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99、收尾
    当晚顾盼在家就接到了唐一飞的电话。

    “豆儿干嘛呢?”

    那头唐一飞的语气听起来还挺悠闲的,一点也不像已经连续在公司住了快一个星期的人。

    “刚洗完澡……”顾盼爬上床,因为今天走了太多路还累得有点懵懵的,“飞机你在干嘛呢?”

    唐一飞看了一眼电脑屏幕上又弹出的三封新邮件提示,一脸烦躁地挨个点了叉,然后扭着腰把椅子掉了个个儿看向窗外。

    “我也刚洗完澡躺床上呢!”其实唐一飞也想跟顾盼卖卖惨博取小绿豆的同情,不过一想到顾盼可能在家乡受了委屈,唐一飞又有点舍不得再让小绿豆担心自己了,“我新买的大棕熊睡衣到了,贼舒服,你要不要看看?”

    “不要不要……”顾盼一听大棕熊就脑仁疼,“那飞机你打电话来有什么事儿啊?”

    那还能有什么事儿啊当然是想你了呗。

    唐一飞在心里因为顾盼的迟钝而叹了口气,面上却是因为听见了小绿豆的声音而止不住的傻乐:“嘿嘿嘿嘿嘿……我就关心关心我的好员工现在在做什么嘛。”

    顾盼躺在床上,已经有点犯困了:“这样啊……”

    “许景堂是不是陪你回家了?”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顾盼脑海中的睡意清醒了两分,不过也仅仅是两分而已,她眨了眨眼,语气里睡意的呢哝不减,“飞机你怎么知道……”

    “你们今天出去遇到什么事了吗?”唐一飞听着小绿豆软糯的声音,心都化成糖稀了,语气也不自觉地不断放柔,“我的豆儿没有被人欺负吧?”

    唐一飞一向是咋咋呼呼的,如今一下把声线柔和下来,倒还真的奇妙的多出了几分催生睡意的功效。

    “没什么事儿呀……对了……”顾盼声音也轻弱得好像人就在自己身边,对着人耳语似的,“飞机你知不知道如果把人手拧脱臼了,会面临怎样的处罚呀?”

    唐一飞一听乐了。

    这许老狐狸竟然都动手打人了!?那对方得多他妈的奇葩啊。

    就在这时,唐一飞电脑响了一声,他转过身去正好看见让手底下人去当地警局询问的结果被发过来了。

    因为是铭基分部,唐一飞开口反倒容易,一下就拿到了一系列监控录像以及笔录证词。

    他没点开监控录像,就找到证人证词看了一眼。

    一看,唐一飞就乐不出来了。

    尤其是当看见张哲用顾盼的初夜作为炫耀的资本对许景堂大放厥词的时候,他简直气得想把面前的办公桌都给掀了。

    气归气,唐一飞却是更心疼小绿豆遇人不淑。

    他一边深呼吸稳定情绪和语气,一边重新开口道:“豆儿啊,你放心吧,许景堂不会有事的。”

    躺在床上的顾盼揉了揉眼睛:“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不知道?”唐一飞一边轻声细语地哄着小绿豆,一边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打字下达指令,“我可是唐一飞啊。”

    这种听起来荒唐又狂妄的理由从唐一飞嘴里说出来竟没有多少违和感,顾盼翻了个身,把手机压在身下,电话那头噼里啪啦的打字声听起来近在咫尺。

    等到唐一飞察觉到顾盼那边已经没声音了的时候,已经是好一会儿之后了。

    他当时满脑子都想着怎么让张哲吃不了兜着走兜得再多一点,结果一不留神就让自家小绿豆秒睡过去了。

    “豆儿?豆儿?”唐一飞喊了两声,发现电话那头一点回应也没有,也只好长长地叹了口气。

    可明知顾盼已经睡着了,唐一飞也舍不得把电话给挂了。

    好像光听着这寂静之声都能想象到小绿豆躺在床上呼吸均匀而平稳的样子似的。

    “豆儿啊……”唐一飞无奈地又喊了一声,“你这笨脑袋瓜什么时候能开窍啊……真是能把大活人给急死。”

    说完,他自己也觉得好笑。

    明明是他自己不敢跟顾盼把一切都挑明了说,明知道这小豆子傻乎乎的,还总是寄希望于她能主动明白。

    笨的人明明是他自己。

    依依不舍地挂断电话后,唐一飞收到了来自助理发来的文档。

    里面把张哲在职期间的所有功过都记得清清楚楚,唐一飞看了一眼之后就撇了撇嘴。

    这个助理除了选照片之外,能力还是很强的。

    甚至还把张哲在公司内的人际关系都标出来了。

    外面还剩下部分员工在加班,大部分的灯都已经熄灭了,整栋大楼最亮的地方只有唐一飞的办公室。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唐一飞一份份文档点开来细细地看,很快就发现了问题。

    这些人看来是真的当他耳聋眼瞎啊。

    他本来想着直接动手,迟疑了一会儿还是给自家老爹去了个电话。

    “一飞啊,有什么事?”唐铭正躺在床上准备和自家老婆入睡,眼睛都闭上了结果接到了唐一飞的电话。

    “爸,我觉得我们这个公司,得肃清一下门户了啊。”唐一飞从椅子上站起身,转身看着C市的璀璨灯河,“有些人简直是当我眼瞎,仗着在分部山高路远就完全胡作非为啊。”

    唐铭听唐一飞这么说,脸上露出笑容:“那你准备怎么做?”

    “杀鸡儆猴。”想到刚才看见的文档,唐一飞的眼神已经完全冷下。

    脚下的城市车流因为高度被极限缩小,在唐一飞的眼里看起来就像是不断行走的虫蚁一般。

    “鸡我已经准备好了。”毕竟还是第一次杀这样的大鸡,唐一飞觉得还是听一下老爹的意见比较好才打电话给唐铭的。

    说实话,唐铭对唐一飞的成长是有些意外的。

    可意外过后,当然更多的还是满意。

    “那你就放手去做吧。”唐铭语气不自觉地带上了些欣慰,“不论结果如何,你有这个魄力就是好的。”

    唐一飞闻言也笑了,脑袋里又开始飞速转动想着怎么样让张哲班房蹲久一点。

    电话那头的唐铭本来都准备挂电话了,临时又想起了一件事,追问了一句:“对了,你之前不是说有个喜欢的姑娘吗?什么时候带回家来?”

    “过年吧!”说到这个唐一飞脸上的笑容一下荡然无存,他有些烦躁地挠了挠后脑勺,“哎,说起这个就烦,总觉得你在驴我,我那么努力工作,除了让自己忙的跟狗一样根本没时间约她之外完全没区别嘛!”

    儿子的语气一下跟刚才不一样了,唐铭立刻拿出一副过来人的姿态:“那说明还是你做的不够知道吗?改天我再划一个区域的分部交给你,你还得再多锻炼锻炼。”

    “爸我总觉得你在骗我……”唐一飞皱了皱眉。

    那不是废话吗!不把你骗了我还怎么放假抱老婆!

    而在看守所度过一个难眠之夜的张哲怎么也不会想到,第二天一早他之前在分部帮聂鸿德做的那些脏事儿一下全部被捅了出来,而他面临的就不单单是行政拘留那么简单的问题了。

    铭基的律师团可从不是吃素的。

    可等他慌乱地准备申请与聂鸿德的律师通话的时候,才得知自己的靠山已经在一夜之间轰然倒塌。

    而张哲和聂鸿德的再次见面,已经是在法庭上了作为同一案件的共同被告出席。

    在旁听席,张哲看见了已经一无所有的聂小蕾。

    她显然是经过了一番竭尽全力的上下打点,浑身上下已经找不见任何值钱的东西,对于开庭后铭基律师团的激烈炮轰,聂小蕾看着也没什么反应,两只眼睛空洞洞地注视着不远处一下苍老了十几岁的聂鸿德。

    曾经也算是在本市风光无限的聂家,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