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200、饭局
    因为在家停留的时间比顾盼预计的时间要长,而许景堂还有手术安排的关系不得不先回C市,所以顾盼是一个人回程的。

    考虑到周五晚上要跟何之洲吃饭,所以顾盼特地跟顾成珏撒了个谎说周六才到,让弟弟晚一天回家。

    周五上午,顾盼就到了家,下午就收到了何之洲订的衣服。

    是一条白色的小裙子,谈不上很郑重,不过设计得很漂亮,收腰设计让顾盼的小腰看起来不盈一握,微微蓬起的裙摆又充满了少女感。

    顾盼一穿上就觉得简直爱不释手,可翻遍了整个装衣服的盒子都没有找到这件衣服的商标。

    和衣服一同送来的还有一双高跟鞋,白色的皮面打磨得很细致,顾盼一开始没仔细看,穿上之后才发现一侧的鞋跟是粉红色的。

    这就像那种不经意流露出的可爱,配上少女感十足的小白裙,一下简直让顾盼恨不得立刻给何之洲打个电话过去表达一下对男人审美的崇拜。

    为了配合这两件套,顾盼特地在梳头的时候没有弄复杂而正式的发型,而是弄了个偏向于清新自然风格的半披发,还选用了一对以银色为主基调嵌了两颗小小粉钻的耳环。

    然后仔仔细细地化了个粉颜桃腮的妆,这忙碌的一下午才终于算是告一段落。

    顾盼很久都没有浑身上下这么精细的打扮过了,除了对这件事的重视之外,也足以看出她是真的被戳中了爱点。

    这边刚把化妆品简单的整理完,那边何之洲的电话就过来了。

    “我现在可以去接你了吗?”何之洲的语气中带着温柔的笑意,“时间差不多了,我怕路上会有点堵。”

    顾盼站起身从最大的盒子里拎出刚才一并送来的皮草外套,动作十分小心,生怕弄脏弄坏了哪里,等到还回去的时候要疯狂道歉并额外赔偿。

    “我已经准备的差不多啦。”顾盼把外套挂起来,拿着小梳子不停地梳理着上面的毛,“你要来接我吗?”

    “当然。”何之洲说话间已经发动了引擎,“我现在过来,等我一会儿。”

    挂了电话后,顾盼把装着衣服的盒子也整理了一下,小心地堆在了墙角,毕竟这些东西在她眼里都是过了今晚都要退回去的,所以处理起来也是异常的谨慎。

    何之洲很快到了楼下,顾盼上了车就见何之洲定定地看着自己好一会儿,然后朝自己伸过手来。

    男人的手指顺着顾盼的脖颈上滑,然后落在顾盼的耳垂后,托起了那嵌着粉钻的耳环端详了一阵。

    “谢谢你。”

    顾盼被何之洲突如其来的话弄得有点摸不着头脑:“啊?谢我什么?”

    何之洲看向顾盼,眼睛笑得弯弯的:“谢谢你这么用心的配合我,把自己弄得这么美,让我都快移不开眼了。”

    男人的目光灼热,停留在自己颈间的手更是烫得让顾盼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因、因为……”顾盼声音一下变得贼小,“感觉是很重要的场合嘛……”

    看着少女的耳垂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蹿红,何之洲心一热,脑海中已经浮现了至少三种把傻兔子压在车上操哭的体位。

    不过想到今晚的大事,何之洲还是只能压下自己的心痒,不过探过身帮顾盼系安全带的时候,还是顺势就在顾盼的唇角处亲了一口,然后发动了引擎。

    等到了餐厅附近,顾盼就大概知道何之洲要带她去的地方是哪里了。

    因为在这片区域内,只有一家店以至高无上的美味与无与伦比的环境所扬名在外,哪怕这家的消费水平已经足够婉拒C市99%的消费者,来预约的客人也依然络绎不绝。

    何之洲的车从餐厅的正门驶入,穿过长长的草坪之后在门口等待的服务人员立刻迎上来进行停车指引。

    顾盼一看晚餐竟然订在这里,立刻有点慌。

    “今、今晚到底是什么情况啊!”顾盼抓着包的手都快出汗了,“洲洲你怎么订在这里了?”

    何之洲一边单手打方向盘一边握住了顾盼的手,捏了捏她的掌心似在安抚:“别怕,我选在这里只是因为味道而已,就像我们之前吃过的每一顿饭一样。”

    男人的话并没有让顾盼感觉安心,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她越看越觉得今天的何之洲的打扮也非常的正式。

    至少这是顾盼第一次看见何之洲穿着如此正式的打扮。

    嗯……不过说是正式,其实倒也并没有严肃到许景堂那个地步,男人里面穿着一件宝蓝色的衬衣,外面是米白色的西装外套,还在衣领上的花眼处扣了一个银光熠熠的徽章。

    徽章上的一抹玫红和顾盼身上那几点粉色看起来很配。

    只不过何之洲还从里到外地把每一颗扣子都扣得整整齐齐,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难得的拘谨了。

    进了餐厅,侍者用标准的法语跟两人打了招呼之后,将他们带上了二楼。

    二楼是被装饰成类似于天台花园的风格,只留下了一条石头小路通往唯一的饭桌,小路的两旁种满了满天星;空气中漂浮着些许混着花香的泥土气味,让顾盼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天花板,想确认自己是不是处在一个露天的环境当中。

    何之洲看见了顾盼的小动作,忍不住将傻兔子往自己怀里拉了拉,“这些都是真的植物,他们在二楼搞了一个花园,因为还在试运行阶段所以拜托我来看看,不过目前看来还不错。”

    听何之洲这么说,顾盼立刻跟着感叹:“真的好厉害,有种好像在玻璃花房里的感觉。”

    “是啊,现在看起来漂亮,做起来的时候可是相当麻烦。”像是想起了什么棘手的事情,何之洲皱着眉笑了笑,看起来颇为无奈,“不过现在看来还是值得的。”

    毕竟傻兔子看起来很喜欢这里。

    顺着铺好的路走到餐桌前,顾盼才意识到偌大的二楼竟然只有一张桌子。

    不过想了想刚才何之洲的话,顾盼又释然了。

    毕竟只是试运行嘛!摆那么多桌子到时候撤走也很麻烦的!

    何之洲一如既往的将自己的绅士作风贯彻到底,挥退了准备上来帮忙拉开椅子的侍者,自己亲手引着顾盼入了座。

    男人的动作还是那么自然流畅,让顾盼不自觉地想到最早的时候在禧贝餐厅那惊艳的一面。

    原来不知不觉,已经认识何之洲这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