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98、发酵
    许景堂面对张哲的歇斯底里,面上毫无动容,反倒是慢条斯理地把手上那双手套摘了下来,然后扔进一边的垃圾桶里。

    就像刚刚碰了脏到让他无法忍受的东西一样。

    “请便,不过我建议你还是先去医院,脱臼要尽早处理。”

    男人声音不大,语气平稳,却好似冰锥,直往人心窝里扎。

    聂小蕾一听也被吓了一跳,看了看一脸冷漠的许景堂,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男朋友,咬咬牙还是报了警。

    顾盼有些担心地走到许景堂身边:“如果警察来了会不会……”

    虽说是张哲不自量力先动的手,可怎么看现在更惨的都是张哲……

    “没事。”许景堂知道小姑娘在担心自己,心里一暖,伸出手安抚似的拍了拍她的小脑袋,“放心吧。”

    随后,许景堂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没过多久警察就到场了。

    张哲对着警察绘声绘色地描述自己是如何被许景堂主动殴打在地,并且造成了多处严重伤情,到场的民警却是对着许景堂礼貌道:“您就是许先生吧,我这边已经接到了上级指令,请您先上车吧。”

    许景堂微微颔首表示自己明白,然后就拉着顾盼坐进了警车内。

    平日里纵使张哲再傻也知道许景堂绝不像自己所想的那样只是一个一无是处的装逼犯了,可他此刻被愤怒完全冲昏了头脑,竟指着警察的鼻子质问道:“你对他这么客气干什么!受害者是我!这个男人是不是至少要进去蹲几个月!?”

    聂小蕾站在张哲身后不远处轻轻地‘啧’了一声。

    看来真是她要什么给什么的把张哲给宠坏了,以前还觉得在这小地方带着张哲出去挺长脸的,今天遇到许景堂才发现张哲根本就只是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罢了。

    这丑陋的样子简直让聂小蕾看不下去。

    警察不耐烦地回答道:“这你就别管了,待会你们俩跟我去警局做笔录。”

    警车随即开走,把张哲的声音远远地甩在了身后,顾盼本来还有点紧张待会做笔录的时候要怎么说,就听驾驶座上开车的警察礼貌地开口:“许先生现在您要去哪里,我把您送过去吧。”

    许景堂看向顾盼:“想去哪儿?”

    顾盼一愣:“咱、咱们不是去警局吗?”

    看着还一副不知情况的顾盼,驾驶座的警察笑了笑:“没事儿,如果有哪里需要配合的我到时候再联系许先生,那些流程就不用走了。”

    顾盼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她还以为今天一整天可能都要耗在警局里头了呢。

    可一时之间让她想去哪里,她也想不出来。

    “那……”顾盼看了看周围,已经离刚才的甜品店很远了,“我们就在这下吧,随便走走。”

    “好。”

    警车在路边停了下来,顾盼和许景堂下了车,沿着马路漫无目的地往前走。

    走了没多久,顾盼就忍不住跟许景堂道歉:“对不起景堂,今天给你添麻烦了……”

    许景堂垂眸看着朝自己低下头的少女,眼神一凉:“我不喜欢你说这种话。”

    “可是……”

    可是她确实是从各种意义上都给许景堂带去了麻烦啊!

    万一许景堂真的被张哲那个混蛋起诉了,那怎么办!

    “没有可是。”许景堂的声音中都透着一股寒气,“你记住,你的所有事在我这里都不是麻烦。”

    顾盼低着头,脸已经不自觉地开始发烧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许景堂总能用一本正经的语气说出撩动人心的话语,让人根本没有办法对他的话产生任何怀疑。

    看着迅速丧失语言能力的顾盼,许景堂的眼神微微柔和了下来。

    C市。

    唐一飞正在结合最近新建分部的几个负责人开一个冗长的会议,因为整个会议的时间已经从上午横跨到了下午,他只得到了中午半小时的吃饭时间,因此心情很不爽。

    果然他老爹就不会做什么好事,一回来就是堆成山的事情等着处理,忙得让唐一飞真的快要人如其名一飞冲天了。

    就连好几次本来想要联系小绿豆,结果电话刚一拨通又被助理告知马上要赶去做别的事情而不得不挂断。

    真是气得唐一飞不行。

    因此在会议上,唐一飞自然是没什么好脸色,一张俊脸阴沉沉的,手指不断不耐烦地敲打着实木桌面,看得在座的负责人们胆战心惊。

    都说这个唐总好说话,怎么一点儿也看不出来呢!

    就在这时,其中的一位聂姓负责人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了起来,他本想立刻掏出手机来把电话挂断,结果却在看见来电人的时候皱了皱眉。

    ‘张哲’

    这个男人他是不太看好的,让他担任一个部门的经理也只是因为女儿的强烈要求,如今明知自己在外地开会还特地打电话来,真是不懂事。

    此时,坐在上座的男人冷眼瞥了聂姓负责人一眼,“在座的各位也都比较忙,那我们休息十分钟,把事情处理完了再继续我们的会议。”

    听见唐一飞的话,聂鸿德才起身走到会议室外给张哲回了个电话过去。

    聂鸿德本来想着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事,最大也无非就是女儿又耍小性子生张哲的气了,可听完张哲的叙述,聂鸿德立刻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左右,溜到了楼梯间。

    “你说什么?行政拘留十五天?”聂鸿德走到无人的楼梯间才压低声音开口:“到底怎么回事儿?”

    那头的张哲其实也很懵逼,他本想着自己都已经伤成这样了,姓许的再怎么样也会被罚赔偿款,还得低声下气的来求他签和解书,结果没想到到了警局之后,连许景堂的人影都没看见,这些警察还一口咬定是自己寻衅滋事在前,要反过来对他进行处罚。

    聂小蕾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张哲情急之下只好向人在外地的聂鸿德求助。

    因为这件事如果发到公司里去,那张哲也百分百要卷铺盖走人了。

    聂鸿德听完事情的经过就知道张哲这回应该是惹到了一个不得了的人了,不过他想了想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先稳住了情绪正激动的张哲。

    然后他给女儿聂小蕾打了个电话。

    聂小蕾听说张哲打电话给聂鸿德倒是一点也不意外,在电话那头啧了一声:“爸,他自己当着我的面勾搭其他女人,我要是不把他甩了,我以后哪还有脸出去见人?”

    其实聂鸿德听聂小蕾这么一说还有点高兴:“我早就说他不是什么好东西,那咱们这边就收手不管了,让他自己蹲几天班房去。”

    “我听爸爸的。”聂小蕾卖了个乖,然后脸上浮现了一丝笑容:“爸,你帮我打听打听一下那个叫许景堂的好不好?他是个医生,你不是也认识几个医院的院长嘛,我觉得他比张哲强多了,你肯定喜欢他。”

    聂鸿德的见识还是要比聂小蕾广博的,他听见许景堂三个字总觉得很耳熟,可一时之间又有点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了。

    “许景堂……”聂鸿德下意识地跟着女儿念了一遍这个名字,然后咂咂嘴,“行,你等我这边会开完了联系人帮你问问去。”

    “爸爸最好了!”聂小蕾坐在房间里一阵心花怒放。

    而被唐一飞安排去听墙角的助理也飞速地回到了办公室汇报听来的情况。

    唐一飞本来只是觉得聂鸿德这人在会议上来了电话竟然没有直接挂断,感觉有点问题,就让人听了一段,没想到竟然听见了许老狐狸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