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06、破冰
    何之洲一边解自己外套的纽扣一边走进房间,然后随手将外套挂在了房间的衣帽架上。

    宝蓝色的衬衫在房间的暗色灯光下显出无限的深不可测,就像是让人望而生畏的深海,又好像是无边无际的宇宙。

    “这款催情剂市面上都还买不到,我之前就找人查过了,是沙特那边一个研究所出的最新配方。”

    顾盼这才察觉到房间里竟然出现了第三个人,脑袋里轰地一声炸开了,整个人好似许景堂的怀里迅速被冻结,浑身上下一动也不敢动。

    察觉到怀中迅速僵硬的某个小姑娘,许景堂下意识地将顾盼往暗处的方向靠了靠,用自己的背挡住何之洲的目光。

    “特点是起效快,药效强,药性持久……”何之洲顿了顿,脚步却是一步没停地朝顾盼的方向走去,“专门用于……”

    许景堂转过头,看向何之洲,那张曾经熟悉的面孔此刻的表情却是让许景堂倍感陌生。

    何之洲朝许景堂弯了弯眼,却是看不出半点笑意。

    “群P或者调教……”

    刚刚迎来高潮后的顾盼短暂的夺回了自己的理智,可她的脑袋还处于嗡嗡作响的一片混乱之际,何之洲又给她的脑海投入一颗炸弹。

    “这种催情剂的原理,你应该比我清楚吧。”

    许景堂当然知道。

    现代的催情剂与古代小说中的春药还是有很大差别的,服用之后哪怕不做爱也不会暴毙而亡,只是会不断的刺激神经让其亢奋并分泌出多巴胺等物质,使人迫切的想要发生性关系。

    而在发生性关系的时候,催情剂的药效在一次次高潮中被削减,药效的持续时间会缩短,直到结束;如果抗拒这种被药物驱使的本能,只要熬过药效的时间身体就会恢复正常。

    但那将注定会是一个漫长而又痛苦的过程。

    尤其是这款催情剂还是沙特那边出的近几年几款有名的催情剂全部产自沙特,每一款的效果都惊人的好,到去年为止已经再也没有人能够从沙特出品的催情剂手下凭意志挺过去的人了。

    许景堂的手不自觉地收紧了两分。

    “光凭你给予她的快感是不够的。”何之洲慢条斯理地解开自己衬衣的纽扣,露出里面如玉雕般流畅优美的肌肉线条,“还是你打算让盼盼熬上近十个小时?”

    不行。

    何之洲话音未落,许景堂就已经在心里迅速否定了这种可能性。

    其实有的时候何之洲很佩服许景堂的这种理智,这种理智好像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会存在于许景堂的脑海中,辅助他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最明智的决定。

    换言之,如果现在怀里抱着顾盼的人是他,何之洲可没有把握自己会把傻兔子分享出去。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知道许景堂的理智一定会让他做出为傻兔子有利的事情,所以他才这样搏了一把。

    “你想怎么做?”怀里的小姑娘短暂的理智又重新被药效夺走,僵硬的四肢又重新开始活动,在男人的身体上不断地抚摸探寻着新的冰泉。

    何之洲面上终于重新涌现了两分笑意。

    “当然是合作,毕竟无论我们两个人当中任何一个,都没法将药效最大程度的缩短。”

    说着,何之洲往前走了一步,用手将顾盼的上半身往后带了带。

    触碰到新的清凉,顾盼眼神懵懂地回过头,看向来人。

    “洲洲……”顾盼当然还记得突然出现的何之洲为自己带来了多大的震惊与慌张,可话一出口却是软糯得像是求欢的撒娇。

    何之洲的胸膛贴上顾盼的裸背,双手穿过少女的手臂伸到胸前,揉了一把傻兔子的软胸,“嗯,是我。”

    顾盼本来想问何之洲怎么会来的,可男人的手指却是拎住了她已经紧绷得像是小石头子的乳尖不断用力,又爽又疼的感觉一下打断了顾盼的思路。

    “你还没射吧,要不要先射出来一次?”何之洲的语气相当自然,就好像在问许景堂今天晚上吃了什么。

    许景堂定定地看了何之洲一眼。

    而何之洲则是侧过头在顾盼出声阻止之前吻住了傻兔子那张小嘴。

    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上半身靠在另外一个男人怀里激烈地接吻,因为距离很近他甚至还可以听见两个人唇舌交缠搅动唾液的声音。

    这种心情确实很复杂。

    男人手抬起小姑娘的屁股蛋,对准中间的肉缝,狠狠地将自己的阴茎重新捣了回去。

    蜷缩着的湿滑肉穴一下被撑开,眨眼间就已经一挺到底,快感爆发,可嘴又被何之洲堵死,顾盼身子弹跳了一下闷哼了几声,手在空中乱抓了两下就被何之洲拉着扣入了自己怀里。

    顾盼还来不及想一下现在这个情况发展下去会怎么样,许景堂已经开始了自己的动作。

    然后顾盼就被快速而猛力的抽插顶得什么想法也没了。

    何之洲敏锐地察觉到傻兔子被许景堂插得舌头都不灵活了,手便更加恶劣地加重了力道,转眼顾盼胸前两颗粉粉的小豆粒就被捏得微微红肿了起来。

    “嗯!”顾盼的身体被怼在了何之洲怀里,因为找到了着力点的关系,许景堂的抽动也顺畅了许多,每一下都直捣花芯,浅抽深插,爽得顾盼眼眶都红了。

    她多想摆脱掉何之洲的唇舌,然后大声叫个痛快,好把这些在体内冲撞的快乐释放出去一部分。

    可何之洲却是一只手死死地固定着她的下巴,把顾盼嘴里搅得一塌糊涂的同时另一只手还继续在她的胸前肆虐。

    伴随着许景堂每一下的插入,顾盼都能感觉自己的大脑皮层都像是开了花似的会有短暂的空白,然后又被何之洲的唇舌拉扯着,接受这种羞耻感炸裂的现实。

    不知是不是因为何之洲在旁边作引导,顾盼感觉自己的头皮都快炸了,一阵阵发麻,跟着自己的心跳和脉搏鼓动着。

    就在顾盼已经马上要高潮出来的时候,何之洲却突然松开了她的双唇,垂眸看了一眼傻兔子被自己吮咬得发红的唇瓣,何之洲直接凑到顾盼耳边,咬住了她耳廓处的软骨。

    “盼盼,你被操的样子真可爱……”

    男人嘴里衔着少女的耳廓,短短一句话有些含糊,却好像是往充斥着瓦斯的房间里扔了一根已经被点燃的火柴,一下就让顾盼的羞耻感达到了巅峰。

    可奇妙的是,在那一瞬间顾盼竟然同时获得了由羞耻感带来的巨大快感,使她一边尖叫着一边被送上了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