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27
    “那个……那……”顾盼含含糊糊的拒绝还没说出口,就被何之洲带着进了浴室。

    进了浴室之后的顾盼绞尽脑汁,搜刮了半天也就想出了一条借口,“那个……何先生我今天要洗头,可能会比较久,要不然我等一下再……”

    话还没说完,就被何之洲柔柔地打断了,“我帮你洗。”

    好、好吧……

    死了心的顾盼脱下了衣服,何之洲就让她坐在了浴缸旁边,举着花洒把她的头发冲湿了。

    “何先生……其实我自己来也行……”顾盼觉得洗头的时候自己还要闭眼,就更没有安全感了。

    “别乱动。”何之洲完全没有要听顾盼的话的意思,顾盼的头发转眼就湿透了,湿哒哒地贴在她的脖颈上。

    其实男人的动作真的非常仔细,水流几乎没有从顾盼的眼睛上流过去过,就像是被驯服的兽类一般,乖巧地按照何之洲的意思行动。

    洗完澡,顾盼坐在床上擦拭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听见身后传来浴室门被关闭的声音,猜测着何之洲应该出来了,正想回头,就被人从身后抱了个满怀。

    来人的胸膛散发着致命的温度,瞬间透过了顾盼身上的浴衣直接传达到了她的后背。

    何之洲把头埋进顾盼的颈间一嗅,哪怕只能嗅到酒店提供的洗发水的气味,在此刻也是显得那么与众不同,别有风情。

    刚才在浴缸可没少坐的顾盼此刻浑身都被泡得有些发红,薄薄的雪白皮肤下就像是绽开了一张张颜色瑰丽的网,在少女的浑身关节处映出了艳丽的粉红。

    “现在独处了,就别喊我何先生了好不好?”何之洲吻了吻少女的颈窝,又轻又软,带着男人一口微凉的吐息,让顾盼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喊我名字。”

    从顾盼见到何之洲的第一面起,何之洲就是温柔而又绅士的人,从来没有语气过重的时候,也不会露出不妥的表情。

    可是顾盼从来没有听过何之洲用像刚才那样温柔缱绻的语气说话。

    这样的语气对女人来说简直是致命的诱惑,哪怕明知也许前方就是悬崖峭壁,恐怕依然会有人趋之若鹜地往这样的温柔陷阱中钻。

    “之洲……?”男人的声音一下将整个房间的气氛都变得暧昧起来,在这样的氛围下,顾盼觉得这样亲昵的称呼也变得十分正常起来。

    “嗯。”他沉沉地应了一声,手直接顺着宽大的浴衣衣襟探了进去,抓住了顾盼的小胸。

    “还、还没吹头发呢……”顾盼侧过头去,看向何之洲。

    何之洲直接吻住了顾盼的双唇,把她没有说完的话堵了回去。

    男人的吻技一向是高超的,经常在几秒内让顾盼找不到北,这次也依然不例外,片刻之间腰上的力气就已经被何之洲的舌头抽空,整个人的脊椎一软,就靠在了男人的怀里。

    下一秒,顾盼觉得下半身的浴袍被人掀了起来,屁股蛋上一凉,一根滚烫的柱状物就顶了上来。

    坚硬的龟头蹭了一把顾盼股缝间的水她早就在何之洲在她耳边低语的时候就不争气的湿了,毫不犹豫地撑开那两片小花瓣,开始往花道开拓。

    唇舌还在被掠夺的状态,在胸前肆虐的手也依然毫不客气,顾盼都还没来得及抽出两分精力再去感受穴口被龟头顶开的瞬间,整个甬道就已经被饱胀感充斥了。

    透过那层层叠叠的小沟槽一阵乱窜的快感让顾盼一瞬间觉得头皮一麻,男人的阴茎没有给她喘息的时间,几乎是往外退的瞬间又重重地顶了回来。

    快感层层攀升,顾盼的唇被咬着只能发出闷哼,脸颊被憋得通红,看起来俨然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

    何之洲硕大的龟头一下下碾着顾盼的宫口,不像往日一般狠下力气撞击,倒是耐足了性子一点点将那深处的小肉瓣蹭得将将欲开。

    顾盼爽得浑身都开始发抖,嘴上闷闷地‘嗯’了一声,双手死死地抓住了何之洲的浴袍,情潮反扑,血脉激张,纤细的女体上呈现出了妖冶的潮红。

    淫水沾满了男人的阴茎,顺着两颗囊袋不断往下淌,狭窄的小花穴又烫又紧,何之洲还没有品尝到最深处那个小口的美味,就已经觉得身体都快要被夹得融化在小姑娘的温柔乡里了。

    鼻腔所能够带来的氧气愈发不足,何之洲终于松开了顾盼的嘴唇,张嘴呼吸的瞬间身子也狠狠往里发力。

    龟头终于从已经被顶出一条小缝的肉瓣中间挤了进去,顾盼只觉深处微微一疼,却还没来得及把这种痛觉通过语言传达出来,就被毁天灭地的快感一下包裹住了。

    “哼嗯……”少女的喉头哽了一下,被激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好不容易哼了一声还像是哭泣的哼鸣。

    腰间的肌肉不断地绷紧,自从子宫口被攻陷,顾盼就觉得自己的身子成倍疯长的快感伴随着男人的插入顶撞,一次又一次的直逼自己的脑门,想要泄身的欲望简直难以自制。

    浴袍本就松垮,经过这么一番激烈的撞击已是堪堪挂在顾盼的身上,龟头一个嵌入,顾盼身子不由自主地一个激灵,就将那浴袍更是抖开了两分。

    少女泛着红的肩头裸露在了空气中,两绺湿润的乱发立刻被甩了上来,白肤黑发,对比度惊人。

    何之洲的阴茎被宫口的小肉筋箍得正爽,低头毫不犹豫地就在顾盼的肩头吻了一下,发出‘啵’地一声脆响。

    “小盼盼……”他额头上的水珠不知是还未擦干的水,亦或者是流出来的汗,声音哑得发暗,喊出顾盼的昵称,性感得简直抓心挠肝。

    顾盼再也忍不住了,抱住何之洲的身子就高潮了出来。

    27、医院

    6348187332801

    ouse

    27、医院

    27、医院

    昨天,顾盼和唐一飞约好的时间是在下午,所以顾盼根本没有设定闹钟,可是一大清早还是被吵醒了。

    顾盼迷迷糊糊地从枕头下把手机掏出来,看了一眼,口齿不清地就接了,“喂,妈。”

    “盼啊,你表姐在C市第一医院生了,一个大胖小子,你今天要没什么事就去看看吧,多给我们拍几张照片。”

    妈妈熟悉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出来,还是一如既往的絮絮叨叨,顾盼从一听到‘你表姐生了’就觉得不好,果然顾妈话锋一转又开始了例行催婚,“你看看你表姐儿子都生了,你连个男朋友都不找一个,回来喊你相亲你也……”

    “我知道了我马上起床就去,你和爸等着我的照片吧!拜拜!”顾盼撑着手臂从床上坐起,嘴里跟连珠炮似的堵住了顾妈的话,说完就迅速地把电话给挂了。

    手机屏幕黑下去之后没再亮起来,顾盼才松了一口气。

    “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