势到一口闷的喝法无一不让顾盼想吐槽,却又苦于是自己的金主大佬而只能把所有话往肚子里咽。

    “顾问,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学一下怎么喝红酒?”

    万幸的是,唐一飞的自知之明还没有死透,他摆摆手让一旁的小提琴演奏暂时停止,一只手撑着下巴,看着顾盼的眼神有那么点纯粹的天真,“我完全喝不出这些酒的好坏,顾问你会不会觉得会喝酒的男人比较有魅力?”

    顾盼不会问唐一飞为什么身为富二代连这些都不知道,因为唐一飞并不是生下来开始就是富二代的,应该说唐一飞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作为普通家庭的孩子长大的,直到在大学里,唐铭发现了小型核反应堆,一夜暴富,才有了唐一飞的今天。

    “确实,我觉得酒量是一方面,如果会品酒的男人确实会比较有魅力。”顾盼非常老实地承认,还不忘捎带着刚才心里的吐槽,“顺便我觉得如果能再研究研究高脚杯的握持方法的话,一定能在秦璐的面前加分的。”

    “好!”唐一飞一拍大腿,“下午行动暂时中止,带你去一个别的地方!”

    别的地方?

    吃过饭,顾盼和唐一飞来到了他口中的‘别的地方’。

    瑰夜会所。

    这是在顾盼脑海印象中传说般的存在,在C市最顶尖的豪华会所除了这间,顾盼想不到别的了,因为极度强悍的安保措施和保密性,顾盼至今对这间会所的了解也仅仅在于各种都市传说罢了。

    一般这种私人会所都是采用会员制,而瑰夜会所在这方面相对来说还更大方一些,每位会员每次光顾都可以带一位非会员客人进入。

    唐一飞掏出一张黑色的卡片交给门口的侍者,立刻得到了最为礼貌的招待。

    顾盼是第一次进入会所内部,跟在唐一飞的身后,不断地打量着这对她来说过于神秘的地方。

    顾盼的脚下是绵软厚实的地毯,最大程度地缩减了高跟鞋可能发出来的声响,整个会所内的氛围十分幽静,会所内部仅有中央音响播放着轻柔而又舒缓的古典乐曲,高标准的音质下带来了极佳的视听体验,让顾盼简直难以相信这是通过外放传来的声音。

    唐一飞很显然在这里拥有专属的贵宾室,因为侍者从接待开始一个问题也没有问过,可是带着两人前进的步伐却是有明确目的性的。

    经过一个转角的瞬间,一个身着灰白色长外套的男人与顾盼擦身而过,顾盼身上背着的单肩包蹭过了男人的衣角。

    九月中,虽说天气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炎热,可是男人的打扮明显看起来还是十分不合季节的。

    顾盼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的方向,却看见那个男人也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了她。

    虽说他的驻足仅仅是一瞬,就连行走的动作都没有为之改变,只是稍稍回过头看了顾盼一眼,可就这样短暂到几乎是顷刻之间的一面,依然让这个男人在顾盼的心里留下了一个印象。

    因为在那一瞬间,顾盼感觉到了男人的嫌恶。

    那不是一种因为了解而产生的讨厌,而是像碰到了脏东西一般的感觉。

    甚至在顾盼看过去的瞬间,男人立刻就收回了目光,大步流星地离开了原地,这都是对顾盼的一种发自肺腑的,条件反射般的嫌恶。

    29、酒后容易乱性

    6348187334714

    ouse

    29、酒后容易乱性

    29、酒后容易乱性

    直到顾盼被带到了唐一飞专属的贵宾室,心里还是对刚才那个男人有点回不过味来。

    这种突如其来被人嫌弃的感觉,让顾盼十分不是滋味。

    “把你们的酒单拿过来。”唐一飞很自在地往沙发上一坐,任由自己的屁股沉陷进柔软的真皮沙发里。

    他早就因为过于紧勒的领带感到不适了,坐定之后立刻翘起了二郎腿,把领带结往下狠狠拉了拉。

    顾盼环顾了一下这个贵宾室,虽说有钱人的世界她也不是没有想象过,可是在顾盼的想象力,私人会所这种地方难道不应该是穷奢极侈金碧辉煌的吗,就连刚才侍者带她走过的那条走廊也确实是那样的画风啊。

    可是真的进了房间,顾盼才发现这个地方跟自己想象中完全不一样,偌大的房间被分割成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