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25
    两辆车齐刷刷地被对方撞飞出去后,就再也翻不过身来了,在车道上虚无地转动着轮胎,活像是两只大王八无助地折腾着四肢的模样。

    唐一飞被眼前的一幕震得好几秒没说话,他抬头看了看自己屏幕左上角标示圈数的1/3,又看了看顾盼屏幕上的-1/3,好半晌才爆发出一阵狂笑。

    “顾问你简直是人才啊!”他一边笑还一边用力地拍打着方向盘,臊得顾盼直想撞墙。

    我怎么会知道这破车子什么时候自己掉了个个儿啊!

    顾盼用力地吸了吸鼻子,觉得今天可能创造出了自己电玩史上最黑的黑历史。

    “不行,我要雪耻!”顾盼一拍方向盘,屏幕里的AI已经自行完成了赛车,看着结算界面还有个未完成圈数,一共就3圈,唐一飞再不济也就是个2,自己竟然神奇的到了4!

    看着这个数字,顾盼都觉得自己不能忍了,心里的熊熊斗志立刻燃烧了起来,恨不得今天连下午带晚上一起砸在这儿一定要战个痛快。

    “行行行,你雪耻。”唐一飞抬起头,因为笑了太久声音都有些有气无力,他把手上刚拿的游戏币往顾盼面前一拍,“我观战行不行?”

    唐一飞不参战,这对顾盼来说倒是正好了,没有队友的情况下她不会有压力。

    硬币一投,顾盼还是选择刚才那个赛道,就连车都还是刚才那辆车,这次她学会踩油门了,一开始的一段直线总算是跟上了AI的大部队。

    可是直线赛道紧接着就是一个U型拐角,顾盼方向盘一下没打到位,眼看着车身要偏离既定轨道,顿时紧张地咬住了下唇。

    手背上覆上了一个温热的大掌,顾盼还没来得及抬头看,只觉唐一飞的手一用力,带着整个方向盘一转,顿时化险为夷。

    “你的方向盘打的太犹豫了,这里一定要狠下心来转到底。”唐一飞的世界里从来没有‘观棋不语’四个字,看着着急了不光说,还动手。

    就像现在,本来应该坐在那考虑这段连环弯道怎么过的人是顾盼,可是他一看顾盼操作不过硬,立刻整个人都扑了过来,强硬地握住了方向盘。

    单人的位置就这么大,顾盼只能蜷缩着让唐一飞操作,小心翼翼只求不要被唐一飞的肘子来上一击。

    “哎你躲什么啊顾问!”唐一飞却明显对顾盼这种避让非常不满意,“你好好看着我操作!你看我怎么过这个弯道的!”

    说完,唐一飞一把就把顾盼的小脑袋揽到了自己怀里,好方便自己打方向盘的动作。

    唐一飞身材不算多么健硕,但是绝对算得上高大,两只手臂一环,完全将顾盼整个人锁在了怀里动弹不得。

    轻薄的衣料难掩男性的体热,顾盼想躲一躲便往前坐了坐,没想到唐一飞直接以为顾盼让出位置给他坐,正好一直撅着腚玩也有点累了,索性一屁股就坐了上来。

    “……”顾盼简直对这个满脑子只有游戏的直男绝望了。

    在一飞冲天疯玩了一下午,直到夜幕降临,饥肠辘辘的两人才回到了停车场,顾盼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才发现有一个来自何之洲的未接来电。

    挥别唐一飞,顾盼才给何之洲回了个电话过去。

    “何先生,你刚才打我电话了?”

    25、购物

    6348187330364

    ouse

    25、购物

    25、购物

    报了地址之后,没想到何之洲就在附近,很快就开着车过来了。

    上了车,顾盼刚坐定,何之洲人已经凑了过来,在顾盼的脸颊上轻轻柔柔地亲了一下,“今天总觉得特别想见到你,没有打扰到你吧?”

    何之洲靠过来的时候,顾盼嗅到他身上的男士香氛,是带着一点点果香气味的款式,却又不乏稳重气息,与何之洲一贯的绅士作风相当匹配。

    男人的嘴唇很软,虽说两人早就接吻不知道多少次了,可是这样单纯而又亲昵的小动作总觉得又有一番不同的滋味。

    一股热度从被何之洲亲吻过的地方蔓延开来,顾盼立刻此地无银三百两地捂住了脸侧,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似的,“没事没事,正好我今天没什么事情……”

    “那正好,在这附近我知道一家不错的店。”何之洲手握方向盘,不紧不慢地调转车头离开了原地。

    进了店,顾盼还没来得及看招牌上的名字,就接到了唐一飞的电话。

    “今天我还忘了跟你说,大概半个月后有一个小宴会,我打算去试试手。”电话那头的唐一飞已经回到了家里,翘着二郎腿闲适地吹着空调了。

    小宴会?

    “试手?”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顾盼立刻摸不着头脑。

    “第一,我得看看你的搭配水平面对那些女孩子们是个什么效果吧。”唐一飞说,“第二,我觉得你除了让我迎合秦璐的口味之外,还应该培养一下我的男性魅力,你得告诉我怎么跟这些女人相处啊顾问。”

    男性魅力?听见这四个字的瞬间,顾盼的脑海中立刻回想起刚才在游戏厅时,唐一飞一屁股差点给她挤下赛车椅的场景。

    嗯,是该提升一下了……

    何之洲揽着顾盼的肩头进了包间,这是一家充满了中式元素的餐厅,包厢的墙壁都是以竹子堆砌而成,对门的地方开了个圆窗,窗子里是人造园林景观。

    “那个,唐先生啊,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入了座之后何之洲就离席去了洗手间,所以顾盼也并不担心会被听见谈话内容,“您难道没有过恋爱经历吗?为什么会对如何和女性相处这么困扰呢?”

    唐一飞一个富二代,长得又帅得飞起,就算不会追女孩子,倒追的应该也不会少吧。

    “以前我恋爱都是女孩子主动啊,我都没考虑过相处的问题……我好像不管做什么她们都挺开心的。”唐一飞回答得老实又直白。

    也、也是哦。

    顾盼端起桌上的茶抿了一口,跟唐一飞约好明天见面时间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看来我回来得正好。”顾盼放下电话没一会,何之洲就回来了,手上还拿着一个不大的酒瓶,朝顾盼晃了晃,“梅酒,是这家店手工酿的,我非常喜欢,要不要试试?”

    何之洲带来的梅子酒从外观上就一下俘虏了顾盼,磨砂的瓶身将琥珀色的酒液衬得比原色要淡一些,看起来就像是被嵌在里面的固体宝石一般。

    看见顾盼点点头,男人好看的薄唇弯得弧度深了些,请服务员拿来了两个杯子。

    夏天,还有什么比来一杯冰镇的梅子酒更好的事情呢?

    “何先生,我觉得……你真的好会享受生活啊。”顾盼看着面前的玻璃杯,酒液在倾倒进去之后玻璃杯外侧迅速蒙起一层水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