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92、何之洲的计划
    “喂?”顾盼看了正在休息的许景堂一眼,选择溜进浴室接电话,“何先生?”

    因为连续多日的忙碌好不容易有片刻清闲的何之洲在听见顾盼声音的瞬间就扬起了笑:“盼盼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在老家呢,怎么了?”顾盼对着镜子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

    “在老家?”何之洲想了想大概就知道了顾盼回去的理由,“什么时候回来?要不要我去接你?”

    “不用啦。”顾盼很爽快地回绝道:“我过两天就回去了,回去的时候就不用接啦。”

    那边的何之洲松了松自己的肩,面上的表情趋于自然柔和:“那我想你了怎么办?想早点看见我的盼盼。”

    虽然何之洲一开始说话风格就是这样的,可顾盼还是忍不住有点不好意思。

    她揉了揉鼻子,不知道该怎么接何之洲的话。

    “盼盼?”何之洲脑海中浮现出傻兔子害羞的样子,脸上的笑意愈发深重,“你现在在家里吗?阿姨和叔叔应该给你做了很多好吃的吧?”

    “嗯……”顾盼听见这话总算从死机当中恢复了过来,“晚上吃的很丰盛,感觉又要胖了……”

    说起来健身房也应该再去一下了……要不然好不容易瘦下来的那么点又要重新胖回去了。

    想到这里顾盼好像耳边都能浮现出吴杨可气又无奈的一声长叹。

    何之洲笑出了声:“我觉得小盼盼应该再胖一点才好,这样抱起来会比较软,也会更可爱。”

    顾盼摸了摸自己腰上重新涌现的肥肉,感觉眼眶都要湿润了。

    “说起来,盼盼,我可以提前预约你本周五的时间吗?”何之洲说完又不放心似的补了一句:“你周五应该回来了吧?”

    顾盼甩开被肥肉拉着往下沉的心情,算了算:“嗯,周五我应该已经回去了,是有什么事情吗?”

    “不要这么紧张嘛。”此刻,电话里何之洲的声音听起来竟有几分平时不常见的小雀跃,“只是想约你出来吃个饭,然后有点话想对你说。”

    因为本身自己和何之洲的相处模式就是吃吃吃玩玩玩,所以顾盼也根本没觉得有哪里不对:“晚上吗?”

    “嗯,不过我还有个请求。”

    男人的声音被刻意压低,听起来就好像真的用唇贴着顾盼的耳朵说话似的,一股酥痒从话筒里直接穿过顾盼的耳道在她的心尖蹿开。

    “什么……请求?”

    顾盼很难想象何之洲会有什么对自己的请求。

    “我想买一身衣服给你,你当天晚上穿出来好吗?”

    听到这里,顾盼才后知后觉的觉得这次吃饭好像和以往的那么多次不太一样。

    “是很重要的场合吗?”

    比如要招待其他客人?还是晚宴?

    那头的何之洲看着窗外,川流不息的车海营造出的星河在他的眼眸中印出流动的倒影。

    “可能……有那么点重要吧。”

    何之洲的语气有些漫不经心,可顾盼却莫名地有些紧张起来。

    “那到底是什么场合呀?”顾盼看着镜子里自己呆傻的表情,立刻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振作起来,“你要提前告诉我我才好准备,比如必要的首饰可能还要问同行的前辈借一下……”

    看顾盼立刻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何之洲不由觉得有些好笑,上挑的桃花眼弯成了天上的一道下弦月:“秘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顾盼最受不了这个,一瞬间简直抓心挠肝:“不能透露一点吗?就一点点!”

    何之洲眯了眯眼:“按道理说是不能的,不过说不定小盼盼说点好听的话,我就松口了。”

    钩咸饵直,然而蠢鱼盼立刻就咬钩:“洲洲最好了!洲洲最棒了!洲洲宇宙第一帅!”

    “嗯…”何之洲对这种夸赞之词向来不屑一顾,可从顾盼嘴里说出来却让他莫名有些受用,“那就告诉你一点点吧。”

    “好好好!”顾盼立刻把手机紧紧地贴在耳朵上,生怕自己错过何之洲说出来的任何一个字。

    “嗯……我想想怎么形容啊。”男人脑袋靠在沙发靠背上,任凭一头长发像一匹展开的黑缎般垂落,“应该说……也许对盼盼你来说不会很重要,但却对我来说至关重要吧。”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顾盼被小小地吓了一跳,拿着手机的手僵了僵。

    但随即她就明白过来自己这通电话已经打得太久了。

    许景堂可能需要使用这里。

    在那一瞬间,顾盼的脑子就像是被打通了什么奇怪的穴道一般,冒出了很多想法。

    以至于何之洲的那句话从左耳传入,又直接从右耳出去了,完全没在顾盼的脑海中留下任何印象。

    “我……我要挂了。”顾盼当然不希望自己给许景堂带来不便,“你也早点休息,晚安。”

    迎来了傻兔子意料之外的反应,何之洲也愣了愣。

    顾盼大拇指都伸向红色的挂断了,却又想起了什么,重新拿起了手机。

    “我可能……到时候也有一个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原本在经过这么一番对话浑身完全放松下来的何之洲在听见顾盼这么一句话之后,心窝的位置突然毫无预兆地抽了一下。

    他从沙发上站起,浑身的肌肉无意识地绷紧,小臂处原本流畅的肌理线条因为收紧而呈现出不平的紧绷感。

    “对你来说肯定不是什么大事啦!不要在意!好了我挂了!”

    似乎是因为何之洲突如其来的沉默让顾盼感觉到气氛的僵硬,使她在挂断电话前还毫无作用地缓和了一下气氛。

    可看着暗下去的屏幕,何之洲的表情却完全没有任何松动。

    虽然刚才傻兔子没有说清楚,可何之洲还是嗅出了一股……

    让人不安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