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12、真心
    顾盼的高烧过了几天总算是退了,只不过整个人还处于大病初愈的状态,有点懵懵的。

    顾成珏跟学校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专心在家照顾姐姐,不过说是照顾,其实已经到了全职煮夫的程度了。

    从每天清晨顾盼睁开眼开始,顾成珏就在厨房里忙活着给顾盼做点什么好吃的,因为顾盼烧虽然退了不过食欲还不强,顾成珏只好变着花样给顾盼做好吃的东西。

    “咦,今天醒的很早啊。”顾成珏听见浴室的方向有声音,就从厨房溜了过去,果然看见正在洗漱的顾盼。

    顾盼满嘴是牙膏沫,看起来有点呆呆的,一下让顾成珏心情好了不少。

    “今天早上我煮了牛奶燕麦粥,待会儿给你舀一大勺蜂蜜进去好不好?肯定很甜。”少年身上还围着顾盼买的那条粉蓝色的围裙,笑容像是冬日的阳光一般温暖,“洗漱完了差不多就可以来了。”

    “猴”刷牙中的顾盼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

    吃早饭的时候,顾盼吃到了甜甜的燕麦粥,总算露出了几天来为数不多的笑容:“好甜,好吃。”

    顾成珏看着姐姐的笑容打心底松了一口气,伸出手捏了捏顾盼那张小脸:“病了这么多天,都瘦了,捏起来手感都不好了。”

    虽然知道弟弟是在调侃自己,不过顾盼还是不满地瘪了瘪嘴:“不好最好,省得你老捏。”

    少年收回手,又顺路拿了一颗水煮蛋送到顾盼嘴边,“所以你赶紧多吃点,我之前好不容易养肥的,一朝回到解放前……”

    顾盼想接过来吃,结果顾成珏却不放手,执意要亲手让顾盼吃下,顾盼也只好张嘴咬了一口蛋白,嘴里还念叨着:“你不去养猪真可惜了……”

    顾成珏看着姐姐的腮帮子一鼓一鼓的,脸上不自觉地溢满了笑容。

    “……你这么看着我吃东西,然后还笑,真让人恐惧!”顾盼囫囵把荷包蛋咽下,“你不会待会儿把我扛菜市场论斤卖了吧!”

    好好的气氛被顾盼破坏得一干二净,顾成珏真想直接伸手过去把姐姐的脸捏到发红,不过想了想这家伙刚刚病才好,就忍住了。

    吃过饭,顾盼又被顾成珏拎回房间休息,她躺在床上随手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上面有几条未处理的消息,顾盼回了其中几条不痛不痒的,把许景堂和何之洲的留到了最后。

    可最后轮到要回复这两个人的时候,顾盼又觉得不知该如何是好,索性就先把手机放到一边进行短暂逃避处理。

    虽然那件淫乱而荒诞的事情都是因为自己的愚蠢喝下催情剂才发生的,许景堂也好何之洲也好都是为了让自己尽快脱离痛苦才会那么做……

    但顾盼还是觉得短时间内……无法面对他们。

    因此这几天以来两个人的电话顾盼都没有接过,消息也没有回过,不是因为顾盼不想接或者不想回,纯粹只是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

    正好现在身体也没痊愈,顾盼倒是也勉强心安理得地做了几天的鸵鸟。

    在软绵绵的床上抱着被子滚了几圈,顾成珏隐忍着笑意的声音就在门边响起:“这是什么新型体育运动吗?”

    顾盼一看顾成珏来了,明明对方是自己的弟弟,却好像被家长抓住过了睡觉时间还没睡觉的小朋友一样,立刻躺平把被子盖好。

    “我都看见了你还装睡!”看着顾盼傻到了家的反应,顾成珏真是没忍住直接笑出来了,“快,起来,量量体温。”

    顾盼这才慢吞吞地从被窝里坐起。

    顾成珏本来想去床头柜里拿出体温计的,结果一看顾盼嘟着嘴一脸好像被欺负了似的委屈表情,一个新想法立刻在脑海中生成。

    他在顾盼的床边坐下,伸出手拨开她额前的碎发,直接将自己的额头贴了上去。

    顾盼没想到顾成珏会直接凑上来,被小小地吓了一跳,跟受惊的兔子似的一动也不敢动。

    顾成珏的身上带着一股熟悉的薄荷气味,混合着一股阳光的味道,就好像盛夏的一抹清新绿植,满满的少年感。

    想想自己这几天蓬头垢面的躺在床上,今天早上才勉强把自己的脸洗干净然后护理了一下,顾盼正想着顾成珏应该不会连这样的自己都下的去嘴……

    然而下一秒,顾成珏的唇瓣已经贴了上来,又在顾盼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迅速离开。

    “还好,体温好像正常了。”

    少年笑得眼睛都好像变成了天上的一轮弯月,里面满满的盛着好像偷吃到冰淇淋一样的小欢喜。

    “成珏……”顾盼看得有些发愣,心脏开始不受控制地加快跃动的频率。

    顾成珏眸色微沉,手拨开顾盼脸颊两侧蓬乱的头发:“嗯?”

    她连忙摇了摇头,好像想把自己脑子里的杂质都甩出去似的:“没事……你待会儿要去干嘛啊?”

    顾成珏对顾盼那个眼神是有印象的,那种欲言又止,努力在克制着什么的眼神。

    看着姐姐的这个眼神,顾成珏也觉得有些话几乎要呼之欲出。

    “姐,你真的不打算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许景堂和何之洲的隐瞒其实对顾成珏来说只是有点恼火,可顾盼的隐瞒才是真的让他感觉无力。

    他想做姐姐在无助时会第一时间想到的那个人,可顾盼却一直把他从她身边的危机中往外推。

    一次又一次。

    顾盼咬着下唇垂下了头,避开了弟弟的目光。

    “成珏……其实真的没什么事……”被骗着喝了催情剂然后一夜同时和两个男人发生了性关系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对弟弟说的出口呢。

    “你知道我现在多少岁了吗?”顾成珏抓住顾盼的手,感受到少女掌心的濡湿,“十八岁,这意味着我已经在你身边十八年了。”

    顾盼不知道顾成珏想说什么,便沉默地等着少年的下文。

    “我知道你所有的喜恶,你的习惯,包括你在撒谎的时候有哪些微表情。”顾成珏说着,手掌微微用力。

    “成珏……”顾盼当然知道自己的谎言在顾成珏面前根本是不可能瞒天过海的。

    可是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无论发生了什么,我们都一起度过去好吗?”少年放柔了声音,把脑袋凑过去想直视姐姐的双眼,“你给我一个跟你一起承担这些的机会……”

    少年字里行间都透露着满满的真诚,顾盼当然相信此刻顾成珏所说的话都是发自真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