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22
    同于往日,她的手脚几乎是在根本不需要大脑指挥的情况下疯狂地动了起来,四肢并用地踢打着高远的身体。

    “高远!我好心好意……你是不是疯了!放开我!”这是不知道多少次,顾盼意识到自己和高远之间那种难以弥补的力量差距。

    自己这点动作是不能撼动这如同金钟铁罩般的躯体的。

    想到这里的顾盼不由得伸出手,摸索着抓住了床头柜上刚才倒下的台灯。

    从刚才开始,男人就没有任何回应,对于顾盼的话语,顾盼的动作,都好像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仿佛一头听不懂人话的怪兽一般。

    顾盼握紧了手中的台灯,朝高远的侧脑打去。

    扎实的一声响。

    就连顾盼都觉得这一下会不会打的太重的时候,伏在顾盼身上的高远却依然岿然不动。

    一缕扎眼的鲜红从男人的额角流了下来,顺着他的脸颊一路留下印记。

    男人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停滞,但也仅仅是一瞬间,顾盼清楚地看见他的眉头微微一皱,随即动作便更加蛮横迅速了起来。

    顾盼的手上的台灯滚落在地上,棉质T恤被男人就像是撕一张纸一样简单地撕开,看着少女身上樱桃图案的小内衣,他低下头,啮着内衣的边缘往上一掀。

    乳头暴露在空气中,在男人的注视下迅速充血坚硬起来。

    见此,男人一张嘴咬住了顾盼胸前的小茱萸,细细地用牙齿啃磨了起来。

    那一瞬间,顾盼有一种此刻把她压在身下的人,并不是一个人类,而是一头野兽的错觉。

    ============================================================

    200收藏了【鼓掌

    感谢各位小天使的助攻

    的20:00奉上

    明天继续吃肉~打滚求珍珠=3333=

    22、接受与享受

    6348187328286

    ouse

    22、接受与享受

    22、接受与享受

    男人的动作简单到甚至有些笨拙的地步,尖锐的牙齿不断地啃咬着顾盼的小乳尖,而后索性张大嘴把顾盼雪白的小胸脯都咬得泛起殷红。

    高远绝对是有搏击术功底的,而且肯定不弱,这一点顾盼已经从他的动作里了解到了。

    每一个动作,都将自己的动作输出降低到最小,把对对方的限制增加到最大,这转眼的功夫顾盼就已经没有一丁点挣扎的余地了。

    “高远……高远,你别这样!”见强行挣扎逃脱无望,顾盼企图转向语言感化,可话还没说完,她的余光已经瞥见男人胯间弹跳而出的硕大阴茎。

    高远的性器官完全像极了本人,粗硕庞大,狰狞得凶神恶煞,顾盼看得直接愣住了,虽说上次在浴室已经和这家伙打了个照面,可是勃起状态下这可还是头回见。

    对于顾盼的话语,男人完全没有任何反应,双手强硬地分开顾盼的双腿便往里挤去。

    虽说顾盼的内心对于这场性爱是以不情愿为开端的,可是到了现在小花穴也已经是一片泥泞了。

    男人的龟头沾着淫水往里进,将顾盼的小穴口撑得极开,吓得顾盼一下倒吸了一口凉气,可高远完全充耳不闻,腰部持续发力,强硬地顶开里面一层层的小肉褶,逼迫这狭窄的小嘴把自己的全部容纳进去。

    明明甬道内已经十分湿滑,可滚烫的性器进入比顾盼想象中还要困难,这种困难的原因是来自于过于庞大的性器官,让顾盼有种小穴都要被撑开的强烈危机感。

    “高、高远!”顾盼觉得造成这个局面跟此刻自己的紧张心情也是分不开的,可是这种情况下她要怎么放松!

    本来平日里的高远冷下脸来就够可怕的了,可眼前的男人此刻的表情却比平日里还要更让人畏惧。

    “疼……高远……”

    顾盼的语气已经染上了哭腔,虽说她也不指望高远能够理自己,可是那股上不上下不下的气就堵在嗓子眼,让顾盼觉得特别想哭。

    早知道这样高远让她走她绝对头都不带回的好吗!

    可意外的,身上的男人动作顿了顿,竟停下了继续往里挞伐扩张的动作。

    男人的性器往外退了退,又重新顶回了刚才的位置,身体的保护机制开始迅速复苏,小穴深处咕地涌出一大口水,浸润着严丝合缝的交合处。

    狭小的肉壁紧紧地包裹着那根粗长的阴茎,整个小口水光潋滟,被撑到了一个几乎不可能的大小。

    可即便如此,高远的阴茎还是没能完全插进去,尚有小半截暴露在空气中。

    龟头摩擦肉壁带来的疼痛终于渐渐被快感压下,那似乎蕴含着无限张力的内壁不断地分泌着水花,高远的性器太过庞大,哪怕不用刻意去寻找,茎身依然能在每次插入的时候,把藏身在每一个小褶缝中的敏感点都碾一遍。

    高远的抽插毫无章法可言,就像是动物之间最原始的欲望,滚烫而硕大的龟头不断地在顾盼的身体里乱撞,活像是一根粗壮的火柴头一下一下地火柴皮上无穷无尽地划,明明每一下都猛烈得擦出火花,却又怎么都没法点燃,只能无可奈何地选择周而复始。

    顾盼觉得自己的腰都快要被撞断了,整个身子抖得连想抓点什么缓解一下都不行,浑身所有感官都被笼罩在高远勃发的雄性荷尔蒙中,就连视觉也难以幸免于难。

    男人的手臂上平日里隐藏在皮肤下的血管,此刻因为过度用力而完全爆了起来,透过古铜色的皮肤泛着青绿的色泽,那里面流淌着的液体此刻看起来不像是血液,倒更像是其他什么别的东西。

    小花穴里盛不下的水顺着高远的性器蜿蜒而下,男人一把压住了顾盼的胯,狠狠往里一顶,终于让那在空气中晾了半场的小半截儿消失在了顾盼的身体里。

    顾盼‘啊’了一声,爽得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男人的龟头烫得就像是烧红的矛枪头,一下刺穿了她深处的小口,带着一种仿佛要将她烧化捅穿的气势,让顾盼的大脑顿时一切归零。

    这时的顾盼其实已经有点不记得最初自己是怎样的挣扎,甚至开始有点享受起了这场意料之外的鱼水之欢。

    好舒服!

    感受到顾盼反抗的欲望已经减小,男人的动作也开始不再收敛,他的手把顾盼的大腿掰到了极限,温热而粗糙的指腹抚过少女大腿根部细嫩的皮肤,感受着那一层薄薄的肌肤下流淌着的鲜活生命力。

    而他的腰也完全没有因为分心而有半点松懈,顶撞的动作强劲有力,顾盼小小的胸部被顶得左摇右晃的,胸口的牙印透着惨兮兮的红色,衬得顾盼红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