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 > 高辣文 > 原来你们都想上我(NP) > 190、灵魂拷问
    因为今天为了迎接顾盼回来,顾爸顾妈一大早就去准备了很多新鲜食材,这回倒还真恰巧派上了用场。

    顾盼被顾妈打发到厨房帮顾爸的忙,顾盼却一直竖着耳朵在听客厅两个人的对话。

    “盼啊……”顾爸也对许景堂的到访非常好奇的样子,“这个许医生怎么突然来了?”

    “……”爸你问得好啊!

    顾盼的手揉搓着小白菜:“我刚才邀请他上来坐坐……”

    “那你怎么也不早点说呢,你早点说了好给我们一点准备时间呐?”

    爸你说的对啊!

    顾盼的手更加用力地揉搓小白菜:“因为……我不知道他会来。”

    “那…那许医生为什么会来呢?”

    顾盼手上的菜啪地断成两截,然后顾盼低头愣愣地看了无辜的小白菜一眼。

    “我也不知道……”

    听着女儿心虚的语气,顾爸也有点隐隐感觉到了些什么。

    可既然女儿不打算说,他也不打算继续追问,毕竟如果真的如他所想,这件事如果刨根问底只会激发顾盼逃避的本能而已。

    洗好菜,顾爸出去喊顾妈进来把顾盼替出去了,然后客厅里的状况就变成了许景堂和顾盼并排坐着。

    “那个……景堂你的洁癖还好吗?”

    虽然许景堂说过已经对自己不抵触了,可是初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顾盼还是怕许景堂会不太适应。

    “我的洁癖对环境还不是很严重。”许景堂说,“只是对人的接触比较敏感而已。”

    原来是这样。

    “那我妈刚才没跟你说什么奇怪的话吧?”顾盼刚才在厨房已经很努力的想要听了,可奈何厨房乱七八糟的杂音太多了,基本上没听到什么东西。

    “没有。”

    听见这个回答,顾盼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听许景堂又补了一句。

    “你妈妈很热情。”

    “………………”

    顾盼用屁股想都知道这个‘热情’是在哪个方面的热情。

    “我听说了你以前很多的趣事。”

    “……什、什么趣事啊?”

    “比如,你小时候掉进过下水道。”

    顾盼都快哭了:“那……那都是上小学前的事情了……”

    当时的顾盼确实是满心满脑都扑在手上的棒棒糖上,对路况完全没有注意,结果在顾妈一个不留神的情况下就掉进了坑里。

    还好那个下水道不是那种特别深的,顾盼也就是摔了个狗吃屎然后哭天喊地了十分钟,人倒是没有大碍,不然现在顾妈也不能把这件事当笑料一样说出来了。

    许景堂看着已经一副没脸做人的顾盼,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握住了少女的手。

    “今天了解了更多的你,我很高兴。”

    顾盼抬眸,就对上了男人沉着认真之色的双眸。

    “如果可以,我也想邀请你去我家坐坐。”

    客厅里的气温好似在几句话之间猛地升高了不少,顾盼的手心立刻传来熟悉的湿润感,却又被男人抓住缝隙,一把将她的手从膝盖上拎起,攥在手里。

    “你出汗了。”许景堂的指腹在顾盼的掌心内细细摩挲,“是在紧张吗?”

    这……不紧张的是神仙吧!

    而且不仅仅是紧张,顾盼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冲上云霄了,要不是顾妈及时喊他们进去吃饭,恐怕顾盼会直接暴毙在沙发上。

    饭桌上,顾爸顾妈一边偶尔给顾盼夹口菜,一边用热情的笑脸对着许景堂。

    “哎呀不知道许医生爱吃什么,做的比较随便……”

    顾盼看着一桌子菜,基本上都是顾妈的看家菜了……听着顾妈的寒暄,顾盼选择低头吃饭。

    想想今天晚上肯定吃不完这么一大桌明天还可以吃剩菜,顾盼心里其实还有点美滋滋呢。

    寒暄过后,比起专注吃饭的顾盼,顾爸和顾妈基本上嘴就没停过。

    “许医生你父母身体最近还好吧?”

    “嗯,他们身体一直不错。”

    “你最近工作还顺利吧?”

    “回国后休息了一段时间现在已经开始重新进入工作状态了。”

    “你之前好像一直是在国外工作吧?”

    “对,不过以后也会考虑回国发展。”

    顾盼就听着许景堂和自己爸妈你一言我一语的交谈,然后一言不发的吃自己的饭。

    虽然这些问题听着都是些普通的问题,不过兴许是自己心里有鬼的关系,顾盼总觉得每一个问题都好像带着些别的深意。

    可就算怀疑老妈看出了什么,顾盼也不敢去问

    万一没有呢!

    这种龟缩的侥幸心理持续到顾盼快吃饱的时候,被顾妈的一个问题击碎。

    “许医生交过几个女朋友啊?”

    顾盼嘴里的油焖大虾都差点飞出去:“妈你问这干什么!”

    顾妈撇撇嘴:“看许医生长得这么帅,我好奇嘛。”

    顾爸听了眉头一抖。

    被提问的许景堂反倒是看起来最淡定的:“说实话,我没交过女朋友。”

    这回轮到顾妈惊讶了:“没交过!?”

    其实顾盼很能理解顾妈现在的反应,因为当她知道许景堂的第一次竟然是交代给自己的时候,可能也是差不多的表情……

    “妈!”顾盼匆忙咽下口中的菜:“你这是干嘛呀……”

    “那你想找个什么样的,阿姨给你介绍啊!”顾妈完全无视了顾盼的抗议,两只眼睛都快放出光来了。

    这是想做媒想疯了吗!

    顾盼张嘴正欲帮许景堂挡一下,就听身边的男人淡淡开口:“我觉得顾盼这样的就很好。”

    “……”

    顾妈看顾盼的眼神一下就不一样了。

    顾爸吃饭的动作也顿了顿,定定地看了许景堂好一会儿。

    “哎呀,那你看看……”顾妈笑得都快合不拢嘴了,“那咱们就别这么生分了,小许。”

    小许!?

    顾盼瞪大了眼睛看着态度一秒钟转变的妈妈,然后就看见顾爸一下从饭桌上站了起来:“那我们今天喝两杯吧,小许。”

    喂喂喂你们……

    “好。”

    许景堂爽快的回答更是让顾盼一瞬间产生了干脆挖个坑把自己丢进去就地埋葬的想法。