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01、回忆
    点完餐以后,顾盼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说起来,洲洲你说的大事就是要帮朋友试试这里的用餐环境吗?这种事你早点说嘛,害得我好紧张……”

    何之洲听着傻兔子诚实得过分的话语,脸上不自觉地扬起笑:“你紧张什么?”

    “我……我也不知道。”顾盼傻傻地也跟着笑了笑:“自从上次接了你的电话我就感觉好紧张,怕自己表现不好会给你添麻烦,又怕自己到时候打扮得配不上重要的场合……”

    侍者端着葡萄酒入场的同时,小提琴手也紧随其后站在了离桌子不远的位置。

    轻柔而悠扬的琴声顿时在花园中响起,一下吸引了顾盼的注意力。

    说实话,何之洲本是想着在自己说出最重要的那句话之前不要把自己的计划说出来的,可听着傻兔子刚才那么一番话,他真想现在立刻就把戒指拿出来套在她的手上。

    然后把这只傻到无可救药的兔子绑回家,谁也别再想觊觎她。

    “哇,这个曲子我好像听过。”对于小提琴完全不明白的顾盼只觉得小提琴手拉得很流畅,“好好听!”

    很舒缓的曲调,就好像让人置身于一个阳光充足的午后,坐在一个没有风的地方被暖暖的光笼罩着。

    顾盼此刻的心情格外的放松。

    大概是因为小提琴曲,又大概是因为知道了何之洲所谓‘重要’的真相。

    她端起高脚杯抿了一口红酒,看着侍者为他们端来了前菜。

    “说起来,盼盼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何之洲对面前的精致菜品似乎完全提不起兴趣。

    “嗯?”顾盼抬眸看向何之洲,“什么问题呀?”

    “那天在酒吧跟我搭讪的事情……”男人撑着下巴,动作看起来有几分天真的味道,“你还记得吗?”

    顾盼听见何之洲的问题,先是愣了愣。

    她当然还记得那天是什么情况,毕竟印象太过深刻。

    当时她把性骚扰的老板炒了鱿鱼之后心情很痛快,找了几个朋友去酒吧喝酒,在酒精的作用下就更是飘飘然,感觉自己能翘起整个地球的那种。

    何之洲的出现自然是成为了全场的焦点,当然也给顾盼身边的友人提供了话题。

    “咱们抽签,谁抽到了红的就去跟那个男的搭讪怎么样?”

    不知是谁提出了这么个提议。

    “光搭讪有什么意思!不如直接约一炮,就今晚!”

    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那样级别的男性当然不可能搭讪成功。

    所以这种行为也只不过是一种‘看看哪个倒霉鬼会抽到红签然后去帅哥面前丢个人’的活动罢了。

    结果倒霉鬼顾盼就中了。

    她当时还不算醉得很厉害,但酒壮怂人胆这句话绝对不是谣传,一向是胆小如鼠的顾盼竟脑袋一热在友人的怂恿下走到了何之洲的面前。

    然后顾盼就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她只记得,男人眼角的泪痣风情万种,还有看着自己那似笑非笑的神情,就好像笃定了她会落荒而逃似的。

    “现在走吗?”

    那句话,就像是恶魔的蛊惑,促使顾盼朝男人伸出了手。

    回忆暂且告一段落,顾盼抬起头就望进了何之洲温柔的目光中,她情不自禁地咧嘴一笑。

    “我当然记得啊,但是我很好奇洲洲你当时为什么会答应?”毕竟自己那天妆也没怎么仔细化,唇膏应该还被自己的胡吃海塞吞了大半进肚子里,头发还乱糟糟的,形象真的有些糟糕,“我觉得洲洲不是那种谁约都会答应的类型吧?”

    至少要比自己漂亮丰满才行啊……

    何之洲眸光一敛,脑海中也浮现出了第一次见顾盼时的场景。

    那天他只是去那家酒吧见一下新来的负责人,他一向不喜欢在办公室里谈事,于是就和负责人坐在酒吧里聊了几句。

    结果没想到被一个看起来像是大学生的小女孩搭讪了。

    和何之洲搭讪的女人有很多,其中当然不乏年纪小的,但她们无一不是经过了一番精心打扮之后才出现。

    无论是直白的邀约亦或者是制造的巧合,都充满了人为和刻意的痕迹。

    可眼前的少女很显然是真的喝得有点多,说话前还没开口先打了个酒嗝,脸涨得红扑扑的,还一副皱着眉很为难的样子。

    “那个,打扰一下……待会儿有空吗?那个……我请你喝一杯,我们待会去开房吧。”

    听见这话,新来的负责人都忍不住笑了。

    这算什么搭讪,根本连一句有头有尾的话都算不上。

    很显然面前这个人并不是一个玩咖,甚至可以猜到……可能是抽到了什么真心话大冒险里面的倒霉签才跑过来的。

    因为她身后不远处明显有几个满脸写着看热闹的人在往这个方向看。

    甚至就在何之洲还没来得及回答的时候,少女已经自顾自地扔下一句‘抱歉打扰了’便转过了身默认他已经拒绝准备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等等。”何之洲鬼使神差地出声叫住了准备离开的人。

    看着她懵懵地回过头,那张小脸上的表情真是让人忍不住产生蹂躏的欲望。

    “你不是要跟我开房吗?”何之洲摆摆手示意负责人可以先行离开,随后站起身走到少女面前,“我正好有空,现在走吗?”

    “啊?”眼前的少女明显还没反应过来,微张着双唇看着眼前的何之洲。

    何之洲到现在每每回想过去,都会感谢曾经的自己,当时拿出了难得的耐心又重复了一遍那句话,然后成功的把傻兔子掳进了酒店。

    二楼花园的灯光按照计划被调暗,侍者为他们点亮了桌上的蜡烛,一旁的小提琴手一曲已毕,重启一曲缠绵悱恻百转柔肠的曲目。

    “咦?”顾盼不知道气氛怎么突然就完全变了个样子,握着刀叉不知如何是好,“这是怎么了洲洲?”

    何之洲从椅子上站起,接过从另一位侍者递过来的大捧玫瑰,站在了顾盼面前,定定地看着仰起头看着自己的少女。

    “对不起盼盼,我骗了你。”

    顾盼面对这个状况好像已经感觉到了什么,下意识地放下了手中的刀叉,“骗了我什么?”

    何之洲的眸色是顾盼从未见过的柔和,丝毫不掩饰其中的情愫,这样的目光让男人的双眸散发出无与伦比的光芒。

    “这里的布置并不是这里的负责人做的,是我做的,我今天带你来这里也并不是为了试效果。”他用胸前的玫瑰花作掩饰从怀中掏出早已准备好的红色绒布盒,在顾盼的面前缓缓地单膝跪了下来。

    顾盼怔怔地看着何之洲的双眸,想从男人的眼中读出昔日的影子。

    可是没有,何之洲的眼神纯粹得就像是去除了所有杂质的宝石,只剩下一片纯粹的认真之色。

    认真得让顾盼心里‘咯噔’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