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09、较劲
    顾盼的身体猛地抖了一抖,喊都没来得及喊出一声就高潮了,柔软的嫩肉瞬间绞住了许景堂的阴茎,不断地收缩啃咬。

    原本跟自己交缠的小舌头也没了活力,一下软了下去。

    许景堂只好恋恋不舍地离开顾盼的小嘴,将自己的阴茎从高潮中的小穴里拔出,淡淡地瞥了何之洲一眼。

    而被许景堂用眼神谴责的何之洲则是唇角一勾笑了笑,腰部肌肉已然完全被唤醒,调用在眼前的事情上,抱着顾盼的小身子不断地往前发力。

    顾盼被顶得上下乱颤,只能抱住许景堂的脖子保持自己的平衡,双脚都悬空的姿势让她感觉很不安,总有一种随时都会掉下去的危机感。

    “哈啊、哈啊啊……”好奇怪,好奇怪的感觉。

    跟小穴被插的时候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可是为什么会这么舒服。

    “好奇怪,景堂……呜……”顾盼的脑袋埋在许景堂的颈窝里,下意识地也是叫出许景堂的名字。

    何之洲当然理所应当地感到了不快:“盼盼,看清楚现在是谁在让你舒服好吗?”

    阴茎还跟惩罚似的狠狠往里撞了几下。

    顾盼被撞得差点在前穴还空着的状态下又高潮了,立刻带着哭腔服软:“洲洲、洲洲轻点儿……腰……腰要断了!”

    后穴带来的快感似乎更加容易顺着尾椎骨蹿至大脑皮层,一阵阵的酸麻堆积在尾骨处让顾盼完全无法忽视。

    可就在这时,许景堂也重新将自己胯间的铁棍儿刺了进来。

    顾盼短短地尖叫了一声,因为刚才高潮出来的关系她得到了短暂的清醒,而这种清醒对于现在的情况来说可以说是非常致命了。

    因为她可以清楚的审视现在的状况,三个人之间的状态,甚至

    两根阴茎同时在自己身体里用不同的频率和力度进出。

    这种状况实在是淫乱到超出了顾盼的接受范围,她觉得自己就算是做梦都梦不到会有这么一天。

    可前后两个肉穴被填满所带来的快感,确实是巨大到让顾盼的理智只上线了几秒钟就又重新被巨大的肉欲洪流所淹没,被欲望的浪涛一下卷起然后一把拍入谁也无法逃出的、深不见底的深海之中。

    “啊……不要……呜……”顾盼还没来得及说出抗拒的话就又被自己的呻吟打断,她感觉到自己的小穴在颤抖,在不受控制地啮咬着男人的硬物。

    可顾盼毫无办法,她除了将这一切接受下来之外,就连开口说话都做不到。

    因为只要一开口,就是淫媚到让她自己都不齿的浪叫。

    前后两根不同频率的阴茎突然一瞬间像是有了某种默契一般,一同深入了进来,一下模糊了顾盼脑海中突然出现的羞耻心。

    好舒服……

    淫水不断地从少女的腿缝间滴落,掉在浴室的瓷砖地面上,好像和之前残留的水迹融为了一体。

    许景堂的阴囊已经完全被打湿了,就连腿间的黑毛上都已经沾上了水珠。

    小姑娘确实是在亢奋着的,这不仅仅是许景堂能感觉到,何之洲自然也感觉到了。

    虽然浴室中除了顾盼时不时发出难以自制的呻吟声之外,两个男人都只是一边低喘着一边保持自己的频率,可却是暗暗地较上了劲。

    到底是谁让顾盼感觉更舒服一些呢?

    何之洲向许景堂传递了一个眼神,许景堂立刻心里了然。

    随即,顾盼便感觉到身体里的两根硬棍的轨迹改变了,原本是齐齐进出,现在明显变成了交替式。

    小穴的嫩肉刚刚被许景堂的阴茎顶了个满满当当,后面的小菊花立刻又迎来了何之洲的猛力撞击。

    一波一波简直连喘息的时间都不留给顾盼,让她除了一波接一波的高潮之外根本别无他法。

    很快顾盼的体力上就坚持不住了,叫喊声明显低弱了下去,高潮的时候也是以发泄式的生理性泪水更多。

    她不断地抽噎着,内心祈祷着能够快点结束,可这种爽到永无至今的快感好像能一直持续下去,让顾盼完全看不见尽头。

    而顾盼的身体是完全截然不同的反应,前后两张小嘴皆是无比谄媚地吮吸着男人的硬根,粘稠的淫水从头到尾没有断过,啃咬着两人的阴茎啧啧作响。

    顾盼知道自己大概是不小心喝了什么不该喝的东西,可这样的代价对她来说实在是太刻骨铭心了。

    大概是因为和许景堂一起,何之洲平时的骚话也收敛了不少,全程除了偶尔不小心溢出喉咙的轻哼之外没有说过什么话。

    但不言并不能说明什么,许景堂和何之洲两人皆是心知肚明,彼此之间皆已较量许久。

    汗水顺着他的胸口滑下,和顾盼身上的汗融为一体,再被两人肉体之间的细微冲撞开。

    直到最后顾盼因为完全力竭而失去意识,这一场马拉松式的疯狂性爱才终于被画上一个句号。

    那头,跟着陆蔓驱车离开的赵梦琪接到了本次合作伙伴的电话。

    “喂?你搞什么鬼,说好有个女人可以任我们玩呢?怎么那个房间里已经有别人了?操你妈的做的特他妈激烈!”

    赵梦琪听着对方的污言秽语也觉得不太舒服,她皱了皱眉:“那你们赶紧滚蛋,钱我到时候原样打你们卡上。”

    “操,老子就想玩那个女人你跟老子提钱……”

    对面的人还没说完,就被赵梦琪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

    前方不远处是红灯,陆蔓不得不停下车来等待。

    她的驾驶技术还算熟练,车开的很稳,可频繁的扭头左顾右盼已经暴露了陆蔓此时内心是多么的焦虑。

    “陆姐,那个何之洲到底有什么可怕的?”赵梦琪虽然已经听说过了何之洲的名字,可毕竟还是入圈时间短,没听说太多事情,“为什么你一听说他来了就赶紧走了?眼看要成的事情……怎么白白便宜了顾盼呢!”

    陆蔓此时真是极度后悔自己听了赵梦琪的话,对赵梦琪的反应也是很不耐烦:“都怪你出的什么馊主意,现在我完了,我全都完了!”

    现在唯一庆幸的是那间会所的经理是她的人,看见何之洲来了之后立刻就通知她们赶紧离开,而出面做这些事的也都是赵梦琪而不是自己,兴许到时候还有辩解的余地……

    车上空调温度开的不低,可陆蔓的指尖都已经开始发冷。

    这时候陆蔓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一件事。

    她好像,做了一个有史以来最错误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