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13、见面
    顾盼内心简直是天人交战,可交战了数个回合,最终还是胆怯的那一方胜出了。

    “成珏……确实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可是我真的不想再去回忆了……”顾盼憋得眼眶都有点红了,看着顾成珏的双眸中好像马上就能涌出泪来。

    顾成珏一看见顾盼这幅表情立刻就完全没有了反抗之力,只能举手投降。

    他把顾盼的小脑袋瓜摁进怀里,不断地抚摸着顾盼的后脑勺。

    “好了好了……别想了,是我错了,我不该一直追问的。”少年的语气中充满了满满的无奈,他发出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拿脑袋蹭了蹭顾盼的脸颊,“你明知道我看见你这样的表情就没办法……有时候真觉得你是故意的。”

    少年已经脱掉了围裙,白色的高领毛衣又绵软又厚实,还隐隐地透出他身上的体温,垫着顾盼的脑袋舒服极了。

    嗅着弟弟身上熟悉的味道,顾盼的心里终于找回了一丝安全感,她轻轻地环起手臂,回抱住顾成珏的腰。

    她现在脑子里真的是乱得不得了,原本之前只有许景堂和高远两个人向她示好的时候,顾盼就已经陷入了不得了的纠结当中,现在又加入了一个何之洲……

    更何况现在自己还阴差阳错的和许景堂何之洲发生了那样淫乱又羞耻的事情……就更让顾盼感觉没脸见他们了。

    虽然那事情归根结底还是自己的问题,而他们也只是迫于无奈才选择那样的下下策……

    可顾盼本来就是一个懦弱的不行的人,以前顾妈还调侃过顾盼这种性格就跟乌龟差不多,稍微有人碰一下就立刻钻进壳子里去了,只有通过长时间的确认对方是无害的,才会小心翼翼地钻出个头来查看情况。

    现在不光壳被碰了,甚至还是连番被碰。

    而且还是以顾盼的角度来看,侵略性和攻击性都很强的大型生物!

    乌龟盼怎么能不瑟瑟发抖。

    当然,顾盼还记得之前曾经答应过顾成珏两年内不谈恋爱的事情,可是就算拒绝也应该拿出一个合理的理由。

    这个理由顾盼自己都觉得太扯了,好像拿自己的弟弟当挡箭牌似的。

    话说回来,顾成珏的事情也一直都是顾盼心里的一根刺,平时放在那就时不时隐隐作痛,一旦重新触碰到,更完全让人无法忽略。

    沉默了很久,顾成珏听见怀里的人动了动,传来了闷闷的声音。

    “成珏……”

    顾成珏吻了吻顾盼的脑袋:“怎么了?”

    “我……我想吃豆乳盒子……”

    “……”

    然后劳工顾成珏只好立刻出门给小祖宗买豆乳盒子。

    其实想吃豆乳盒子是一方面,更多的一方面是顾盼现在想自己待一会儿。

    她卷着被子躺在床上,轻薄的羽绒被让她看起来像一只大大的蚕蛹,只露出一颗脑袋,用来呼吸和思考。

    其实顾盼从小到大都是用同一个方式处理事情的。

    那就是逃。

    管你什么山崩地裂,我先扭头走人,回头再说。

    偏偏这种方法确实适用于解决童年的绝大部分事情。

    于是这种对事情的处理方法就在顾盼的脑子里根深蒂固,以至于现在只要有让顾盼难以抉择的事情,都会让她下意识的想逃。

    可是现在顾盼也隐隐的发现,逃好像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就像是这件事儿吧,一开始还是很简单的只有高远向她明确的表示出了追求的意思,那时候她就没能当机立断的决定要或者不要,结果事情一步步发展到现在,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要’或者‘不要’可以一口气斩断的了。

    顾盼躺在床上纠结的扭来扭去,活像一条大毛虫,一边还发出类似痛苦的呻吟。

    这可真叫无病呻吟啊。

    等到顾成珏从外面买了菜,药,还有顾盼想吃的甜品回来的时候,毛毛虫已经睡着了。

    头发还是蓬乱,炸开在枕头上,表情倒还挺安详的。

    顾成珏连菜都没来得及放下,就凑过去先在姐姐的脸上亲了一口。

    顾盼睡得不深,皱着眉头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我的豆乳盒子呢……”

    顾成珏都气笑了,“买了!还买了抹茶千层,待会儿你醒来再吃!”

    看着顾成珏拎着大包小包出了房间,顾盼又闭上了眼。

    这一睡就睡到了中午,顾成珏喊顾盼起床吃饭。

    “我的抹茶千层呢!”顾盼还没睡醒,借着起床的那股气势嚣张得跟个螃蟹似的,一进厨房就打开冰箱翻找。

    然后被顾成珏拎回了餐桌上。

    “你给我先好好吃饭。”

    别说顾成珏这人生活上的大部分事情都依着顾盼,唯独吃饭这件事,就算顾盼再怎么样,都拗不过他。

    偃旗息鼓的顾盼只好端起了饭碗,好在顾成珏为了让顾盼更有食欲,做的菜都是她爱吃的,这一顿饭吃得顾盼也挺高兴。

    吃过饭,顾盼已经忘了抹茶千层和豆乳盒子的事情了,她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去沙发上消食,然后就听见手机铃声。

    是一个陌生号码,所以顾盼也没想太多就接了。

    结果电话那头温和的男声险些让顾盼手机都没拿稳。

    “盼盼,我现在在你家楼下。”

    是何之洲!

    刚刚还在梦里想着一刀切的顾盼现在怂得话都不敢说了,就静静地等着何之洲的下文。

    “你下来见我一面好不好?”

    不……不太好!

    “我有话想跟你说。”

    这我当然知道!

    “哦对了,我车子的空调出了点问题,你下来的时候要多穿一点知道吗?”

    “那……那你赶紧去修车啊!”顾盼终于忍不住出声了。

    像现在这个天气的温度,在一个没有空调的铁皮盒子里待着,真是让她怎么想怎么难受。

    “不见到你……什么也不想去做。”

    这话倒真是实话,何之洲的心已经被吊了好几天,之前想来探病就被顾成珏冷冷地拒之门外,见不到傻兔子的人,也听不见傻兔子的声音,把那两个婊子的解决了之后,真是感觉人生了无生趣。

    顾盼刚沉默下来,又听那边何之洲开口:“还是你想睡个午觉再下来?我的盼盼应该已经吃过饭了吧,你弟弟好像很会做饭……”

    这样的絮叨真不是何之洲的风格,就连顾盼都能感觉得到何之洲字里行间的紧张。

    这样的何之洲,让顾盼恻隐之心微动。

    还好顾成珏还在厨房里忙着洗盘子,顾盼在门口自欺欺人地说了一声“我下楼扔个垃圾!”就溜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