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19、约定
    “啊……啊……成珏……”顾盼怎么也没想到弟弟说带自己来洗澡,竟然又直接在浴室做起来了。

    此刻她整个人被压在浴室的窗台上,顾成珏从后面抬起她一侧的腿,坚硬的性器不断地往顾盼的身体里钻。

    顾盼的手撑在窗户的台子上,剩下的重心则是完全放在了被顾成珏抱着的那一条腿上。

    少年看着姐姐的后颈还挂着水珠,一时之间心痒难耐便对准顾盼的脖子咬了一口。

    刚下嘴,却又有些舍不得,立刻反悔似的舔吻了起来。

    舌尖所到之处的皮肤皆是又嫩又滑,还散发着沐浴乳的香味,就像是裹挟着少女体香的内酯豆腐,诱人至极。

    而另外的一双手也没有闲着,握着顾盼一侧的小乳房不断地揉捏着,余光瞟着那小乳尖已经被自己捏得发红发肿,心疼的同时竟又从内心深处迸发出一种报复似的快意。

    “成珏……嗯……”顾盼被顾成珏的龟头顶得眯了眯眼,发出完全不由自主的一声闷哼。

    听起来又媚又酥。

    “姐,你喊的真好听。”性爱的快感暂时压抑住了少年胸腔中那股负面情绪,他从少女的颈窝处抬起头,又看见顾盼脸颊上挂着的一颗水珠,下意识地伸出舌头卷进了口中,“我好喜欢……”

    说着龟头又是往里一碾。

    顾盼被蹭蹭上蹿的快感激得仰了仰脖,双颊的酡红被情欲激得已经开始往耳朵根蔓延。

    “哈啊……成珏!”她觉得自己整个脑子又开始不太好使了,晕晕乎乎的,就连顾成珏说的话都来不及咀嚼,才刚在脑海中聚成个形又被少年的阴茎一下搅散。

    “嗯,是我。”顾成珏刚才狠狠地发泄了出来之后,现在倒是放缓了速度,轻抽慢捣,却总在顾盼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来几下狠的,把她那些不该说出口的话全部顶回去。

    “累……好累……”顾盼的体弱不是一天两天,刚才在床上能坚持下来已经实属不易,现在又换到浴室里,确实已经算是为难她了。

    顾成珏当然知道顾盼已经累了,本来带她进浴室洗澡也是打算给她休息休息的,谁知道一个没忍住又做起来了。

    可也只有这样,顾成珏才能感觉到姐姐现在真真切切眼里心里只有自己一个人。

    想到这里,顾成珏忍不住又往前挤了挤,将顾盼的身体贴在了浴室的窗子上,冰冷的玻璃窗一下让顾盼一个哆嗦,胸口的小乳尖立刻紧绷成了两颗小石子。

    “冷!”顾盼想往后挣扎,却被顾成珏断了后路。

    顾盼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小穴中那根活动着的阴茎因为姿势的稍微改变而愈发灵活起来。

    每一下都挤压着里面粘稠而充沛的淫水往外淌,黏在她的大腿根部处,再被少年的阴囊拍散。

    浴室本就逼仄得可怜,现如今充斥着男女交媾的声响之后更让人觉得小得窒息。

    空气中充斥着粘稠的暧昧,就好像挤压了原本氧气所存在的空间,让人的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

    这么小小的空间中,交缠连接的身体紧密得时不时就像是只有一个人,让他们能更加清楚地感觉到彼此的存在。

    顾盼一边在抗拒,一边却又因为少年的插入而不断地发出低低的哼叫,不自觉地鼓励着顾成珏的行为。

    胸前冷得让人发抖,可身后却又是滚烫的淫欲烈火。

    那种凉仿佛一下变成了醍醐味,让在自己身体里深埋着的那根粗硬的柱状物变得愈发火热起来。

    好像能把人从相连处开始融化似的。

    “成珏,呜,好凉……”顾盼此时的声音又沙又嗲,就像大夏天里冰冻得恰到好处的脆瓤西瓜,不用一口咬下去也能感受到里面极高的糖分和充沛的汁水。

    顾成珏探过身去在顾盼的肩头亲了一口,顺势将姐姐的上半身往回拉了拉。

    “姐,你跟他们做的时候也会这样吗?这么可爱的同时又这么淫荡……”

    突如其来的尖锐问题让顾盼顿时愣住,大脑停摆的情况下一切皆是虚幻,只有疯长的快感才是真实的。

    “你身边……到底已经有几个人了?”

    少年一边保持着下半身的动作,一边努力地回想着自己记忆中的那些莫名其妙的男性。

    “成珏……啊!”顾盼对顾成珏的问题从各个方面来说都是无法回答,因为少年这根磨人的阴茎从没有放过她。

    那龟头摩擦着水穴中的肉褶不断推挤着,扩张着,往深处挞伐着,无数的快感就像是一股脑从那么一个小小的点中爆发出来,让顾盼眼前阵阵发白。

    在浴缸里泡着的那只脚丫已经不自觉地将脚趾蜷成了一团,手指也以一种极其拧巴的姿态撑在瓷砖台面上。

    她的腰早就软得撑不住了,要不是身前就有个凹进去的小窗台能够用手支撑一下,怕是早就已经只能靠顾成珏单方面抱着来了。

    “我现在……很嫉妒他们。”

    少年的阴茎整根狠狠贯穿了进来,爽快地给了顾盼最巅峰的瞬间。

    “嫉妒得快疯了。”

    话音未落,顾成珏又意犹未尽地吻上了顾盼的双唇。

    被高潮的余韵冲刷着还没来得及闭上嘴的顾盼立刻舌头又被少年缠上,身体已经软到动弹不得的她只能环上少年的脖颈以求身体的平衡。

    “姐……跟我过一辈子不好吗?”

    听见少年的问题,顾盼耷拉着眼皮看向自家弟弟。

    在浴室浴霸带来的强烈灯光下,顾成珏好像还是在老家的那个顾成珏,琥珀色的双瞳看起来永远是纯良无害的样子,奶白的皮肤在灯光的作用下闪闪发光。

    “那这样吧,成珏……”

    顾盼觉得自己必须换一种方式。

    迂回一点的那种。

    “如果等你20岁了,你还喜欢我的话,到时候我再认真考虑这件事。”

    “真的?”顾成珏的双眸立刻像是被点亮了希望一般刹那间亮了起来,看着顾盼的眼神中那星星点点的欣喜一下刺痛了顾盼的心窝,“只要20岁我还能确定自己喜欢你,你就会跟我在一起吗?”

    少年一下回到了平时的样子,双眸中盛满了细碎的光粒,散发出比太阳还要温暖而炽烈的光。

    而顾盼却好像看见顾成珏身后突然猛地出现又猛地开始左右摇摆的尾巴。

    “呃……我也没这么说……”

    “那你的意思是不会喜欢我?”

    小狗的耳朵一下耷拉了下去,尾巴也没了力气。

    “那……那也不是……”

    看着顾成珏一下又失望了的样子,顾盼脑海中总是浮现刚才弟弟落泪的瞬间。

    良心很痛……

    “那……总之你先把我当男人看待。”顾成珏看着顾盼一副又把自己绕进去了的样子,知道再纠结在这个问题上也纠结不出个结果来,便叹了口气,“我不想再当你弟弟了。”

    可明明说这话的样子也非常的男孩子气嘛!一点都不像男人。

    顾盼看着顾成珏少见的幼稚,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他蓬软的卷发。

    “不行也得行。”就像是知道顾盼要说什么,顾成珏一把摁住顾盼的脑袋瓜把人先捂进怀里,把拒绝的苗头掐死在摇篮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