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94、自给自足
    顾盼看着就竖在自己眼前的性器,咽了口唾沫。

    当然,馋是一部分,她也确实是想要得不行,小穴里的瘙痒早就已经让她觉得无法忍受,可另外一部分是顾盼怕自己驾驭不好这个体位,到时候又是一通丢人就结束了。

    想想上次用这个体位还是和唐一飞……而且最后也是以被操到哭结束的。

    可身下的男人完全没有要给予顾盼帮助的意思,若不是对视时能看见他眼底明显的情欲颜色,顾盼甚至都无法将他那张无欲无求的脸和这根膨胀昂扬的阴茎联系在一起。

    可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了,如果现在说不行,那岂不是等于人家把面包送到嘴边却不会吃一样愚蠢吗。

    顾盼想了想,一只手攀上了许景堂的肩,那是她怕待会腰软得无法保持平衡而做的准备,另一只手则是扶住了男人的肉棒,小心翼翼地对准水汪汪的穴口

    龟头缓慢而仔细地撑开里面蜷缩着的肉褶,每一道褶痕被撑开都像是在顾盼的脑海中绽开一朵花,等到阴茎完完全全没入了顾盼的身体中时,顾盼已经爽得置身于花海之中了。

    好、好舒服!

    粗壮坚硬的肉棒将顾盼的小穴填得满满当当,一丝缝隙都不留,盘根错节的茎身将肉壁的每一处不易触碰到的缝隙都照料了一遍,带来的酥麻快感让她眯着眼沉浸了好一会儿才稍稍缓过神来。

    看着顾盼一张小脸写满了享受,许景堂只好压下立刻反客为主的念头,再让她多玩一会儿。

    “景堂、景堂!”顾盼爽得声音都在颤,不断地扭着腰上下吞吐着男人的性器,把一腔淫水反反复复涂抹在坚硬的茎身上,“呜啊……”

    原本搭在许景堂肩膀处的手也不知何时往下滑了几分,抚上了许景堂的胸口。

    顾盼完全没有自己在行挑逗之事的自觉,沉浸在快感中的同时手还不忘来回磨蹭着许景堂的身体,她甚至都对自己手下的东西是什么不是很清楚,只是觉得手感很不错,就忍不住多揉了两下。

    许景堂的喘息开始出现粗重的痕迹,可他却没有要阻止顾盼这双手在他身上肆虐的意思。

    少女的肉穴又热又软,因为每次插入的频率缓慢的关系,许景堂能清楚的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压力一点点吞噬挤压自己的分身,再缓慢地松开,那种随之而来的刺激感不言而喻。

    多余的淫水顺着男人的阴囊往下缓慢的淌,就像是在甜点上当头淋下的蜂蜜。

    顾盼的嘴不自觉地微张,因为快感而不断下意识地发出妩媚的轻哼。

    许景堂伸出手捏了捏她的下巴,又一点点往上摸到了顾盼的下唇。

    “嗯……景堂……”顾盼真是爱死这个体位了,动得也比原来要起劲,胸前两团薄薄的乳肉都在跟着上下颤动,上面还沾着许景堂的唾液,晶莹透亮,就像新鲜的樱桃果。

    看着顾盼双唇间粉嫩的舌尖,许景堂忍不住将手探了进去。

    就和许景堂想象中的触感一样,软软滑滑。

    男人的指尖刚一进来,顾盼便下意识地闭上了嘴,却无意将男人的手指留在了口中。

    许景堂搅动着顾盼口中的唾液,不断地用手指触碰玩弄顾盼的舌,将顾盼所有的呻吟都硬生生化作了闷哼。

    他的手指并不纤细秀气,但却是属于好看那一挂的,手指修长指节分明,指甲永远修剪得干干净净,这么往嘴里一放,加上不停地移动,还真让顾盼的嘴有点含不住。

    几滴唾液顺着顾盼的唇角滑下,就听顾盼小小地求饶道:“景堂不要……”

    却是说得含含糊糊,听起来像是将醒未醒呢哝的撒娇。

    许景堂把手指抽出来,却又在顾盼的唇边扯出一条银丝,他面不改色地扯断的同时,脑海中的兽也将理智的锁链尽数挣断。

    这样缓慢的抽插根本无法止渴。

    他双手抓住了顾盼的胯,在不改变姿势的情况下往上一顶

    原本完全处于安心状态的顾盼根本没料到还会有这么一下,甬道急急收缩推挤也没来得及阻止,直直地让许景堂的龟头冲到了宫口,在花蕊上狠狠碾了一把才退开。

    巨大的酸慰一下就让她的腰软了下来,小穴受到了惊吓立刻开始微微的痉挛,她想喘口气,男人却完全不给她这个机会,再次狠狠刺了进来。

    许景堂健身不仅仅是为了拥有一身漂亮的肌肉,更多的是希望身体每一块肌肉都能发挥出自己的用途,保持活力,因此不管是多么冷门,甚至是不会在外观上有多大展现的位置他也一一去强化其能力。

    所以他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拥有超凡爆发力,哪怕是不顺手的姿势也可以一下改变战局。

    此时顾盼上半身已经无力地软下,趴在许景堂的胸口上,而下半身依然保持着跨坐的姿势,只不过屁股已经被连续的撞击顶得连连上翘躲避。

    许景堂的腰也跟着缓缓悬空,手上用力地将顾盼的腰胯往下压,不自觉地暴起青筋。

    而顾盼软软的小胸就紧紧地贴在了许景堂的胸膛上,被插得身体来回动,乳尖不断磨着许景堂的胸口。

    下一秒,终于厌倦了追逐游戏的许景堂终于一把抱着顾盼将她压在了身下,手将她的一侧的腿拉起,重新噗呲一声插了进来。

    顾盼差点直接被这么一下子送上了高潮,短促地尖叫了一声之后还没来得及求饶,男人就开始了激烈的冲刺。

    男人的动作又快又猛,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手扶住顾盼的腿就固定在空中一动不动,腰部不断发力,坚硬的肉棒活似钢铁铸打的兵器,一遍一遍不知疲倦地对顾盼的小穴进行毫无怜悯的挞伐。

    因为动作幅度的增加,挂在男人鼻梁上的眼镜微微下滑,顾盼的目光终于在这一刻真正和许景堂的双眼对上。

    男人的黑眸深不见底,除却情欲之外只剩下完完全全的坚定。

    看着许景堂这样的眼神,顾盼一下就高潮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