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97、冲突
    当时顾盼和张哲的分手并不算和平,是因为当年张哲脚踩两条船被发现,顾盼才毅然决然的离开了他,那时候顾盼说完分手就在寝室哭了两天两夜,现在想想也是蠢的可以了。

    “我挺好的。”顾盼装作洗手别开了眼,不想看张哲那张脸。

    “那男人真的是你的新欢?”张哲撇撇嘴,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说是什么医生,结果连正经工作单位都没有……”

    像是医生这种工作,其实无论在自己的领域处于多么巅峰的位置,由于几乎不会出现在公众视野内,所以大众知名度还是相当低的。

    所以说张哲不认识许景堂完全属于正常状况,可顾盼却还是忍不住在心里觉得张哲是个傻逼。

    “跟他在一起生活应该挺苦吧。”张哲靠近顾盼,看着镜子里映出少女出水芙蓉般的小脸,“我现在也算混出点人样了,如果你需要我帮忙,不要客气……”

    说着,张哲伸手就准备去攀顾盼的肩。

    顾盼往旁边走了一步,避开了张哲的触碰,然后关上水龙头。

    “我不知道有单位这种事情有什么值得自豪的。”她眼神平静地看着张哲,“我只知道越有本事的人越不会拿这件事当做装逼的资本。”

    张哲没料到顾盼会说出这样的话,尤其是‘有本事’三个字,简直是一下戳在了他的心坎上,顿时面色一沉:“你以前好像不会这么刻薄,就那么急着袒护你的新欢吗?”

    顾盼从不跟傻逼扯逻辑,“没错,不然我还要袒护你吗?”

    站在暗处的许景堂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两步,面上浮现出一抹笑意。

    他本来是担心小姑娘这个闷葫芦性格会在张哲面前吃亏才跟过来看一眼的,结果没想到收获了意外之喜。

    虽然许景堂心里很清楚顾盼是因为在张哲面前才这么说的,不过他依然对这句话感到无限受用。

    不可否认的是,许景堂现在心情很不错。

    但心情不错归不错,许景堂也并不打算再继续让这个张哲在顾盼面前跳了。

    “看不出来你喜欢这种类型。”张哲吃了瘪之后冷笑一声:“本事没多大却挺爱装逼的,搞一副破手套就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可笑。”

    许景堂直接从转角处走出,淡淡地瞥了张哲一眼后便将目光投在顾盼身上:“我们差不多该走了,我还想多在你曾经生活过的城市看一看。”

    今天下午的时间很宝贵,许景堂并不想浪费在像张哲这样无关紧要的人身上。

    可许景堂刚才一瞬间完全淡漠到像是在看一件物品般的眼神却一下激怒了张哲。

    “小盼,你竟然喜欢这样目中无人的男人?”张哲一把抓住了顾盼的手腕阻止她离开,“跟他在一起你不会感觉很累吗?”

    还好现在甜品店里人不多,不然顾盼真的要炸了。

    “你疯了吧?”顾盼脑仁一阵阵疼,“我喜欢谁跟谁在一起跟你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张哲看着顾盼的脸,话说得理直气壮,“我曾经是你的男朋友,我有义务也有权利保护你!”

    看看这话说的。

    顾盼觉得要是聂小蕾听见应该能气得厥过去。

    许景堂一早就从顾盼不自然的反应中猜到了张哲和小姑娘的关系,听见张哲这么说内心也没有太大的波动,将小姑娘往自己的方向拉了一步,然后侧过身一把捏住了张哲的腕子。

    他清楚的知道人体的每一根骨骼神经的具体位置,也知道如何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一个男人失去80%的握力。

    下一秒,张哲只觉得手腕袭上一阵剧烈酸麻,迫使他不得不松开了顾盼的手。

    “走吧。”许景堂一句话也不想跟张哲多说,带着顾盼就往反方向走。

    张哲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在片刻之间就失去了还手之力,顿时恼羞成怒,追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吼了一声:

    “顾盼的初夜都是给了我你知道吗!你不过就是在用别人用剩下的!装什么逼!装逼犯!”

    这下整个甜品店无论是店员还是顾客都齐齐地向这个方向看了过来,让顾盼一下想死的心都有了。

    为什么……谁能告诉她,世界上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许景堂的脚步顿在了原地,他回过头,看着自以为成功激怒了自己而感到得意的张哲。

    张哲看着男人阴沉下来的脸色,心中那股报复的快意也只不过持续了短短数秒就迅速被恐惧所替代,他看着一步步朝他走过来的许景堂,竟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他的身体撞在了身后的洗手台上,一下重心不稳,好在他手快扶住了洗手台的边沿,才避免了这一跤。

    顾盼从未在许景堂的脸色看见过如此可怕的神情,下意识地便以为许景堂要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下意识地往前追了两步,“景堂……”

    可就在下一瞬,张哲已经挥舞着拳头朝许景堂大步迈了过来。

    张哲身高不低,当年在大学里也是一表人才,现在虽然身上肉多了些不过一脸狰狞的样子还是有点唬人的

    如果对手不是常年健身的许景堂的话。

    只见许景堂一把抓住张哲朝他挥过来的拳,侧身从一旁闪过,然后往后一拧。

    张哲的惨叫声一下响彻了整个甜品店。

    聂小蕾听见响动跑了过来,结果就看见张哲倒在地上扭动着,一侧的手臂就像是坏掉的零件一般无力地垂挂在身体上。

    “怎么回事儿!?”聂小蕾的声线立刻变得高亢,她三两步走到张哲身边先扶起男朋友,然后一回头就看见许景堂睨着自己搀扶着的男人,眼神已然像是在看路边的一团碍事的大型垃圾。

    “报警!快报警!”张哲当然不会给顾盼和许景堂说话的机会,一张脸涨得通红,因为情急,说话间口沫横飞:“他突然对我暴力相向!这是故意伤害!我要告他!”

    听着张哲简直可以说是完全厚颜无耻的发言,顾盼一下瞪大了眼睛。

    如果可以的话,顾盼真想上去对着张哲那张脸蹬上两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