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分卷阅读21
    在了毯子外,握住了顾盼的手。

    两人都没有一句话,顾盼因为雷电而产生的恐惧感渐渐消退,身体一点点被睡意包裹。

    “晚安。”

    顾成珏的声音轻柔不已,顾盼顺从地闭上了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顾盼被窗外的惊雷从睡眠中吓醒,这对于她来说是极少见的一种情况,因为不管怕不怕,只要顾盼睡着了,那就是雷打不动的一觉到天亮。

    因为保持同一个姿势有点久了,顾盼下意识想要换个姿势继续睡的时候,就感觉自己的臀缝间好像有一个硬邦邦的异物顶在那里,让她感觉不太舒服。

    窗外的雨小了很多,顾盼能够很清晰地听见身后顾成珏的呼吸声,那紧扣着她腰间的手臂也在此刻存在感格外强烈。

    毕竟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大姑娘,顾盼一下就反应过来那个东西是什么了。

    本来尚且迷迷糊糊的脑袋一下就清醒了过来。

    顾盼依稀记得自己还是个小学生的时候,顾成珏那时候还是一个幼儿园的小鼻涕虫,每天都哭哭啼啼的,只有她去接他放学,顾成珏才会笑呵呵地跟着她回家。

    等到顾成珏上了小学,顾盼都已经上初中了,小学生放学时间普遍都很早,可是顾成珏几乎每天都在教室里一边写作业一边等顾盼放学再一起回家。

    后来顾盼刚上高中,偶尔也会收到粉红色的小信封,却毫无例外的都被已经开始初见沉稳之色的老小孩顾成珏扔得干干净净。

    从小到大,顾成珏身边好像就没有过任何异性出现,在顾盼眼里,顾成珏一直都是像白纸一样干净而又单纯的男孩子,用他笨拙的方式保护着自己。

    看来弟弟是真的长大了啊……

    想到这里的顾盼顿时有些怅然若失起来,这种情绪对于她来说还有些复杂,让她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只是想到以后顾成珏会交女朋友,然后小姑娘依偎在顾成珏的怀里笑意盈盈地和她打招呼,甜甜地喊她一声“姐姐”……

    这让顾盼心里就像是被扎了一根小刺一般梗了一下。

    21、被动与强迫

    6348187327284

    ouse

    21、被动与强迫

    21、被动与强迫

    开学当天,顾盼租了一辆小车把顾成珏的一大堆东西送到了学校,加上帮忙归置,折腾到下午才回到家。

    一开门,顾盼就听见从高远的房间里传来了瓷器落地的碎裂声响。

    被吓得浑身一激灵的顾盼连忙走到了高远的房间门前,敲了敲门问道:“高先生你回来了?”

    问归问,顾盼心里还是有点忐忑的,毕竟高远神龙见首不见尾,这么久也没怎么见面,谁知道在这房间里的是高远还是不知名的小偷呢。

    房间里没有传来任何回应。

    顾盼只好耐着性子又敲了一次,结果这扇房间门似乎本来就没有锁好,竟然被直接敲开了。

    这一开门顾盼瞬间就被眼前一片狼藉的样子吓住,虽说她本来也没有进过高远的房间,不过顾盼心里能够确定,这副凌乱的样子一定不会是这个房间的本来面貌。

    书柜上的书零零落落地被扔在地上,床头柜上的台灯也翻了过去,顾盼的目光落在不远处书桌下已经碎成好几大块的瓷杯,那个应该就是刚才那股响声的由来。

    而这个房间的主人此刻坐在房间角落的地板上,双眼紧闭,眉头死锁,胸口伴随着深呼吸剧烈地起伏着,看上去十分痛苦。

    汗水不断地从他的每个毛孔渗透出来,看得出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好一阵子,因为高远身上穿着的背心已经湿透了,能清晰地透过那层薄薄的布料看见男人腰腹部健硕的线条。

    这样的高远,狼狈得有点打破了顾盼之前对他的印象。

    “放轻松,放轻松。”屋子里传来了第三个人的声音,这时顾盼才注意到在高远的面前摆放着一台显示器,声音正是从那个显示器里传出来的,是一口标准的英式英语,“你做的很好,放松下来,不会有事的。”

    顾盼英语谈不上多好,就这点词汇量还是撑得住的,她停下了正准备拨打救护车电话的动作,在原地踌躇了一会儿,“高先生,你需要救护车吗?”

    高远这才像听见了顾盼的话似的掀了掀眼皮,“不需要,你赶紧走吧。”

    本就简短的回答在连绵的喘息中显得更为短促,顾盼甚至都能感觉到此刻高远就像是一头盘踞在草原上的雄狮,虽说此刻看起来好像在捕猎中受了点伤,看着有点虚弱,却依然能够轻易地将领地的闯入者一爪撕碎。

    “可是……”顾盼总觉得自己就这么走掉似乎不太人道。

    虽说她和高远并没有什么关系……

    “走!”高远的语气里已经完全是难以自抑的不耐,看向顾盼的眼神也变得冰冷。

    不得不说顾盼真的被高远的目光吓住了,原本高远的眼神就已经足够骇人了,更何况现在他的眼球上布满了血丝,看起来简直和杀红了眼没有什么区别。

    “好好好,先生我们不要去管那位小姐的事情了好吗?”屏幕的画面似乎是实时传送的,那一头的人立刻对此做出了反应,如果顾盼也凑到屏幕面前去看一眼的话,会看见屏幕内的花白胡子老头对她挤眉弄眼让她赶紧离开。

    可顾盼并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在她眼里,高远就和一个犯了哮喘的普通病患没有什么区别,虽说刚才高远的眼神已经足够吓人了,不过顾盼还是鼓起勇气拿着餐巾纸走到了高远的身边,“那我走了……你擦擦汗吧……”

    “哦……不……”屏幕那一头的老头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这突然闯入画面内的女孩,发出了由衷的叹息。

    通讯中断。

    顾盼站在原地,惊愕地看着高远在一瞬间起身,完全摆脱掉了刚才颓靡的状态,眨眼间的功夫,那刚才还完好无损的显示器上就已经多出了一个拳头大的窟窿。

    始作俑者高远就像是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一般,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把屏幕破坏完了还不算,还面无表情地侧过头,看着比他足足矮了一大截的顾盼。

    令人窒息的压迫感让顾盼下意识地想要拔腿往门外蹿,腰上却一个吃疼,身子下一瞬间悬了空,被男人毫不留情地拎起扔在了床上。

    高远的床就是普通至极的硬木板床,上面铺了两层单薄的褥子,顾盼的小身板上去滚了两圈,还没来得及品一品这床硌得自己哪儿哪儿不舒服,高远的身子已经压了上来。

    其实从第一次见面开始,顾盼和高远之间就总是不乏各种肢体接触,可是无论是哪一次,顾盼都没有觉得这个男人真的会把自己给上了,直到这次

    女人的危机感告诉顾盼这次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