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07、合作
    何之洲在看着、在看着自己和许景堂做爱。

    只要想到这一点,就让顾盼浑身炸起鸡皮疙瘩。

    这种强烈的羞耻感简直难以言喻,可顾盼又觉得在这种羞耻感下得到了强烈高潮的自己也有很大的问题。

    可这种念头在顾盼的脑袋里停留了不到两分钟,再次袭来的药效便让她又一次恍惚了精神。

    这间会所目的确实明确,浴室里各种用具基本齐全,并且都是一次性的,包装都没拆的整整齐齐排列在暗柜里。

    一般人要找是比较难,可这点事难不倒何之洲。

    他蹲在柜子前回过头看向抱着傻兔子的许景堂:“待会儿你要前面还是后面?”

    看着怀里药性重新发作的小姑娘,许景堂将顾盼小心地放进了已经调好温水的浴缸里。

    而顾盼却是因为热完全不领情地想要扑腾着出来。

    “前面。”许景堂把小姑娘摁回去,面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静之色,“她后面应该还是第一次,你去做不会让她太难受。”

    何之洲哼笑了一声,又随手拎了一瓶凡士林:“你未免也太冷静了些,真让人敬佩。”

    听见何之洲有些刺人的话,许景堂只是把顾盼因为挣扎而湿透的头发小心地捋到小姑娘的耳后。

    冷静吗,也许吧。

    浴室里,两个男人沉默地背对着各自准备接下来的事情,顾盼坐在浴缸里,因为药性的关系脑袋迷迷糊糊的,对于两个男人的行动完全没有兴趣去了解,满脑子只剩下各种羞羞的事情。

    “我好热……”顾盼觉得自己就跟被扔进火锅里汆烫没两样,“热水好难受……我不想洗澡!”

    少女的语气已然带上了哭腔,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

    何之洲把东西拆开后取代许景堂蹲在了浴缸边上,一头长发已经被高高束起,看起来比平时多了几分干净利落的味道。

    “好,那我们不洗澡了,来。”朝傻兔子张开怀抱,果然浴缸里的顾盼直接粘了上来,紧紧地抱住了凉凉的何之洲。

    其实撇去带来的不适感不谈,这药还挺好用的……毕竟平时要见到这么听话不害羞的傻兔子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抱着顾盼出了浴缸,许景堂把浴巾披在了顾盼的背上,又被小姑娘迅速抖落在地。

    “热……”

    何之洲看着许景堂吃瘪莫名地想笑。

    等到把前期的准备工作做好,这头催情剂的药性又一次即将达到巅峰水平,好不容易安静了几分钟的顾盼又开始躁动。

    小穴的瘙痒与空虚让她下意识地扭动身体想要摆脱掉不适感,可偏偏顾盼的下半身又被何之洲死死地抓着。

    少女的屁股高高翘起,上半身趴在许景堂的怀里,几乎将整个私处都展现在了下蹲的何之洲面前。

    而何之洲确定后面的菊穴清理干净之后,便在手指上涂上了润滑剂,稍稍掰开顾盼的臀瓣准备往里运送。

    在后穴被入侵的瞬间,顾盼的理智因为疼痛而回归

    “疼……不要!”她一瞬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挣扎了起来,脑袋里其实也没想太多,就只是想着摆脱掉后庭危机,可上半身却又陷入许景堂的怀抱根本挣脱不开。

    顾盼能清楚地感觉到男人的手指撑开那极窄的部位往里探,因为有润滑剂的关系在进去之后反倒是没有特别疼,只留下了一种奇妙的饱胀感。

    “乖盼盼,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你没办法舒服。”何之洲垂着眸将润滑油在自己的另外一根手指上涂抹开,然后在确认顾盼有些习惯自己一根手指的前提下再次开始扩张。

    “别!”顾盼身体动不了就只能不断地摇头,脑袋在许景堂的肩窝处不断磨蹭,“我不要……呜呜……”

    许景堂摁住顾盼的小脑袋瓜,听着顾盼的哭声心里也发拧。

    可是他心里很清楚,这是唯一让顾盼产生最强烈快感的方式,也是能够在最短时间最大程度缩减药效的唯一途径。

    伴随着何之洲第二根手指的插入,顾盼身体的挣扎更加激烈了。

    就像是被人类抓住的小动物,不断地在许景堂的怀里发出闷闷的呜咽。

    “你不要干巴巴的抱着,跟她接吻,刺激她的敏感点,转移她的注意力。”何之洲当然是最直接能感受到顾盼抗拒的那个人,他能感觉到少女后面小小的菊穴在不断地收缩推挤,一根手指的时候尚且还好,第二根手指一进去就感觉到了无比的艰涩。

    仅仅是手指就已经这么困难,何之洲顿时对待会要插入这个小肉穴的自己感到担忧。

    许景堂抱着已经瑟瑟发抖的顾盼,抬起小姑娘的下巴吻了上去,余光瞥见小姑娘红彤彤的眼眶,只能再次在心里告诫自己必须这么做。

    事实证明何之洲的建议是有用的,许景堂很快就感觉到怀里的顾盼安静了些,原本笨笨的舌头也开始了似有若无的回应。

    顾盼的手开始下意识地往回收,勾着许景堂的脖子将身子贴了过去,对后面在往自己后穴中插入第三根手指的何之洲也没了一开始那么大的反应,只是哼哼了两声便继续沉溺在与许景堂的舌吻中。

    “我这边快好了,待会儿你先插进去,然后我再进去。”何之洲微微皱着眉,似乎是因为即便有了许景堂的协助,开拓菊穴的难度也并没有降低太多的关系,“太紧了……待会儿她肯定得吃点苦头。”

    “嗯嗯……”已经有点习惯手指的顾盼感觉从后穴传来了奇妙的感觉,腰上扭了扭,搂着男人脖颈的手也顺势滑入了许景堂的发间。

    何之洲看顾盼从发自内心的抗拒再到接受只用了不过短短数分钟,心中不由自主地一紧。

    这个药确实太厉害了。

    厉害到让何之洲有点后怕。

    假如现在两面夹着这只傻兔子的,不是他和许景堂……

    只要想到这种可能性,何之洲都觉得自己脊背一凉。

    察觉到何之洲突然没了动作和声音,许景堂从和顾盼的深吻中抬起头看向旧友。

    何之洲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怔住了。

    算了,反正陆蔓那边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等这边结束了再去好好收拾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