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91、醉酒后
    顾盼发誓,这一餐饭绝对是她吃过最漫长的一顿饭没有之一,从一个小时前顾爸把第一瓶珍藏了多年的白酒拿出来开始,就注定了这餐饭会变成一场考验耐力的拉锯战。

    当然,这个战场并不是以她为中心的,而是以许景堂为中心的。

    看着饭桌上那瓶酒,顾盼越想越觉得今天这件事应该是要大了。

    因为这瓶酒顾盼是认识的,在顾盼还小的时候顾爸就买回家来藏着了,一直没舍得喝,今天竟然拿出来了,而且大有不喝完不收杯子的架势。

    顾妈一开始还坐在丈夫身边帮忙倒酒夹菜,到后来顾爸喝得兴致越来越高,干脆就和顾盼换了个位置,跑许景堂身边坐着去了,于是顾盼也就跟顾妈坐到了一起。

    “哎,盼啊,你说实话,你跟许医生是真的吗?”顾妈手揽着顾盼的肩跟女儿小声地咬耳朵,“什么时候开始的?”

    顾盼别开脸:“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别想太多了……”

    “怎么没一撇了!”顾妈看着顾盼这幅样子就知道这件事应该跑不了了,立刻笑得跟朵花似的:“我看这一捺都快画上去了!”

    “妈!”顾盼快急眼了:“真没有!”

    知道顾盼这三棍子打不出个闷屁的性格,顾妈也只能撇撇嘴:“好好好,没有没有。”

    等到顾爸喝到尽兴了,顾妈扶着跌跌撞撞的丈夫往房间走的同时还不忘交代顾盼:“盼你把小许送回酒店吧,小许也喝了不少了,可不能开车了。”

    许景堂看起来倒是没怎么醉意,比起面红耳赤的顾爸简直就像是喝的都是白开水一样,不仅面上没有任何表现,就连眼神都还是一如往日的平静。

    下楼的时候,顾盼本来还怕许景堂会摔着想扶一下,可看男人走得比自己都稳,就放弃了。

    “我订的酒店离你家不远,我自己走过去就可以了。”许景堂回过头垂眸看着顾盼,“时间不早了,你别送我,赶紧回去吧。”

    虽然许景堂说的话很有道理,可毕竟这块地方顾盼还是比许景堂要熟悉的,想了想顾盼还是坚持道:“不行,送你到酒店我再回来。”

    不知是不是因为酒意,许景堂难得没有再继续坚持,而是直接牵起小姑娘的手往楼下走。

    顾盼跟着走下了楼,被风吹得瑟缩了一下,许景堂立刻拉着她的手放进了自己的口袋,“冷吗?”

    “还好……”刚刚从温暖的室内出来,不冷是不可能的,不过想着速去速回的顾盼也来不及抱怨了,“没关系的。”

    许景堂当然也不会相信顾盼的一眼便能看穿的谎言,他无声地叹了口气,在空气中留下一片白气,然后把顾盼往自己的怀里拉了拉。

    “冷就靠近一点。”

    顾盼一瞬间都分不清到底喝醉的是自己还是许景堂,怎么看许景堂都不像喝过酒的样子。

    到了酒店,顾盼本想掏出手机看一眼时间,就看见自己走之后顾妈发给自己的短信:

    “送完了记得赶紧回来!”

    顾盼:……

    所以在你眼里我可能会一去不复返是吗!

    压下心里的吐槽,顾盼重新看向许景堂,就看见男人已经摘下了眼镜坐在沙发里,眉头微皱着不断地揉捏着眉心的位置。

    “很不舒服吗?”因为一路上许景堂表现出来的状态都太过清醒,顾盼甚至都有点忘记这个男人刚刚喝过不少的酒。

    直到走到他身边闻到男人身上的酒气,才意识到许景堂可能是酒劲上返了。

    所以果然还是喝多了啊……

    顾盼起身给许景堂倒了一杯温水送到他手边,“喝点水会舒服一点。”

    许景堂拿杯子的时候直接连着顾盼的手一起握在掌心,厚实的手掌温度惊人。

    男人迅速地靠近顾盼,在她唇边留下一个带着酒气的吻。

    “我很少喝白酒,表现的还好吧?”

    “啊?”顾盼一愣,“什么表现?”

    酒精的作用使男人的大脑失去了平日里的理智和缜密,他弯起唇角笑了笑,“在你父母面前的表现。”

    顾盼是第一次看见许景堂脸上出现这么大幅度的笑容,也是头一回意识到许景堂笑起来原来这么好看。

    看着许景堂的笑容,那一瞬间顾盼甚至有一种窗外春暖花开的错觉。

    男人一只手继续握着顾盼的手和杯子,另一只手则是绕到顾盼的后颈,绕着小姑娘的发攀上了她的肩。

    此时此刻顾盼觉得拿‘想多了’这种理由来搪塞自己已经说不过去了,脸烫得让她觉得房间里的暖气很多余,“景堂你……”

    “嗯?”

    许景堂的双眸中似乎涌动着什么顾盼看不清楚的东西,声音很低,尾音微微上扬,磁性得让人肝颤。

    空气暧昧得简直都快要化作粘稠的实体把顾盼溺死在里面,她胸腔内装着的那颗心脏就像是缺氧了一般开始了狂乱的挣扎。

    顾盼其实是想问‘景堂你是跑来见家长的吗!’,可是她有点害怕许景堂说‘是’。

    那样她可能会不知所措到转身就想逃跑的。

    顾盼还没有准备好要接受许景堂作为另一半的存在。

    “你在这等我一会。”好在许景堂不是那种步步紧逼的类型,看着顾盼已经活似一只被逼到了绝境的兔子,心里纵使是再遗憾也只能稍退一步给她一点喘息的空间,“等我清醒一点再送你回去。”

    简直可以说是捡回一条命的顾盼立刻下意识地点点头,然后思考了一下又摇摇头:“送来送去的岂不是没完没了了吗?不用了……我可以直接回……”

    “听话。”

    又是这两个字。

    这两个字简直就堪称是顾盼的咒,只要这两个字一出现,顾盼哪怕上一秒心里还有一万种想法,下一秒也得心甘情愿地乖乖听话。

    顾盼有时候甚至会怀疑只要许景堂说出这两个字,哪怕让她当场表演一个小狗钻火圈她都能立刻二话不说的钻了。

    这真是要了命了。

    许景堂说完这句话就松开了顾盼,然后皱着眉把整个身子往后靠在了沙发上。

    看起来确实很不舒服的样子。

    顾盼看得心里一揪。

    就在这时,顾盼的手机铃声打破了房间的寂静,她连忙走到一边掏出手机,看见屏幕上赫然是何之洲三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