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11、陨落
    “著名主持人陆蔓失踪案已经进入第三天的调查,根据警方结合其失踪当天发布的微博来看,很可能与这件事情有着密切联系,关于本案进程本台还会继续跟进……”

    男人听到这里,勾了勾唇角。

    就在这时,敲门声传来:“赵小姐已经到了。”

    “好,请她在等候室休息一会。”男人从沙发上站起,理了理自己身上的外套,然后才打开门走出办公室。

    助手已经被交代过一定要对赵梦琪礼遇有加,自然不敢怠慢,又是小吃又是饮料的,照顾得还挺殷勤。

    等到男人推门进去的时候,赵梦琪正一脸忐忑地啜饮着助手泡好的奶茶。

    “你好,赵小姐。”男人走上前,朝有些紧张的赵梦琪露出了和善而亲切的笑容,“久等了。”

    赵梦琪是第一次见到男人,一瞬间被男人的美貌晃得有些走神,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舌头:“诶……咦,您是……”

    “我是这里的负责人。”男人脸上的笑容具有极强的欺诈性,使他给人的第一印象永远不会差,“抱歉,我的邀请可能对于赵小姐来说有些突然了吧。”

    与其说是突然……不如说是完全在赵梦琪的意料之外。

    原本她因为陆蔓的失踪而惊慌不已,可为了不引起怀疑还是继续装作没有任何事一样在工作。

    一切都如常,好像没有任何变化。

    直到接到这张来自瑰夜会所的邀请函。

    那是白栩的化妆师张思真交给她的,在两个人约好吃午饭的一个中午。

    赵梦琪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一间堪称江湖传说的会所会给自己寄出邀请函,但信封上精致的蜡封,里面明显是手写的邀请函,都透露着一股诚意。

    再加上白栩的魔力,赵梦琪鬼使神差的就去了。

    去的路上,赵梦琪的内心其实还忍不住幻想了一下,白栩会不会就在那个会所里等着她,看见她来了之后露出让她最为动心的表情呢。

    直到一个长相带着些妖孽气质的男人推门进来,赵梦琪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原来白栩并不在。

    心里那点失落还没开始发酵就已经被眼前男人柔和的目光压了下去。

    毕竟比起远得好像云彩似的白栩,谁会选择性无视眼前的孔雀呢。

    赵梦琪一瞬间甚至有种自己的春天已经来了的感觉,她咬了咬下唇,勉强遏制住自己脸上过度的笑容,佯装出无知的样子看着眼前的男人:“那……您为什么要请我过来呢?”

    男人看着赵梦琪的表情,倒是露出了由衷的笑:“我想见赵小姐已经很久了。”

    “咦……啊……这个……”赵梦琪有些无措地低下头,心中那股小窃喜已经完全无法掩饰地表现在了脸上,“我们……见过吗?”

    “当然。”男人毫不犹豫地承认,“是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有过一面之缘。”

    赵梦琪此刻的心情真可谓是心花怒放,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撞上的大运,能得到像眼前这样男人的青睐。

    事到如今这么几天来的担惊受怕都完全被抛到了脑后,满心满脑只剩下怎么样勾住这个男人让他继续维持对自己的兴趣。

    可之后她无论如何使出浑身解数展现自己的天真与无邪,男人脸上都只是挂着淡淡的笑容,丝毫没有想要与她更进一步的意思。

    这让赵梦琪心里有点着急

    难道这人不喜欢清纯款的?

    就在这时,男人朝赵梦琪发起邀请:“说起来,我有一个东西想着一定要给赵小姐看,只不过那东西不方便拿取,所以要麻烦赵小姐跟我去一下……”

    赵梦琪摸不透男人的喜好,就想着果然自己应该还是主动一点,便连连点头答应:“好啊,我很乐意。”

    刚才进来的时候因为走得急没怎么来得及四周看,现在赵梦琪跟着男人闲庭信步地走在瑰夜会所内,偶尔男人还会根据赵梦琪视线的停留对那些摆件进行简短的介绍。

    这间会所大量的装饰品都选择了不显山不露水的类型,赵梦琪每每听完男人简短精炼的介绍,心里又会对这个美貌的陌生男性多几分好感。

    等到走到最深处的一扇门前时,赵梦琪已经在心里下定决心,一定要钓上这个男人。

    打开门,绵软厚实的地毯花纹向内蔓延,男人走在前面引路,赵梦琪则是紧随其后。

    这里似乎并不是一间房间,而是一个通往另一个房间的通道,灯光有些暗,莫名地给了赵梦琪一种暧昧的感觉。

    她看着身前正在专心致志带路的男人,突觉春心萌动,便忍不住伸出手拉住了男人的袖子:“这里……好暗啊。”

    男人的脚步顿了顿,没有回头,赵梦琪只能听见那柔和的声线说出温柔而关切的话语:“是不是有点害怕?”

    “嗯……”赵梦琪顺势便开始撒娇:“你到底要带我去什么地方?灯光这么昏暗,不会要占我便宜吧?”

    男人的唇角勾出一个无声的笑,又往前走了几步后站定,摸开了一扇暗门。

    “说起来,我好像还忘记自我介绍了。”男人转过身,眼神中已经找不到刚才的温度。

    眼前的男人还是面容带笑的,可却让赵梦琪感到了一阵强烈的不安。

    “我姓何。”男人脸上的笑容愈发扩大,“全名何之洲。”

    话音未落,赵梦琪就连惊讶的时间都没有,便感觉自己从背后被人狠狠地推了一下,她脚下一个踉跄,直接扑着摔进了暗门内。

    恍惚间,她听见了里面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呻吟声音。

    她抬起头,因为房间内光线不佳而有些艰难的瞬间,整个房间的灯就被全部点亮。

    赵梦琪看着眼前的一幕,只觉得脑袋里‘轰’地一声炸开了。

    这是一个很大的房间,大到好像几个房间打通了那么大,中间摆着一个巨大的铁笼,组成笼身的每一根铁棒都差不多手腕粗细,而在铁笼中的人,是赵梦琪认识的人。

    已经失踪了三天的陆蔓。

    她已经再也不复之前的光鲜亮丽,一头热情似火的波浪卷凌乱而狼狈地垂落在两颊也根本来不及去管,整个身子不着寸缕,赤身裸体地趴在脏兮兮的笼子里,身上已是污迹斑斑。

    可更让赵梦琪震惊的是,此刻陆蔓那双曾经嫩白的小手正不断地在自己双腿间的小洞内进出,每次插入都带出汩汩水迹,而那小穴已经被弄得明显红肿,涨得通红。

    赵梦琪怔怔地看着前两天还依然风光无限的女人此刻已经沦落到了这个地步,而陆蔓也似乎是听见声响,朝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

    那双眼就像是被抽空了灵魂一般毫无神采,哪怕对上了赵梦琪的双眼,也没有露出什么特别的表情,就连手上的动作都没停,就好像已经完全没有了羞耻感一般。

    “说起来也是多亏了你们。”何之洲眯眼一笑,“我们才会发现这种催情剂只要一次极大量摄入,大脑组织会受到不可逆的损伤,变成这幅样子。”

    说着,下颌朝已经完全没有思想,只知道自慰的女人扬了扬。

    赵梦琪此刻一张脸完全失去了血色,看着何之洲的眼神简直像看见了鬼一样。

    可与此同时更可怕的是,赵梦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发热了。

    “你刚才喝的奶茶里放的剂量不多,先给你开开胃。”此时,赵梦琪的四肢已经被两侧等候已久的黑衣男人控制住,脑袋贴在地上完全没有抬起的余地,就连看何之洲一眼都做不到,只能看着面前的地面听着男人说话,“时间很多,我们可以慢慢玩。”

    “你这样效率未免太低了。”直到另一个男人出声,赵梦琪才意识到这个房间里不仅仅只有何之洲一个人,“不过就是抓来做实验而已,大费周章。”

    何之洲看向声源,看见许景堂双手插在口袋里站了起来,冰冷的目光透过镜片在赵梦琪的脸上扫了一眼,雪白的衬衫与不远处的淫乱显出几分格格不入。

    “我这样做已经是在顾及你的效率了。”何之洲回答男人的同时眸光中的温度也迅速消散,“不然我还可以花更多的时间布局的,毕竟如果只是单纯的抓过来,实在是不够有趣啊。“

    说着,何之洲回头看了一眼依然处于巨大的震惊中回不过神来的赵梦琪,朝她的方向走了两步,皮鞋踩在赵梦琪披散在地上的长发上,露出了一个可以说是残忍的笑容。

    “毕竟……捧起来再摔下去,才会更痛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