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96、新欢
    顾盼怎么都想不通,在这么一个又不是休息日又不是下班时间的一个时间点,这俩人怎么会闲成这样跑来吃甜品。

    俩人的手十指紧扣着,看起来十分亲密的样子。

    这世界上还有比在公共场合偶遇前男友与他的现女友更尴尬的事情吗!?没有!

    顾盼当然不打算上去搭话,甚至立刻别过了头想假装没看见这两个人。

    可她想避,不代表对方想避。

    顾盼刚坐下,就听见张哲熟悉又陌生的声音:“……顾盼?”

    眼看着躲不过去了,顾盼也只能看向来人,干笑道:“张哲?这么巧啊。”

    原本张哲也不是很确定,因为顾盼确实和大学的时候变化有点大,无论是从穿着还是气质都比以前有了质的飞跃,再加上今天因为要出来见许景堂,还被顾妈逼着化了一个全妆,坐在这么一个小城市的店里竟有那么几分鹤立鸡群的味道。

    虽说张哲身边的女孩也不差,从头到脚都是顾盼能叫出牌子来的东西,而且每一件都是价格不菲,只不过要论穿搭,还是明显输了顾盼一筹。

    可张哲身边的女孩却一下被许景堂吸引了过去,目光就像是被黏住了似的怎么也无法从许景堂的身上移开,直到许景堂开口才缓缓回过神来。

    “两位是?”许景堂看着顾盼的表情,立刻察觉到些许不对劲。

    顾盼说实话刚才一瞬间尴尬到把许景堂的存在都忘了,赶忙给许景堂介绍道:“这位是我的大学同学张哲,这位是……”

    女孩立刻朝许景堂抢白道:“你好我叫聂小蕾。”

    “你好。”许景堂站起身,目光礼貌地扫过聂小蕾的脸,没有作任何多余的停留。

    “你好,我是张哲。”张哲说着朝许景堂伸出手,“顾盼的大学同学。”

    许景堂今天双手都带着皮制手套,原本顾盼还以为他是怕冷,后来想想应该是防止自己接触到不干净的东西……

    这么一想确实是很有先见之明了。

    与张哲短暂的对视了一眼,许景堂握住了张哲的手,“我家顾盼以前受你照顾了,谢谢。”

    这话一出顾盼尚且还没作出什么反应,倒是聂小蕾立刻用一副见了鬼似的表情看了顾盼一眼。

    见许景堂跟自己握手也没有摘下手套,张哲似乎感到有些不快:“许先生这副手套很漂亮啊,是什么牌子的?”

    许景堂垂眸扫了一眼自己的手套,“抱歉,这是定制款,市面上应该买不到。”

    这话其实许景堂说出来没有任何炫耀的意思,只是单纯的告诉张哲这一款买不到而已,只不过在张哲听来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可还不等张哲开口,聂小蕾便抢白道:“就是嘛,你别土鳖了,这个可是个意大利品牌,只做单人定制服务的。”

    原本张哲已经对许景堂的态度感到有些不快了,又听聂小蕾这么说,更是立刻心气不顺得到了家。

    可奈何他在聂小蕾面前又不敢直接表露出来,只能暂且将这股气忍下。

    这么一对比,话不多的顾盼就显得沉静内敛得多了。

    “顾盼,让他们在这聊,我们去买甜品吧。”

    顾盼没想到张哲竟然会跟自己搭话,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聂小蕾推到了张哲身边:“那就麻烦你们啦,我想吃抹茶毛巾卷,再来一杯奶茶就好,谢谢!”

    “不用麻烦张先生。”许景堂直接站起身走到顾盼身边,不着痕迹地将人往自己身边带了带,“我们去就可以了。”

    聂小蕾一看竟也立刻改变了主意:“那我也一起去吧,许先生你喜欢什么甜品啊?”

    许景堂就像完全没听见聂小蕾的话,揽着顾盼的肩,走到柜台前,“如果选不出来就多点几样尝尝。”

    顾盼摇摇头:“我已经选好了!我要长崎蛋糕,就是在饮料上有点纠结。”

    “你以前不是好像挺喜欢喝咖啡牛奶的吗?”张哲跟在聂小蕾身边非常强硬地插进了话来,然后朝许景堂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

    挑衅啊小子!

    顾盼立刻回了个更友善的笑容:“我现在不喜欢了。”

    张哲闻言面色一僵。

    聂小蕾见许景堂理都不理自己,张哲还跟顾盼搭话,顿时脸上挂不住:“老公,我刚想吃点都告诉你了你怎么不帮我去点啊!”

    结账的时候,聂小蕾抢着掏出了卡,顾盼一看,认出那是某银行的大客户专用卡,又想起刚才张哲那副敢怒不敢言小心翼翼的样子,心里大概也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

    结完账,本以为可以再无瓜葛,聂小蕾却突然提出要和顾盼同桌,并不由分说地拉着张哲入了座。

    顾盼怕是想破头也想不出情况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理想中的再会应该是形同陌路的那一种,再不济也应该就是点头之交,怎么会沦落到同桌吃甜品呢!

    “说起来,许先生在哪儿高就啊?”聂小蕾那双眼睛就没离开过许景堂,送秋波送得简直光明正大。

    不过聂小蕾这问题还真把顾盼给问住了。

    她只知道许景堂是顶尖的脑科医生,可具体在什么地方,却是完全的一无所知。

    “我是医生,不过没有受聘于特定医院。”许景堂接过聂小蕾的问题,也顺便给顾盼解了惑。

    “这样子啊……”聂小蕾似乎终于找到一个可以比较的点了,脸上笑得很开心:“许先生还是要找一个正经的单位呀,像我们家张哲就在铭基的分部担任部门经理,铭基现在的福利待遇还是很好的……如果许先生不介意的话,我还认识本市几个医院的院长,可以介绍你过去的。”

    在这样的小城市里,能进入铭基分部当一个小头目确实已经足够令人自豪了。

    只不过聂小蕾这话一出顾盼都替她觉得尴尬……

    果然,许景堂听完没接话,顾盼已经尴尬得受不了了:“我去一下厕所。”

    她其实并不想上厕所,只是想去厕所给许景堂打个电话商量怎么从这里溜走。

    结果顾盼进了厕所才想起自己刚才走得匆忙,结果把手机丢桌子上了……

    她只能一边感叹着自己的智障一边往外走,就遇到了追着她跑来的张哲。

    “小盼。”张哲特地拿出了大学时两人恋爱的称呼,听得顾盼直起鸡皮疙瘩,“为什么怎么都不跟我联系?你这几年过的好吗?我很挂念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